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教育|健康|同城|图集|惠购|世界杯

|注册|邮箱

新浪天津> 体育>天津之队之其他>天津老甲A足球俱乐部官方网站>正文

昔日城市名片亮相老甲A 重温人生最辉煌那些日子

A-A+2013年12月6日12:10《球迷》报评论

  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名字,在十多年前甲A时代都是一张城市名片。中国足球曾经有过的短暂辉煌,他们都是见证者和缔造者。前不久在成都进行的老甲A明星邀请赛上,让他们重温了人生最辉煌和快乐的那些日子。

四川老甲A庆祝夺冠四川老甲A庆祝夺冠

  虽然他们的身材都多少发福,身姿也不再轻盈,脸上写就了沧桑,但参加本次成都老甲A邀请赛的所有球员,足以凑出两套中国足球过去15年的最佳阵容。这帮曾经支撑了中国足球15年的老球星们,最舍不下的还是足球,足球已然烙刻进他们的人生。

  国字号教练最热

  相比于中国其他项目,老甲A的足球运动员退役后的出路相对较好。究其原因,一是足球职业化给那一批的退役球员带来了更多的再就业岗位,二是红火的甲A初年令这些置身其中的球员“名利双收”,从而获得了更大的就业范围。从记者掌握的情况来看,参加本次老甲A的大约七成球员退役后从事的还是与足球相关的工作。毕竟对于多数踢球的人来说,职业生涯可能只有十几年,但足球情结却是一辈子的,这也是这些老甲A明星热衷参加这项赛事的主要原因。

  放眼世界足坛,“踢而优则仕”的球员有很多,老一辈的贝利、贝肯鲍尔、普拉蒂尼,新一代的卡拉泽 、舍甫琴科都是代表人物。同样的情况,在曾经的中国足坛也有不少,像曾在中国足协任职的年维泗、马克坚都是中国足坛的风云人物,但在进入甲A时代后,这样的情况就少之又少了。 眼下比较典型的一例是目前担任山东省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的李霄鹏。这次比赛,进入老海牛队名单的李霄鹏因为工作太忙脱不开身,最终没能参赛。李霄鹏从2006年开始在山东省足管中心任职,不过他为大家所熟知的工作还是曾作为中国女足国家队主教练。目前担任青岛市足管中心主任的王斌,在职业化的最初两年也曾身披泰山队5号战袍。

  可以说,李霄鹏是这些老甲A球员的典范,但不可否认,退役后当教练,这是多数球员理想的最佳选择。这种角色转变,更像是一种职业传承,不需要改变工作圈子,还有大把的职业经验可以借鉴。很多球员在职业生涯接近尾声时便开始考取各级教练证为将来做打算。当然,并非所有的球员都适合当教练,尤其是职业队的教练。“球员只需要把自己管理好,教练员则需要兼顾很多方面,考虑问题要更全面。”目前担任广州恒大梯队教练的谭恩德曾经说过,做教练远比当球员更费心。

  国字号球队的教练是这些老甲A退役后的第一选择,比如宿茂臻曾担任国少队的主教练,黎兵担任国青队的主教练,区楚良长期担任国家队的守门员教练、黄洪涛今年入选了国青的教练班子。这些老球员专业素质高,外语水平好,他们都是未来中国本土教练中最优质中坚力量。虽然他们的工资并不是很高,但能进入到国字号镀金,还是让其他从事教练行业的老甲A队友好生羡慕。

  基层教练人数最多

  除去最热国字号教练外,能在职业队谋个一官半职也是不错的出路。这其中最热门的自然是担任一线主教练的工作,比如北京老男孩队的高洪波、陕西队的王宝山,都是国内土帅的代表人物。另外,在各级职业队担任助理教练、梯队教练和预备教练的老甲A球员也很多。比如谭恩德在恒大带预备队,田野是日之泉的守门员教练,谢峰是国安助理教练,杨晨上赛季是江苏舜天的助理教练,符宾是天津泰达的助理教练,曹限东是北京八喜的主教练。上海明星队的刘军是上海东亚的助理教练,姜峰、王维满、曲圣卿、张玉宁等人这两年也都担任过职业队的助理教练。还有人在职业俱乐部做管理工作,比如魏克兴是国安的领队,吕军是国安管商务开发的官员,姚夏是成都谢菲联的副总。郝海东此前曾担任过天津松江俱乐部和青岛海牛俱乐部的总经理,虽然下课后闲赋在家,但以他的影响力,相信不会休息太长时间。据说有云南和深圳等地的足球投资人对他感兴趣,说不定他很快就会重新成为新的“足球老总”。

  除了在国字号和职业队任职,大量的老球员目前都在各地从事青少年足球培训和基层草根足球的推广工作,有的负责校园足球,有的担任男女各级梯队的教练员。除了当专业梯队的教练员,有的老球员还把精力投入到更基层的青训工作。马明宇、彭晓方、唐晓程、谢朝阳、南方这些名将都开过足球学校,目前马明宇的足校名头在国内最响,已经成为四川足球的“黄埔军校”。胡志军和彭昌颖在东莞培训青少年,谢晖在经商之余也担任上海同济大学队的主教练,他们都在用各自的方式为中国的足球青训事业做出贡献。曾经是延边足球标志人物的高仲勋,最近也在上海开始从事青少年足球的培训工作。

  央视《足球之夜》曾经专门做了一期节目,对比了中日两国退役球员从事足球工作的情况,尤其是担任教练的比例,结论是中国职业球员在退役后担任教练工作的比例不是太高,愿意投身青少年培训的教练人数也远少于日本。对此宿茂臻表示,“中国的职业球员普遍文化水平不高,当年接受的基础教育也不好。从事教练工作需要一定的综合素质,中日两国在这方面的差距,实际上与当球员时期的踢球水平高低没有直接关系,更多是球员培训体系的差距。”就宿茂臻本人而言,他也坦陈更多是因为自己退役后专门到英国学习教练员课程,还拿到商业管理学硕士学位,为自己走上教练员岗位打下了基础。

  虽然好球员和好教练并不能画等号,但就目前中国足球的现状来看,在球员时代更有名气的球员,退役后成为教练员的几率更高一些。一方面是对足球的理解相对深刻,另一方面成功的经验也让他们对足球更难以割舍。尽管不是每一位球员退役后的发展情况都很顺利,但在甲A初年造成巨大社会影响的这拨球员,当年普遍“名利双收”。马明宇当年就曾说,“在注意力经济时代,名气是我们这些足球运动员的原始积累。”因为有名气,有资金,他们的职业选择范围变得比普通人更为宽泛。很多人在跟球员打交道时会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球场上的名气自然给这些退役球员带来更多成功的机会。“中国足球过去培养的这批老球员都有能力、有特点,他们现在就是中国足球青训的主力部队!”老帅戚务生在出席上届甲A明星邀请赛时曾由衷地感叹,中国足球青训需要更多的老甲A球员来参与。据不完全统计,参加本次老甲A比赛的8支球队近200名球员,有150人左右在从事与足球相关的行业,而这150人中,又有超过7成的人员在从事梯队、青训以及基层教练的工作。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图集|惠购

新浪简介|新浪天津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