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会群众比赛时,徐彩桐(左一)带领的天津太极拳队取得了一金三铜的成绩全运会群众比赛时,徐彩桐(左一)带领的天津太极拳队取得了一金三铜的成绩

  目前正值暑假,天津理工大学少了点“烟火气”,却唯有一个地方人气很足,那就是天津理工大学体育馆。原来,这里每天都有学生进行集训,备战9月份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预赛。而全运会时期的带队教练徐彩桐又再度成为此次大学生集训教练。“津云”—前沿新闻记者随即找到了徐彩桐,同她就比赛背后的故事、太极拳运动发展等诸多话题展开了深度交流。

  “群众比赛一结束,我就开始为这些大学生们做集训,备战9月份的比赛”,而这也是全运会群众比赛结束后,徐彩桐的生活常态。而谈及群众比赛时的运动员,徐彩桐介绍说:“现在很多人都回归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但都没有放弃太极拳运动。我们有一个微信群,5点开始,群里就会有人外出练操,讨论动作规范性。”也正是因为本届全运会,很多人才真正意识到,印象中那个略显平淡枯燥的运动项目,而今不仅官方地位更高了,在普通群众中也拥有了一席之地。对此,徐彩桐表示:“全运会过后,队员们也有了点名气,所以目前都在教学生,较之以前,现在团体越来越壮大了,慕名前来的学生也更多了。”

  同时,据徐彩桐介绍,与赛场上安静沉着不同的是,队员们私底下其实都是活泼好动的人。“大家之前在一起训练的时候就特开心。我们队伍里的刘老师,他是理工大学退休的日语老师,每天早晨都教我们一句日语,现在群里大家都用日语说早安;还有我们这回收获奖牌的王仁唱,他平时很幽默,爱说笑话;但论练习时间,王仁唱也是最多的。一整天训练下来其实每个人已经很疲累了,但是他还要加时练,甚至我都劝他,让他少练一会儿;队伍里还有瑜伽教练,私底下也教给我们,这其实对武术也是有帮助的。”

  毋庸置疑的是,借着“全运会”这把东风,太极拳瞬间虏获粉丝无数。真正让这项古老的运动走到了更多寻常百姓家。这种积极变化究竟是如何产生的?这还是要从项目自身和改革举措两大方面讨论。

  20余年的执教经验,徐彩桐对太极拳理解得格外深刻。谈起太极拳,她总结为:“含着气”的运动。“太极拳讲究气沉丹田,人是沉静下来的;同时还刚柔并济,快慢相接。是一项‘气’与‘意念’兼具的运动。”然而,在太极拳身上有两个问题是怎么都绕不开的:太极拳到底适不适合年轻人玩?年轻人应该怎么玩?

  对此,徐彩桐最先表示:体育运动不应该被划分界限。“相较于其他项目,我们武术选材门槛并不高,你就先去练,练着练着你自己的能力就凸显出来了。而且现在小学生是练习太极拳人数最多的一个阶层,甚至校长、家长们都带着孩子们一起练。现在有很多白领阶层的人也跟我学习,他们认为每天的生活太浮躁了,只有练练太极拳,心才静。”

  

  记者进行跟踪采访时也发现,太极拳运动年轻化趋势愈发明显。这也在徐彩桐处得到了证明。“其实武术走进校园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从今年开始成效显现。前不久我去参加了一项中小学武术锦标赛,当天有9所天津的学校共1100多名学生参与,与此前只有2所学校参加的规模相比,进步是巨大的。这一是离不开相关领导对武术推广的重视,二也是因受相关改革影响,增加了比赛类型,在群众中起到了积极作用。”

  正如徐彩桐所言,改革对项目的影响是巨大的。对此,徐彩桐也给出了自己的理解:“首先,国家创办了‘太极拳健康工程’项目,主要是依据太极拳目前发展,提炼核心技术以及技术体系,培养武术意识,规范武术动作;其次,就是比赛上的改革。我们现在不仅有太极拳推手比赛,裁判也要进行考核,裁判4年一复考,技术、理论考试并举,还要牢记裁判法。”随后,徐彩桐补充道:“赛制上也有突破。原先部分比赛只有决赛,只要报名参加了大家都能进决赛,今年开始必须要先经过预赛选拔,选拔过关后才能进决赛,所以,也增加了比赛观赏性,不可预测性。”

  事实证明,改革是成功的。不过,徐彩桐也向记者呼吁道,希望武术操也能进入学校、团体比赛中。问及原因,她总结为:简单、实用、好开展。

  目前,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主赛阶段已全部结束。在全运会群众比赛现场上,来自不同阶层、不同年龄的选手们,在运动场上比拼运动技艺,走出家门享受运动快乐。其实不仅仅是太极拳,包括太极拳在内的19个群众比赛项目也因这些选手的参与、制度的改革走进了大众视线,获得了积极发展;更因全运会的大舞台,普遍得到了更好的推广。

  本次全运会最大限度地鼓励全民参与,让更多的普通群众走上全运会赛场展现风采,充分体现“全运惠民,健康中国”的办赛理念,不仅使群众成为全运会的主角,而且更好地推广了项目,促进了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