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北京的高阿姨今年58岁,退休在家,一年前家里又添了个小孙子,按理说高阿姨应该带带孙子、享享清福的,可奇怪的是,高阿姨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却整天提心吊胆,始终担心自己的房子会被抢走。为此她不仅在自家防盗门里加装了一道铁门,还在家里准备了铁棍和菜刀。

  高阿姨说,自己之所以这么备加防范,就是因为有人不仅上门抢房,而且还私自撬门换锁,这听着怎么都让人觉得匪夷所思。可是对于高阿姨的担心,有不少老人都说,这事是真的,而且他们也有同样的遭遇。

  今年62岁的曾阿姨在退休后她和老伴就住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东大街的这套房子里。这一天突然来了七、八个小伙子,把两个老人从家里赶了出去,并且将老人家的锁给换了。 突然遭此巨变,曾阿姨心里是又急又气,紧接着就脑梗了。由于儿女们都在外地生活,老两口无处可去。无奈之下,曾阿姨和老伴就在郊区的农村找了两间平房暂时安顿下来。

本来身体就不好的老伴自从搬到了这里后就频频生病。这段时间是曾阿姨和老伴最难熬的一段时间。本来身体就不好的老伴自从搬到了这里后就频频生病。这段时间是曾阿姨和老伴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今年77岁的韩阿姨与曾阿姨的遭遇不同。韩阿姨说,事发时她和老伴正好出门买菜,等他们老两口回来后发现房子已经进不去了。让韩阿姨十分心疼地是老两口多年来积攒的家当不仅被这伙人扔到了楼下,而且一些珍贵的收藏品也都没了踪迹。

  这些原本应该安享晚年的老人们被人从家里赶出来,甚至流落街头,真是让人心酸!据曾阿姨和韩阿姨说,从2015年年底到2016年这个期间,跟她们有着相同遭遇的老人多达几十户。那么老人们为什么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赶出家门?

  据曾阿姨讲,2016年的6月份,她和老伴受邀到一个朋友家做客。中午一起吃饭时,朋友告诉她一个赚钱的好办法——“以房养老”。朋友告诉曾阿姨,这个项目是国家推广的理财项目,月息能够达到5%,专门针对像她和曾阿姨这样的老人们。这个理财项目是把老人们现在住的房子进行抵押,把抵押的钱交给人家理财,每个月就能有几万块的收入。

  听到要将房子抵押,曾阿姨开始还有点担心,可朋友不断向曾阿姨保证,这个项目不仅挣钱而且有保障。看到曾阿姨老两口动了心,这个朋友立刻打电话叫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广艳彬。

  老人们按照广艳彬的指点,将房子抵押后借了钱,然后把钱交给了广艳彬去理财。在广艳彬的口中,这个“以房养老”的项目是为老人们量身定做的理财项目,不仅符合国家政策,而且收益高、有保障。可是,明明说的是“以房养老”,怎么最后老人们却落得个整日提心吊胆、甚至无家可归的地步呢?

  老人们说,他们在参加了这个所谓的“以房养老”项目后,开始的一两个月确实收到了广艳彬打来的红利,但随后事情就不像之前说好的那样了,广艳彬再也没有给老人们打过一分钱。

  就在老人们频频给广艳彬打电话要钱的时候,他们不知道一件更可怕的事情即将降临在他们身上。李阿姨说,她拿到第一笔红利的四个月后,有一天正在外头办事的李阿姨接到女儿的电话,说他们家的东西都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搬到了楼下。

  李阿姨和女儿情急之下报了警,可是警察的到来也没有改变事情的结果,因为对方拿出了一份让她们哑口无言的东西,因为这间房子的房产证早已不是李阿姨的而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李阿姨彻底蒙了。跟李阿姨一样,很多老人也是在遭遇被清房时才发现自己的房子已经易主,而新的房主是谁他们根本不认识。老人们想不通, 自己根本就没有卖过房,房子怎么会易主呢?

  几经思量,李阿姨觉得这事应该跟她参加广艳彬“以房养老”的理财项目有关。于是,李阿姨向女儿讲述了自己参加这个事的前后经过,并拿出了广艳彬给她的凭证。

  在这张借条上,印有广艳彬的身份证信息,同时还写明广艳彬借李阿姨190万元,用款三个月,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看了借条后,李阿姨的女儿感觉母亲很可能是受骗了。

  同时李阿姨的女儿了解到,国家推行的真正的“以房养老”是指以老人的住房做为反向抵押的一种养老保险,从2014年才开始在部分城市试点。这种养老保险只能在保监会批准的保险公司进行投保,而像广艳彬这种以个人名义开展的“以房养老”分明就是偷换概念。

  发生在老人身上的遭遇让人感到奇怪,而广艳彬的“以房养老”项目又是怎么让老人们没了房子呢?为了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老人们决定要查个明白。在房管部门,李阿姨和女儿查询到,是一个叫龙学武的人把他们的房子过户的。

  说起龙学武这个人,不少老人们回忆说,他是广艳彬介绍的“中间人”。广艳彬告诉老人们,要办理他这个“以房养老”手续,需要老人们先将自己名下的房子进行抵押借款。为了保证老人的房子能顺利抵押,广艳彬找来了龙学武,由龙学武作为“中间人”为老人们拉来能够提供大额借款的“金主”们,老人们将从“金主”那里借到的钱交给广艳彬进行投资理财。由此产生的借款利息则由广艳彬支付给“金主”们,同时广艳彬还每月给老人们返还投资收益。

  那么龙学武又是如何将老人们的房子悄悄过户的呢?根据房管部门的登记,龙学武是拿着一份经过公证的委托书将房子过户的。可是这份经过公证的委托书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上面会有老人们的签名呢?为了搞清事情的缘由,李阿姨和女儿来到出具委托书的北京市方正公证处进行查询。

  经过查询,老人们发现,原来问题就是出在了签合同的环节上。当时龙学武和广艳彬一方面告诉老人要参加“以房养老”的理财项目,需要老人们签署相关的合同,所有的手续只是走个形式。而另一方面他们又抓住了老人们警惕性弱、害怕麻烦别人的心理,以时间紧为由催促老人们快点签字,让他们没有时间去留意具体的内容。老人们稀里糊涂的签了字,却不知道自己签字的合同里到底是什么内容,以及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仔细思量后,老人们觉得自己掉入了一个精心设计好的圈套。感觉自己受骗的老人们一起向公安机关报了案,2017年2月广艳彬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立案,随后以诈骗罪被逮捕。

  警方经过调查,广艳彬从老人们那拿到的钱根本没有进行什么投资,而且,截止案发时,广艳彬名下已经没有任何财产,老人们交给他的巨额资金全部不知去向。这下子老人们不仅房子没了、连钱也没了!想到那份莫名其妙的委托书以及自己被偷偷过户的房子,老人们觉得广艳彬和龙学武合谋设计了圈套。如今广艳彬被抓了,那么与他合作的龙学武等人是否也有问题呢?心存疑虑的老人们能否找回自己的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