14日 开宝马来上班 14日 开宝马来上班
14日 打扫茶楼卫生 14日 打扫茶楼卫生

  这件事很戏剧化。

  有读者打进记者电话,说有个茶楼的清洁工大姐开着宝马车上下班,这个励志故事应和更多人分享。晨报记者前往采访,见到了这位气质、谈吐不凡的彭大姐,她有问必答,但一些核心问题却不明说。昨日,记者第三次去茶楼找她、再次核实一些内容时,“剧情”发生了大逆转—四五名警察赶来,围住彭大姐……

  “她确实不像个下力的!”前几天,沙坪坝八一宾馆内部茶楼新招了一名清洁工。相处几天下来,五十多岁的茶楼老板老雷却发现,这个清洁工大姐不简单,好像有很多秘密。

  茶楼来个红头发清洁工

  懂得还真多:客人最爱79度的茶

  老雷说,这个月8日,茶楼的清洁工突然辞职了,新来的清洁工才刚上手,所以他上午都来茶楼,一边看手机,一边指导新人。

  这个清洁大姐姓彭,47岁,染了一头红发,是通过茶馆另外一个服务员唐大姐介绍来的,“她们是表姐妹,打个电话后10日就来了。”彭大姐入职时带着很简单的行李,身穿紫色连衣裙,她说自己是从四川德阳过来的。雷老板把她安排在了茶楼宿舍。

  “人还是多朴实的,也不挑剔。”这是雷老板对彭大姐的初步印象。但通过几天的观察,他发现彭大姐不是很灵活,“只是扫地擦桌子,麻利的人两小时就做完了,她从8点一直要做到吃午饭。”

  雷老板也不好说啥子,心想也许是她以前没干过这行,或是她有点胖所以不太灵活。然而,接下来的相处,雷老板越发惊讶,“她说话做事都和我以前接触的清洁工完全不一样,明显见过些世面,还给我提了些意见。”平时,茶馆里会给顾客提供餐饮服务,午饭、晚饭期间,彭大姐还要在厨房帮忙,“老板,给你提个建议,你可以在饭里加些苞谷之类的粗粮噻。”

  雷老板说,以前的清洁工都是埋头干活,话都不得多说一句,更不要说提建议。“雷总,你把饭弄香些,客人闻到了,不想吃饭都会留下吃饭的。”彭大姐接下来的话让老雷觉得有些道理。

  干活间隙,彭大姐还告诉雷老板,水也有讲究,“她端着一杯刚沏的茶给我,说给客人的茶最好在79度左右,这样客人最喜欢。”

  雷老板感觉这个清洁大姐不仅有想法,而且还挺追求生活品质,于是不止一次询问她,她说“原来打工时学的别人家的”。

  开宝马来挣2000月薪

  老板有点吃惊:你想干啥子?

  “你晓得不,彭大姐有来头哟!”在彭大姐来茶楼工作的第三天,也就是本月12日,茶楼合伙人小吴压低嗓门,指了指正在低头工作的彭大姐,对老雷说。原来,当天早上,小吴遇到了宾馆的保安,对方忍不住告诉他:“你们那个清洁工牛哟,开的宝马车!”

  “是不是哟?”雷老板不信。小吴急了:“嘿!就你不晓得,茶楼头有些服务员都晓得了,说老板面子大,请的清洁工都开宝马!”

  雷老板下楼去看,果然看到宾馆门口停着一辆川牌红色3系宝马车,要知道彭大姐的月薪不到2000元,他赶紧叫来彭大姐:“你开个宝马,啷个还来给我当清洁工哟,到底是要干啥子?”

  彭大姐先是愣了一下,但很快平静下来:“哎呀,那是我的车,我屋头也开了个茶馆,到你这儿来是学手艺的。”

  刚入职时,老雷让彭大姐拿身份证登记,她说没带,现在想来对她的身份存疑,“你还是快把身份证拿来,好跟你签合同噻。”

  跟着他又把服务员唐大姐喊过来:“这是你介绍的人,开起宝马来当清洁工,你是不是她表姐?”唐大姐爽快,说表妹家境不错,给她说屋头出了事情,心情不好,才想到来重庆找个包吃住的工作散心。唐大姐跟雷老板保证说:“你看我表妹人不错,又不在乎钱,你就当交个朋友。”

  这时,彭大姐也过来解释:“雷总,我来就是为了学经验,毕竟你们重庆的茶楼和我们二级城市不一样。我也不得拿你的、碰你的,我自己家里面的餐厅年营业额都是几百万,不得做这些事儿。”

  “老江湖”雷老板信了:“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也算开了眼了。”

  她还自称有家大餐馆

  茶客觉得稀奇:报道一下她噻

  这周一,彭大姐休息,一大早她就开着宝马车带着表姐唐大姐一家去了缙云山耍。来重庆这几天,彭大姐很爱出去耍,“她刚来不认识路,我们员工还带着她去南山耍了一圈。”

  自从公开了“宝马姐”的身份,她就和雷老板谈好“按天拿工资”。雷老板发现,她虽穿得不时髦,但皮包、鞋子看起都是好东西,“她每次出门都要换衣服,不单是脱了制服,而是全身一起换。”

  可能话说开了,彭大姐不再像以前那么神秘,对于雷老板的疑问,她也比较愿意说了。“我是遂宁人,全家都在德阳发展,我老公是做房地产的。”彭大姐说,自己在德阳开了一家很出名的土菜馆,占地一千多平方米,年营业额至少有两三百万元。

  “你走了,餐厅哪个管吔?”雷老板疑惑。“请的专门的人来管,我娃儿些希望我多出来耍。”彭大姐说。老雷好几次询问餐厅名字,但她都说:“哎呀,跟你说了你也不晓得在哪点,你到时要来给我打电话。”

  而说起家人,特别是老公,彭大姐就会变得很低落,“我们矛盾很深,所以我才出来学手艺,也当散心。”

  茶楼每天迎来送往,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宝马姐”,有人打进记者电话,想与更多人分享这个故事。

  本周一,接到读者打来的报料电话后,我们对彭大姐的身份充满了好奇。在这个全民创业创新的时代,47岁家产千万,为了事业放低身段从清洁工开始,实在是“励志姐”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