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公众停车取代联华停车,经营本市道路停车泊位。两年来,公众停车公司曾推出一系列便民惠民举措,赢得市民的赞赏。但是,仍有部分市民向本报热线反映称,公众停车随意圈地收费、占路经营,侵占公共空间的现象屡见不鲜,做法与“联华停车乱圈地、乱收费的模式如出一辙”。近日,根据群众的举报,本报记者多路出击,对公众停车做实地查访。

  横向停车变纵向钱收多了马路瘫痪了

  部分市民反映称,公众停车为了多收费,常常将横向停车改为纵向停车,钱是收得多了,马路却往往陷入瘫痪。“横向改纵向的情况太普遍了,很多道路都存在,随便一转就能看到,怎么就没有人管?我们多次打电话举报,根本就没用。”

  7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北开大街。这是一条不足500米的马路,两侧是北开花园和尚都家园两个社区。记者留意到,在公众停车收费员的指挥下,所有车辆几乎都不按照划定的“横向停放”,而是沿着便道“纵向停放”。这样一来,两个车位线的格子里,至少就可以停放3辆汽车了。车辆纵向停放后,车辆的大半个身子在车位线外,几乎占据了整个非机动车道,甚至占据了部分机动车道。

  市民吴先生说,北开大街本来就不宽,公众停车公司占用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停车后,马路就变得更窄了,交通瘫痪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尤其是上下班高峰期,两侧小区车辆要进出,北开大街停放的车辆也在挪动,整条马路水泄不通。这样的情况已经很久,出行太不方便了。我们通过各种途径反映过多次,但根本没有效果。”

  此外,根据吴先生的提示,记者在现场还发现,有几辆车纵向停在了没有划线的地方。吴先生说,这些车同样也是收费的,至于公众停车公司多收的钱去了哪里,就不知道了。

  公共道路随意圈占成“公众”私家领地

  对于公众停车随意圈地收费,市民的意见同样很大。根据群众反映,记者7月4日来到河东区新环路华捷道至华兴道路段,看到约400米长的马路两侧,停满了车辆,地上却没有划任何的停车线。记者注意到,道路两侧没有设立“公众停车”公示牌,而是立了一块非正规的大写“P”字停车牌。道路两侧的车辆,几乎都是纵向停放在便道上,一半的车身都占上了马路,过往行人都要在马路中间行走。道路一端是河东区第二实验小学。周边居民反映,学生上下学的时间也会造成严重拥堵。记者在便道旁停车,一名身穿公众服装的工作人员上前收了5元停车费。在记者的要求下,他提供了一张盖有公众公司专用章的发票。

  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和平区承德道(和平路至大沽北路路段)上。7月27日,记者来到现场看到,由于大沽北路地铁4号线在建,车辆无法通行,该路段成了封闭路段,整条路被公众停车公司“据为己有”,成了无人问津管理混乱的道路停车场。在道路一侧的便道上,公众停车亭摆放在明显位置,但记者没有发现正规的停车指示牌和相关的收费标准信息。尽管道路上没有施划任何的停车泊位线,但是停放了20多辆汽车,大多为纵向停放,见缝插针,十分混乱。

  公示牌遭涂抹藏着掖着糊弄谁

  有市民反映称,明明白白收费应该是最基本的要求,但是在一些公众停车场,收费公示牌却遭到人为涂抹。根据投诉,记者来到天津第三中学门前。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处的马路便道上并没有划停车线,但仍被公众停车的工作人员收取停车费。记者的车子还没熄火,公众停车的工作人员已经骑着电动车来到车前。“交5块钱停车费。”该工作人员说。记者问:“这儿没划线,让停车吗?”工作人员答:“没问题,这是晚上停大客车的,没法划线。”

  记者留意到,在天津三中门前的不远处,立有一个停车公示牌,但却遭到人为涂抹,停车单价、停车数量等关键信息被白色油漆涂抹掉。记者询问现场工作人员,对方答:“不清楚。”

  在采访的多个点位中记者发现,停车公示牌不明示的情况,在很多地方也不同程度存在。北开大街的停车牌,在停车数量一处,没有填写任何信息。市民质疑说:“搞信息公开却又藏着掖着,到底糊弄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