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天津人纷纷从网络上获得了一个消息,知名收藏家、“瓷房子”和“疙瘩楼”的主人、政协委员张连志被捕了,而且是从饭局上被抓走的,因为欠了1个亿的债,一夜之间,“中国高迪”变成了“失信老赖”。

  一年后,7月30日,张连志再次出现在媒体面前,一场名为“天津瓷房子‘拍卖门’事件法律问题专家研讨会暨媒体发布会在北京召开”,张连志在会上向媒体讲述了自己1亿元债务的前因后果。张连志所讲的过程,与1亿元的债权方——天津鑫泽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所述大相径庭。

  8月8日,下周二,“瓷房子”将被第三次司法拍卖,用于偿还张连志的债务,此前已有两次拍卖,但均被撤回,这一次的拍卖,能否顺利进行?

  张连志自述:遭人哄骗 多欠几千万债

  发布会上,张连志方向与会法学专家和媒体讲述了自己是如何欠下了1亿元债务的过程。

  据张连志介绍,2012年前后他手中资金较为紧张,此时一个名叫单辉的男子出现,自称农业银行信贷部业务经理,可以帮张从农行融资。但单的融资没有成功,于是又介绍张连志认识了鑫泽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总经理崔洪升。

  张连志称,他2012年7月从鑫泽拿到了第一笔5000万元贷款,10月又向鑫泽贷款5000万元,两次贷款约定利息均为2%,均以赤峰道64号房产作抵押,这栋抵押房产就是“瓷房子”。

  债务纠纷的焦点在于第二笔的5000万贷款,张连志说,他没有收到这么多钱,连打向他指定的收款人带打入自己方账户的钱加在一起,一共只收到了1201.88万元,但他当时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收到了多少钱,因为虽然接收贷款的卡是用公司财务林更的身份证办的,网银留的是张连志的手机号,但这张卡并不掌握在张连志公司的手里,而是由单辉持有,当初之所以办理这张卡,单辉给出的理由是“为了流水好看”。

  直到某天鑫泽公司集团董事长辛建生向张连志索要欠账,张连志才知道自己欠了1个亿的债,他查了单辉持有的那张卡的流水,发现许多笔款项都流向了不相关的人,甚至包括单辉及其妻子顾静的个人账户,此时张连志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他在举报材料中写道,单辉和崔洪升将没打入他账户的数千万元侵吞,购买了奥迪A8轿车,上千万元的别墅。

  2017年7月19日,张连志的代理律师庞理鹏和王殿学找到了张连志第二笔借款的实际收款人之一——天津赛缔德科贸有限公司法人相棋,相棋证实他公司2012年10月23日确实收到了一笔来自林更账户的1800万汇款,但这笔钱是他们向鑫泽公司借的,与粤唯鲜公司及林更本人无任何关系。

  庞理鹏律师表示,赛缔德没能提供这笔钱的借款合同,但是向他们提供了还款票据和说明,票据和说明显示,1522万汇入了鑫泽指定还款账户赵书清的账户,另有两笔还款共计306.4万汇入了鑫泽指定还款账户林更的账户。

(天津赛缔德科贸有限公司法人相棋调查笔录)(天津赛缔德科贸有限公司法人相棋调查笔录)

  “根据我们的调查,有可能是单辉拿到林更的卡后,先向卡里打入5000万元,造成鑫泽确实已向张连志出借了5000万的事实,然后再将卡里的钱打给其他人,张连志没看到钱,就已经欠了鑫泽5000万。”庞理鹏律师说。

  张连志的代理律师在调查双方间的钱款往来时发现,鑫泽公司出借给张连志的款项,部分打款方并不是鑫泽公司的账户,律师认为这些账目不能直接认定为是张连志向鑫泽公司借贷的款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