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是一所医养结合的二级公立医院,一名86岁的离休干部反映,医院虚开治疗项目,套取财政资金,这种现象在该医院并不是个别现象。

  天津市南开区咸阳路52号大院是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所在地。86岁的离休干部李天祥已经在医院住了4年。

  “运动疗法”“心电监护”“醒脑开窍针刺”“微波治疗”,这些总额高达几千元的治疗项目,每月都会出现在李天祥老人的住院费用清单上,而他一次都没做过。

  11月20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赴天津进行了采访调查,发现这种情况在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并非个别现象,多位离休老人深陷其中。

  ▲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

  虚开治疗项目

  11月20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第二住院楼见到正在接受住院治疗的李天祥。说起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他用了一句话:心情非常复杂。

  让李天祥觉得心情复杂的原因,源于2013年11月以来的遭遇。这名入住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的离休老人,偶然发现,医院提供的“天津市医疗机构住院费用清单”上,列举的一些治疗项目,自己根本没有做过。

  ▲李天祥老人接受记者采访

  “比如心电监护,病房里根本没有任何仪器,怎么会有2000多元的费用?”细心的老人开始搜集每月的住院费用清单,甚至有时候会找医院的收费处多打印一份原件出来。

  李天祥向记者提供的近50份住院费用清单上,记载着从2013年至2017年各个阶段医院开具的治疗项目的名称和详细费用。

  老人拿着一份单据对记者举例说,2016年1至2月,他由于治疗需要,转院到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从1月20日至2月19日都没有离开。然而,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在这期间又开具了一张住院费用清单,其中包括7项治疗项目,费用共6443元。

  ▲老人在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住院期间,老年病医院又开具了一份住院费用清单

  据老人介绍,由于他是离休干部,医疗费用基本上全额报销,虽然觉得住院费用畸高,但他也一直隐忍不言。没想到,医院变本加厉,虚开的治疗项目反而越来越多,治疗费用也水涨船高,“有一个月,虚开的治疗项目多达20多种,收费高达近万元”。

  随着时间的推移,每月虚开的高额治疗费用也让李天祥心里不安。“这些心电监护、运动疗法、电脑中频+药透等项目,这些年我根本一次没做过。时间越久,这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觉得医院这样做是不应该的。”

  并非个别现象

  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与天津市养老院同在一座大院,这座医保定点的二级公立医院一直被作为天津市医养结合的典型,共有床位120余张。

  ▲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

  在老年病医院三楼东西走向的病房内,从301房间到317房间,住着多名离休老干部。据李天祥介绍,在虚开治疗项目上,他们的遭遇几乎一样。

  88岁的离休干部梁永平(化名)住在其中一间房间。如今,老人语言表达能力已经出现障碍。但得知记者前来调查医院虚开治疗项目问题,老人拉着记者的手,努力地说“谢谢”。

  梁永平的老伴陈荣(化名)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入住医院7年多了。7年的时间里,对于医院虚开治疗项目,他们早已心知肚明,但也是敢怒不敢言。

  与李天祥一样,陈荣也保留了梁永平一部分医院住院费用清单。在陈荣提供的住院费用清单上,密密麻麻地记载着详细的治疗项目和费用,陈荣甚至在每张清单背后都标注了日期和金额,并对住院费用清单上没有做的项目打了勾。

  记者梳理陈荣提供的住院费用清单发现,从2012年至今,老年病医院开出的住院费用清单上,虚开的治疗费用,少则3000元,多的高达9000余元。陈荣说,她始终陪伴在老伴身边,可以证明,医院开具的多项治疗项目从来没有做过。

  在2017年10月份最新一期的住院费用清单上,梁永平的治疗项目包括心电监护、血氧饱和度检测、微波治疗、运动疗法等8个项目,共收费5196元。

  “你看,哪里有什么心电监护,哪里有微波治疗。”陈荣指着病房说,从来没有见过心电监护仪,只是听别的病人说,是一个小盒子。“这里什么也没有,甚至住院费用清单上列举的病床紫外线消毒也没有做过。”

  财政资金买单

  事实上,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虚开治疗费,在住院的离休干部眼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调查中,一名知情的医生透露,在没有开药的情况下,医院一般会每月给住院离休干部开出5000元至10000元的治疗项目和费用,这样他们才能保留床位。

  保留床位成为这些老人敢怒不敢言的一个重要原因。李天祥说,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明目张胆地虚开治疗费,就是抓住了老人的软肋。

  近两年,医院开出的治疗项目里新增了一项运动疗法。11月21日,李天祥给一名医生打了一通电话,质疑医院开出的运动疗法不符合实际,无法通过单位报销。医生在电话中说,下次可以开一些保健、拔罐之类的治疗项目。

  天津民政局老年病医院虚开的治疗费为什么可以通过层层审核?报销是怎么样的流程?

  11月21日,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离休干部的医疗报销,一般是先自己垫付,然后将医院的票据上交原单位,原单位转交至老干部局后,上交天津市财政局报销。

  在中共天津市委老干部局生活待遇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按照目前的规定,离休干部的医疗报销走的是财政渠道。

  就这样,虚假的治疗费票据被医院开出来后,通过层层申报,最终由财政资金买单。

  李天祥对记者说,中共中央组织部、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民政部等多部门曾下发通知,对离休干部的医药费报销作出了明确规定。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以离休老人治疗费为幌子,套取财政资金,这种行为不能容忍。“许多住院老人及家属对此都有意见,但出于自身利益或者各种顾虑,不敢也不愿站出来抵制”。

  11月29日,记者就离休人员财政资金使用情况以及医院报销单据审核问题向天津市财政局进行求证,几个业务部门均以需要走流程拒绝表态。

  离休老人的担忧

  记者对李天祥提供的一部分2013年以来在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住院的费用清单进行了梳理,经李天祥确认,虚开的治疗项目共分为28种,金额近20万元,其中,仅2016年就多达8万余元。

  ▲老人指认医院虚开的治疗项目

  11月29日,记者来到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采访,针对一些离休老人住院被虚开治疗项目收费的情况,该院副院长回金凯坦言,在该医院的离休老人中,确实有这种情况,但应该不多。

  回金凯称,按照医院的规定和天津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的要求,没有接受治疗的老人是不允许住院的。另外,如果只是开药的话,也不符合药占比不能高于30%的规定。

  按照回金凯的说法,离休老人住老年病医院的费用是可以报销的,住养老院则不能报销。而老人想住院,想报销,肯定要有治疗项目,这是前提条件。“你要开(报销单据)必须按我的做,否则别住我这儿。”回金凯说,他们也会开始自查,进一步规范收费。

  天津市南开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医政科马科长说,按照目前的规定,确实有一个药占比的问题,也就是药品收入不能超过总收入的30%。“二级以上公立医院药占比必须降到30%以下,这是医改的考核硬指标。这样的话,治疗费肯定会多开一点,医院为了满足条件,会把分母做大一些。”

  马科长说,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隶属天津市民政局。“我们只是行业监管,出现这样的事情并不好办,老人和医院容易出现扯皮现象。”但他也认为,如果情况属实,就是属于“欺骗”。

  “离休干部的医药费报销福利政策,体现了党和政府对离休人员的关怀。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我觉得有必要站出来,把这些事儿说出来。”采访结束时,李天祥对记者说,如果这种现象不仅仅是在天津,那该有多可怕?

  11月29日,记者就天津市民政局老年病医院存在的上述问题采访天津市民政局,天津市民政局工作人员称,将把情况汇总上报后反馈。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未获得回复。《中国消费者报》将继续关注。

  (来源:中国消费者报 作者:田珍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