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Axios网站当地时间27日晚爆料说,特朗普8月初在一个会上对他的贸易幕僚称,他对调查中国知识产权行为的方案不太满意,并要求拿出可以提高对华关税的方案。他在那个会上说:“关税,我想要关税。”他抱怨那些助手后来拿出了知识产权方案。

  美国主流媒体大多转引了这一报道,该报道的真实性不得而知,但美国媒体似乎倾向于相信该爆料“是真的”。

  如果Axios网站的报道属实,那么这一高级内部会议上的情况与这之后中美贸易交涉的实际趋势有出入,是值得玩味的。

  首先,这一内部爆料显示,特朗普对关税的实际含义了解有限,他以为这一极端手段易操作,见效快,但这是严重误解。美国无权未经WTO规则许可而单方面对WTO其他成员提高关税,它是世界贸易无序时代的主力武器,其双向、甚至多向的破坏性被贸易史反复验证。

  1930年,美国颁布了《斯穆特-霍利关税法》,大幅度提高了美国关税,结果遭到英法德和加拿大报复。这导致了严重后果,从1929年到1933年,美国出口下降了61%,进口萎缩了66%,GDP下降了50%。世界的大萧条也随之加重。

  第二,特朗普身边的技术官僚们缓冲了总统的激进要求,使美国对华政策的最后出口没有成为立刻引爆中美贸易战的火山口。中美之间长期以来的太极拳在继续打,并没有出现颠覆性的摊牌。目前美国对华知识产权的“301调查”要大约持续一年,这是双方谈判新的窗口期,比美断然征收中国进口商品关税意味着更多的回旋余地。

  第三,美方透露这个信息,可能意在进一步向中方施压,争取北京做更大让步,因为那样“总比特朗普下令征收关税要好”。

  无论如何,特朗普政府半年多来的动向显示,他们对贸易问题的纠结程度要高于之前的几届政府,中美未来几年发生贸易摩擦的压力也将大得多。中国的注意力不应当放在特朗普政府的决策机制和过程上,揣摩它向中方发难的下一个点是什么。北京更需抓紧时间研究制定对美实施报复的措施和工具,只有反制手段多了,并且好用,才能减少被动,争取主动。

  另外,我们也无需为特朗普在闭门会议内说的那些话而紧张,内部讨论总会比公开讲话更放得开,用词更重。在中国对美的讨论中,很多人发言也比公开阐述更加“鹰派”一些。不现实的东西,必然会在通往成型政策的路上不断打折扣,美国总统在内部说到中国时拍桌子放的那些重话,很多最终见不了阳光,或者成了光合作用后的另一种东西。

  中国是贸易大国,不是能被任意触动的,对此我们要有充足信心。中美贸易是互利的,这也是我们成竹在胸的根本。如果特朗普想做一位现实主义的总统,就应该认真地、不带偏见地、系统了解中美贸易的全貌。果如此,他对中国采取不符合WTO规则的保护主义措施的可能性也会降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