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着报纸,逐行逐字地研究;看到帖子,转发到群里与其他家长分享……近日,“小升初”免试就近入学学区划片范围公布后,似乎只有“可怜天下父母心”才能概括学生家长纠结的心态。小学生家长刘先生表示:“看得很仔细,也和其他家长一起讨论,学政策、想对策,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家长谭女士指着自己眼睛里的红血丝告诉记者:“昨晚没睡好,满脑子都是在想这个事情。”

  虽然孩子未到上小学的年纪,一些幼儿园的学生家长已经开始考虑孩子的未来。在解放南路上的某幼儿园门口,正值傍晚放学时间,私家车并排停在路边,几个孩子的妈妈围在一起,议论起“小升初”的话题。最着急的就是幼儿园大班的孩子家长,“孤注一掷、竭尽所能,第一步必须迈对了!”一位家长坚定地说。

  然而,其中一位妈妈颇有“说大话、压寒气”的味道,“以后按片分就都一样了,学习好坏就这么回事”。一旁的另一位家长颇不以为然,“无论政策怎么变,我就是让孩子进好小学,六年以后谁知道什么政策,孩子每走一步都站在好平台上,竭尽家长能做的!”说完,这位家长转过头对记者说,“划片让不打算花钱、不愿意努力的孩子家长找到了借口!”

  在一个幼儿园的群里,同是孩子的家长,面对学区房与“划片入学”的新政时却显出了“差别”:买了学区房的人庆幸,感到“还是我有远见”;打算买的人四处打听,准备出手;当然也有沉默者,没钱买,颇感自责,“掏不起钱,没办法,担心耽误了孩子!”

  记者来到洞庭路上的某房屋中介,置业顾问汪先生告诉记者:“学区房因片儿而异,关键看学校;这次政策对我们的影响还是有的,因为这片的小学不错,但对口的几个初中都一般,家长不买账了,所以对于附近中介来说算是有点吃亏了,应该不算利好!”

  “中豪世纪花园,均价每平方米2万元,98平方米,200万元。”在中豪世纪花园附近的某房屋中介,置业顾问李女士给记者介绍起学区房,“这就是让孩子上个还不错的小学(二师附小)的最低成本!”那么,6年以后“小升初”咋办?李女士表示,“以前买学区房是为了9年的前途,现在只管6年,至于那3年就要看运气了。”

  记者走访的多家中介机构普遍反映,仅就学区房而言,目前的价格并没有变化,中介也在研究政策,但就目前接到的看房客户而言,他们对学区房未来回报的预期正在降低。对于将来的变化,各家中介都给出了相对保守的估计,“未来还不好说,买得起的早就置办了,买不起的砸锅卖铁也凑不齐首付,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幼儿园家长为孩子如何迈好第一步而纠结,而小学生家长正在为孩子的前途而焦虑。在雅安道上的某小学门前,送孩子的家长三三两两地聊了起来。郑先生自嘲为“凤凰男”,作为“寒门学子”从农村考到城市,并留在这里工作安家。“我女儿学习成绩不错,是可以考到区重点的;现在根据新政策对应的中学,四个里边两个还不错,另外两个不好,担心女儿好成绩得不到应有的回报,只希望知识继续改变命运!”

  面对更加“均衡”的“划片入学”,无论是学生还是家长依旧有些焦虑不安和紧张。正如一位家长所言:“着急也没用,爱咋地咋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