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对象:张杰 年龄:33岁 职业:活动策划

  是我把公司的外地业务做起来的

  这个年没过好,我老婆和我闹别扭。    

  她嫌我拿回家的钱太少,我解释一下,我老婆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她只是觉得我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却拿不到自己该得的。她觉得我该辞职,可我一直下不了决心,她说就因为我太优柔寡断,所以他们拿我当软柿子捏。    

  我老婆的话让我很不舒服,我不是软柿子,也没有像她说的那样任人欺负,只是公司老板确实有私心,在用人这方面不那么大气。我在这个公司也算是元老了,他们这样对我,确实挺让我心寒的。    

  我大学一毕业就来这家公司了,那时公司刚成立没多久,老板是夫妻俩,刘姐和她老公。他们对我很好,尤其是刘姐,一口一个弟叫着,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姐弟相称,所以很多事儿我都不好意思提。    

  为了获得他们的信任,我工作特别拼命,凡是我经手的业务尽力干到最好。我主要负责开拓外省市业务,每到一个城市,先把业务搞起来,然后找当地的团队对接,之后再到下一个城市。开始真的是很辛苦,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总是想着给公司省成本,觉得不能辜负老板对我的信任。辛苦打拼了几年后,几个省份的分公司业务都上了轨道,而且效益也还不错。

  她找各种理由为了给我少发钱

  四年前,刘姐的老公突然得了重病,那时他们的孩子还小,刘姐分身乏术,公司的业务也顾不上打理,所以紧急把我调了回来。做为公司的副总,我觉得义不容辞,这个时候应该把公司撑起来。

  我回来以后,刘姐把公司的公关活动的业务都交给了我,她全身心照顾老公。我很感谢刘姐对我的信任,她越信任我,我越把这当成自己的公司。干我们这行,回扣是很正常的,但我可以很负责的说,我从来没有拿过一次回扣,每次跟供货方谈价格,我都会尽力谈到最低,为公司省了很多钱。

  从我回来到现在,我负责的业务一直稳步发展,刘姐老公的身体也慢慢好了,两人又回来打理公司。

  他俩回来后,对于我负责的项目还是很满意的,说我功不可没。我以为会有什么说法,毕竟这几年是我一直在撑着,我应该得到相应的回报。可我等来等去,什么也没有,我心里特别失望。

  其实这个问题不是现在才有,以前就存在,只不过我不想算那么清楚,总想着他们心里应该清楚,可是现在看来,这事儿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从我进公司起,开拓外地市场时,刘姐和她老公就跟我约定,作为奖励,每年给我提公司利润的百分之二十。有目标就有动力,我干的越多,挣得就越多,所以我那时工作很拼命。可是,当公司业务逐渐发展起来,他们对我的约定却没有及时兑现,总是拖后。我在外地一共干了七年,只给我兑现了前几年的,后面这两年都没有给。包括我回来的这三年多,每个月只拿基本工资七千块钱,剩下什么也没有。当时是紧急把我调回来的,关于我的待遇什么都没说,我也没多想,只想先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而且,我内心深处一直认为,你干多少别人心里都有数的,作为老板,我这些年干了多少,为公司做了多少贡献,刘姐和她老公心里应该很清楚。

  我们公司一年的收入是二千万,按同行业以及我的位置来算,我每年至少应该拿总收入的百分之一,也就是二十万,这并不多,那些比我入行晚,干的不如我的,都拿这个数,而我连这个数也拿不到。刘姐每次跟我算利润的时候,会把很多成本都算进去,其实那些所谓的成本很少或者根本没有,这些我都知道。她这样做就是想把成本抬高,利润自然就少了。她说我们公关活动不挣钱,全靠公司其他项目在养着,我们公司除了公关策划,还涉及餐饮,餐饮是营利的。她为了少给我钱,总是找各种理由。她对我都这样,对公司其他人可想而知,我的团队一直撺掇我另立门户,表示愿意跟着我干。

  我现在很犹豫,我出来干一点儿问题没有,客户关系都是我的,团队也愿意跟我走,但我觉得这么干有点儿对不起刘姐和她老公,我在公司干了十来年了,我不想以这样的方式结束我们的关系,毕竟,我以后还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但如果我的待遇不变的话,那我再念旧情就太对不起我自己了。

  [穆琼说]

  虽然我不懂商业,但我觉得做人得有起码的诚信,作为公司领导,既然已经和下属约定好每年的利益分成,那就应该及时兑现,通过拖欠的方式把人留下,实在不是什么高明的手段。对于张杰来说,顾念旧情是一方面,但同时也应该捍卫自己的利益。如果打算留下,就要和老板谈清楚,不能再按照以前的模式了,要么给我股份,要么重新定工资奖金标准,并当年兑现;如果打算离开,那就让老板把前面拖欠的钱都补上。你表达了你的诉求,老板自然会考虑,你如果不主动提的话,老板当然乐得一切照旧。

  闪存现场

  穆琼:为什么不找老板谈一谈?

  张杰:想过,但我脸皮薄,张不开嘴。

  穆琼:感觉你不太想出来单干。

  张杰:还没被逼到那个份上。

  穆琼:考虑过跳槽吗?

  张杰:不想跳槽,跳槽还不如单干。

  穆琼:他们拖着你的钱不给,是不是怕你走,想通过这样的方式留住你。

  张杰:有这方面的意思。

  穆琼:我觉得你应该把球踢给老板,你把你的要求提出来,让老板来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