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诉:蓝 27岁 职员

  我觉得自己好失败——老婆跟我吵,我妈埋怨我,我爸还是那副铁青的脸。昨天我下班回来,看着他们仨在饭桌上一言不发,我就知道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我扒拉两口饭,钻进书房打游戏去了,最后连输三局,心情太糟糕了!

  你结婚多久了?

  不到半年吧。有时候一觉醒来,除了躺着的不是爸妈家的那张床,和没结婚也没什么两样——下班我和老婆去爸妈那吃饭,然后带点水果和零食回家,转天早晨开车路过爸妈家,再把早点捎上。之前有人跟我说,结婚了就是大人了,可说实话,我对这一点感觉并不深刻——用我妈的话说,原来是养一个,现在又多了一口。

  所以我就以为,即使结婚了,生活还是像原来那样按部就班进行下去。可让我吃惊的是,我妈和我老婆竟然对彼此有这么大的意见。

  这个问题,咱们先放放。我很好奇,你享受这样按部就班的婚后生活吗?

  我从小就这样啊。小到穿什么款式的衣服,选择哪个套餐的电话卡,大到读什么样的大学,从事什么行业,都是我妈给我做主。甚至搞对象这件事,也是在我妈点头之后,我才动了这个心思。说起来,我和我老婆认识,也是亲戚帮我介绍的,当然首先得过我妈这一关。

  现在很多人都在说,要自己闯出一片天地来。可我觉得,很多人都是以失败告终。最重要的是,长大的代价难道就是远离父母吗?既然他们愿意照顾我,我为什么要和他们过不去?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孝顺,反正从小到大,我一直都听我妈的。

  你这么乖,婚礼也是大人操持吧。

  开始我老婆特别有自己的想法,于是我们俩去了婚庆公司几趟—整个流程真是太繁琐了,而且会有各种各样的环节等你敲定。我本来就有选择恐惧症,我老婆也怕麻烦,最后就决定把大权交给我妈了。她倒是乐此不疲,天天抱着电话和婚庆公司的人聊这聊那的,婚礼当天我都觉得自己是被公司雇来的模特,真没有特别感动的刹那。

  不仅婚礼,装修也是这个路数。最初我们俩天天往建材城跑,商量了一通,发现要是自己盯着,估计得脱层皮,最终还是我妈挺身而出。那一阵正赶上我经常出差,我妈就用微信给我发过来瓷砖和地板的款式,等我空下来想考虑考虑,那边已经传来话:已经为你们俩决定了。

  大人付出了这么多,孩子一定领情吗?你也许接受,你老婆呢?

  我以为她和我一个脾气。现在却闹得不可交开。导火索就是蜜月游。我们俩都没出过远门,我妈担心,最后自作主张和我们一起去的。当时我老婆没说什么,后来我才发现,矛盾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我们去了欧洲,肯定少不了买买买。这一路上,但凡是我老婆看上眼的,我妈只有一个态度:太贵了,不值当的。我知道她说这样其实是下意识的,并不是把儿媳妇当做外人。以至于当时我还帮了腔,最后一趟下来,只给老婆买了一个包。

  回来当天,我们俩就吵了一架。起因本来是我晚上打游戏影响了她睡觉,后来吵着吵着,就上升到了她觉得我不够爱她这件事上了。我让她举证,她竟然说,装修、结婚还是蜜月旅行,自己的存在感越来越低,说我什么时候都是听我妈的,不仅一点主意都没有,还同化了她。

  你怎么反驳的呢?

  我不置可否。离开我妈,我就是没有安全感。这是实话。但我也相信,我老婆以后会取代我妈的决定,给我心理的支撑。但我搞不懂的是,究竟是我没有让她拿主意她生意,还是让我妈拿主意她生气。关键是,她也很懒啊。一下班就恨不得找个沙发瘫倒,结婚半年来只给我做过两顿饭,一次是蛋炒饭,一次是泡面。

  最让我费解的是,我妈这么照顾我们,她怎么一点也不感恩呢?就快赶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了,到头来还总是挑我妈的毛病。

  [阿德说]深度卷入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蓝之所以郁闷,并非来自于独立意识的压榨,而是按部就班生活怎么会被闯入者打破。可惜的是,闯入者也只会哭哭啼啼,怎么看都像是妈宝男身边站着的妈宝女。其实我特别讨厌贴标签,但面对事事对父母言听计从甚至演化成精神控制的个体,我总想一巴掌把他们拍醒。

  事实上,过于黏着的感情,最后往往呈现“深度卷入”的状态。从心理学上看,“深度卷入”是指双方已发现的共同心理领域大于相异的心理领域,彼此的心理世界高度(但不完全)重合,情感融合的范围也覆盖了大多数的生活内容。对亲子关系而言,这种深度卷入体现在大人过度关注孩子的生活,而孩子对于大人的这种依恋凌驾于自我独立的意识,这其实也体现了大人对于孩子人生的控制——当孩子进入社会化的发展之后,这种关系将不可避免的出现矛盾。

  作为父母,我们要为孩子撑起爱的保护伞,但不代表要一个人撑起全世界;作为母亲,可以为孩子倾注你全身心的关怀和呵护,但不意味着要完全牺牲自我。恰恰相反,我们需要是在爱里不断自察、不断反省、不断学习,和孩子一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