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现状 半数受访者很少说天津话 使用现状 半数受访者很少说天津话
“天津人”为嘛不说天津话了? “天津人”为嘛不说天津话了?

  随着城市建设发展、普通话的推广普及,说天津话的人正日益减少,对天津方言的抢救性保护已成为十分重要的课题。为了解当前天津方言使用状况,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走访。

  “哏儿都”人,你还说天津话吗?

  “天津卫,新三宝,磨剪子磨刀吹洋号……”随着一首悠扬地道的津味民谣声落下,天津方言语音建档工程2015年上半年录音工作于6月底结束,下半年,建档工程将进入最后阶段。之后,所有录音资料将被集中编辑整理,作为天津历史文化的根脉永久保存。

  天津话,素以幽默风趣闻名全国,近年来天津还被赋予了“哏儿都”的称号。而今,天津方言却面临着逐渐被年轻人淡忘的窘境,使得乡音记录工作不断开展。日前,记者对604位天津人(包括77位来津长期工作学习的外地人)进行了调查走访,发现78%的受访者会说天津话,但51.49%的人已经很少用天津话交流。

  使用现状 半数受访者很少说天津话

  天津人,你还说天津话吗?

  此次调查涉及到各个年龄段人群,其中男性230人,女性374人,20至40岁的中青年占比为73.18%,40岁以上的有151人,还有11名20岁以下的青少年。473人表示会说天津话,占比为78.31%,112人称会说一点,完全不会说的有18人。日常工作生活中,任何时候都说天津话的有85人,经常说的有208人,170人偶尔说,111人极少说,30人从不说天津话。

  “天津人”为嘛不说天津话了?

  天津人,你还说天津话吗?

  普通话的推广普及

  挤占天津方言空间

  在问及“不会或有时不说天津话”的原因时,高达71.36%的人表示由于工作学习等环境都说普通话,导致说天津话的频率大幅降低,久而久之,“说普通话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80后”小曹一直认为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天津人”理应说一口纯正的天津话,但她发现不管是上学时,还是工作后,周围说天津话的人越来越少了,“周围的人都不说,我再说就显得格格不入。”

  在“任何时候”或“经常说”天津话的人群中,大部分为4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他们小时候基本上学得都是较为纯正的天津话。但在教育下一代子女时,许多人却并不倡导儿女说天津话。市民李女士说:“让年轻一代讲普通话可以更方便的与人交流,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

  天津方言语音建档工程专家组组长、天津师范大学教授谭汝为表示,随着普通话的推广普及,说天津话的市民数量正在大为减少,即使说天津话,也是逐渐向普通话靠拢的新派天津话。如今在天津中青年人口中,几乎听不到正宗的天津话了。在传统的天津家庭里,孩子说普通话;父母在单位说普通话,回到家说天津话;而老一辈人仍然说天津话。

  非市内六区成长未受“老城里”语言影响

  专家认为,天津方言是指在“天津卫老城里”语言影响下的和平、南开、河北、河东、河西五个区和红桥区、西青区大部分及东丽区小部分、滨海新区塘沽、大沽、新城等街镇原住居民所使用的传承至今的方言。其他较大的方言片区还有:北部地区蓟县、宝坻、宁河话片,与唐山话接近;南部地区津南、大港的大部分地区属于沧州话片;北辰、武清二区人说话接近北京话;东、南、西三面则被静海音系包围,口音接近静海话。

  在调查天津人从小成长的地区时,约17%的人生活在非市内六区的其他区县,他们大部分人不会说天津话。北辰区人赵先生虽然上大学、工作都在市里,但由于父母不会说天津话,学得也都是偏北京口音的普通话,因此身为一个天津人不会说天津话便成了必然。

  在天津方言语音建档工程中,65位天津方言发音人都能说一口纯正的天津话。据了解,这些老人的出生地多集中在老城里、鸟市、西头、陈家沟、小树林、地道外、唐家口等传统老区片。

  缺少文化自信 认为天津话“土”

  调查中,约10%的人因“天津话土、不好听”而不说天津话,27.81%的人评价天津话“略显粗俗”。

  今年研究生毕业的刘妍刚刚应聘到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从小生长在天津一直说普通话的她表示“完全不会”说天津方言。“有时候觉得天津话不上档次,说起来就像打架一样,再说一个女孩子说天津话也不好听。”

  马先生大学毕业后到了上海工作,他在上海工作几年的体会是:“上海人私下里绝对说上海话,他们觉得是一种自豪。”然而由于父母不倡导说天津话,导致马先生的口音基本就是普通话。“我感到惭愧,以前觉得天天都说天津话、不会说普通话的人文化程度不高。现在才发觉,方言是特色地域文化,需要大家建立文化自信,去传承和保护我们的乡音。”

  “不少人说天津方言是粗俗文化的产物,这无疑是对天津文化的不尊重。”天津方言语音建档工程专家组成员郭文杰说:“我不认为天津话只能用‘哏儿’代表,它包括‘哏儿’,但是‘哏儿’却不是它的全部。近些年来,天津人越来越不爱讲天津话,特别是很多年轻人认为天津话是社会底层、没文化的人才说的,有的甚至反感自己的长辈满嘴天津话,这让人心痛。普通话与天津方言并不对立,它们是可以共存的。普通话是社交语言,在工作学习、社会交往中应该推广使用普通话,天津话是生活语言,同家人、朋友讲天津话,会显得亲切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