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贷款利率会不会上涨

  数字货币应用前景如何?

  。。。。。。 

  你关心的问题,都有答案了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中心3月9日上午举行记者会,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副行长易纲,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提炼干货时间到↓↓↓

  今年住房信贷政策是否会收紧?

  积极支持居民特别是新市民购买住房的合理需求

  潘功胜:2017年全国个人住房贷款增长4万亿,增长率22%,人民币整体贷款增长12.7%。今年1月份,个人住房贷款同比增长21.4%,人民币各项贷款整体增长13.2%。虽然2017年和今年1月份个人住房贷款的增长有所减少,但它仍然是比较快的增长,可以满足市场的合理需要。

  从稍微长一点的周期来看,房贷利率仍然处于比较低的水平。商业银行综合考虑负债端利率上升和房地产的风险溢价,对住房贷款利率自主进行定价,扩大利率的浮动区间,总体上符合利率市场化的要求和趋势。在这方面,人民银行会督促商业银行严格落实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对住房贷款执行差别化定价,积极支持居民特别是新市民购买住房的合理需求。

  我国的房地产信贷质量总体上良好,房地产金融风险是可控的。银行业金融机构的房地产贷款不良率不到1%,整体银行业的不良贷款是1.85%,除掉政策性银行是1.74%,显然房地产贷款不良率的水平好于整体贷款的不良率水平,其中个人贷款的不良率只有0.3%。

  而且我国在住房贷款的发放上长期以来一直坚持比较审慎的政策,平均首付比在33%以上,去年新发放贷款的平均首付比在37%,这在国际上也是非常审慎的住房信贷政策。当然,我们也关注到个人住房贷款、家庭部门杠杆率增长速度有点快,个别的房地产企业可能在财务方面比较激进,会有一些风险,这些我们都在密切关注。

  “债券通”何时双向互通?

  有需求随时可以做到

  周小川:香港股票市场、外汇市场,都是它比较强项的东西。债券市场东西比较少,可交易、可投资的东西比较少,而内地债券市场数量很大,有很多企业在内地的债券市场上融资和交易,所以需求也就比较单向。但实际上如果开放“南向”的债券市场,这没什么困难,我认为只要有需求,随时都是可以做到的。

  数字货币应用前景如何?

  防止变成过度投机的一种产品

  周小川:数字货币有技术发展上的必然性,作为货币来讲,要保证货币政策、金融稳定政策的传导机制,同时要保护消费者。在这个过程中要经过充分的测试、局部的测试,可靠了以后,再进行推广。

  虚拟资产交易我们认为这个方向需要更加慎重,虚拟资产交易从中国的角度来讲,也不太符合我们金融产品、金融服务要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方向。所以在整个过程中,不必太着急,稳步地研发,有序地进行测试,把握住方向,要强调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提高效率、降低成本,防止变成过度投机的一种产品。

  央行去年8月底先把ICO停了;我们也不支持比特币和人民币的直接交易;把现在的所谓比特币一类的虚拟货币像纸币和硬币、信用卡一样作为零售支付工具,目前我们没有认可,银行系统不接受,也不提供相关的服务。

  在考虑这些新技术的同时,在服务的方向上要清楚,我们不太喜欢那种创造一种可投机的产品,让人家都有一夜暴富的幻想,这不是一件什么好事,而是强调要服务实体经济。

  中国加大对资本外流管制力度?

  资本项目可兑换无实质性变化

  周小川:并不认为整个资本项目可兑换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既然是开放型经济,货币的自由使用程度应该高,应该可兑换。但与此同时,要防范风险,除了金融的风险,也要考虑到经济中各种不同实体所面对的风险,还要考虑到要有反洗钱、反恐融资这一类内容。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也并不完善,所以有时候资本流动会起到副作用,会伤害某些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像这些都必须考虑在内。

  易纲:资本可兑换是在稳步推进,在资本项目下有两个最重要的项目,一方面是直接投资,包括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FDI(外商直接投资),一个方向是ODI(对外直接投资)。直接投资,我觉得真实贸易投资背景下都是很方便的。另外一个大的项,比如说组合投资,就是金融市场的开放,我们国内股市、债市的开放和中国的居民将来可以在更大范围内配置资产,配置它的组合投资。

  同时我们也能够看到,我们国内市场现在也在变大,不管是股市还是债市还是其他的市场,将来也都要做双向的开放。

  此外,还有这些要点:

  [加息]

  过去全球范围内的数量扩张和低利率可能逐渐将告一阶段。

  中国广义货币的总量在经济体中已经相当大,在追求质量型增长的时候,就有可能减少过去大量依靠资金支持的这种增长方式。

  关于美联储将加息的问题,我们看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依据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要进行综合考量。同时,跨境资金流动是比较平衡的,在这方面我们要继续推进资本项目平稳的可兑换,同时也要防范风险。

  [外汇市场]

  在过去几年当中,在外汇管理微观市场监管上,我们加强了外汇市场微观监管,管理的着力点主要是打击虚假欺骗性交易,打击地下钱庄,加强跨境收支的真实性申报,加强金融机构的合规性监管等。

  这些微观监管措施不会因周期变化而发生改变,它会保持在不同周期的标准一致性和稳定性。

  [外汇储备下降]

  第一,汇率折算的问题。2月份美元汇率指数上升了大概1.7%。

  第二,资产价格的问题。国际市场债券价格指数出现下跌,美国、欧元区和日本股票市场基本上都下跌了4%到5%。主要是这两个因素导致了我们2月份外汇储备规模有所下降。

  [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宋雅宁/摄

  人民币国际化,应该说主要的政策该研究的都已经研究了,今后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政府方面或者说从央行的角度,在资本市场和全球主要资本市场的连通方面,可能还有进一步可以做的事情。整个金融市场其他方面的连通也会有所增强。

  另外,中国是稳步地、渐进地推进资本项目的可兑换,可兑换以后,还存在着一些个别方面的限制,这些限制也会逐步有序放开,放开以后,人民币国际化还能够进一步地向前迈进。

  [货币政策]

  松紧适度主要是看对实体经济而言,能不能够得到各个方面有效的支持。能不能够创造一个防风险并且能够平稳推进金融改革的外部环境。从流动性角度来讲,主要是看市场利率是不是平稳,整个的超额准备金水平是不是合适,各方面的指标是不是在合理的范围内,这就是我们对“松紧适度”的考量。

  市场的深化和金融的创新,使得像M2这样的指标跟经济的走势的相关性变得比较模糊,有的时候预测性也变得比较不确定。

  针对这种新的问题和新的情况,针对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我们要更注意盘活存量,更注意优化货币信贷存量的结构。

  如果M2和名义GDP增长速度基本一致的话,从广义货币供应量的角度来讲就是不松不紧,如果M2大于名义GDP的增长速度,货币政策就偏松一点,如果低于就偏紧一点。观察是这样观察。但是,假定条件是金融市场的结构、金融产品的结构没有太大的变化。

  更重要的指标,应该说还是要观察像是通货膨胀率和就业这样的指标,我们光观察GDP有时候是不够的,还是要看物价水平和就业水平,从这儿来衡量货币政策的松还是紧。再有就是今后慢慢的大家的关注点可能逐渐从广义货币的数量变化,慢慢转到对于价格的关注,到底市场上这个价格在什么水平,通过统筹考虑价格水平和通货膨胀率来看待货币政策是松是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