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曾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

  在天津足坛,有这样一个人,他15岁就入选了国家少年队,20岁出头就是天津泰达队的主力,随后又成为了国家队的NO.1。但他还没等来三十而立,高光时刻就戛然而止。但好在,四十不惑到来前,他想明白了,想要重新在关心他的家人、朋友、球迷面前站出来,坦然面对过去的一切,再开启自己人生新的一段旅程。

  他就是刘云飞。

  是的,刘云飞回来了!

  邀约这次采访的时候,我的心里也在想,现在的刘云飞是什么样子。而见到他时,确实惊讶到他还保持着不错的肌肉线条,握手也相当有力,和那些才退役几年就发福的球员有鲜明的对比。

  刘云飞说,现在几乎每天都去健身房,在恢复身材的同时也在锻炼体能。确实,翻看刘云飞的朋友圈,几乎都是在健身房训练的照片或是自拍,每天的打卡和坚持,让刘云飞有了回归足坛的信心。

  “前段时间去了趟德国,看了看那边包括纽伦堡、拜仁等几个大的职业俱乐部青训,感觉和咱们这边确实不一样,还是多学习吧。我计划用几个月的时间把身体调整好,再熟悉球性,下一步打算考取教练员资格证,从D级开始一步一步来。”

■■

  可能很多球迷还记忆犹新,14年前的刘云飞有多辉煌。那一年8月的亚洲杯,在扑出伊朗队球员点球的那一刻,在喊出肯定要拿下小日本的那一刻,刘云飞成了全国球迷心目中的英雄。

  “比赛结束之后,我最后一个回的休息室,当时全体队友、教练、领队和工作人员集体鼓掌,我差点就掉下了眼泪,兄弟们都很挺我,集体荣誉感很强。”

  其实在很早之前,刘云飞就深知,若要在众人面前高光,就要付出加倍的辛苦,特别是在门将这一正式出道本来就晚的位置上:“我这个身材在守门员里算矮的,但我就是不服给别人打替补,总是憋着一口气。进国家少年队时开启了系统的训练,别人一天练四个小时,我就一天练六个八个小时,加练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我觉得运动员就得互相比,你比我好,我就要超过你,翻倍的努力才能达到目标。”

  2001的甲A联赛,刘云飞作为泰达队主力门将拿到了最佳守门员奖。甚至队友国门江津也只能是他的替补。年底,刘云飞就被米卢征召进入了国家集训队。不过,到了国家队,刘云飞却因为年龄小无法打上比赛,显得有些不适应,加上米卢更偏爱像江津这样身材的“欧式”球员,那次之后刘云飞就没有再入选米卢的国家队,最终江津、区楚良和安琪站上了世界杯的舞台。

  韩日世界杯之后,阿里汉成为了国家队的主教练,他更偏爱刘云飞这样的比赛型球员。很快,刘云飞就成为了国家队的头号门将,并在亚洲杯和世预赛中,为中国队镇守龙门。这也让很多津门球迷格外开心,如果中国队再进入世界杯,那主力门将是咱们土生土长的天津人。

  不过,在亚洲杯高光之后的世预赛赛场,就是连刘云飞也不愿意回忆的那段“被做掉”的记忆:“科威特半场时候利用补球网延迟开球,我们则是正常时间结束的比赛,科威特看着我们的结果最后多打了一个,真的特别遗憾。我们那届国家队很强,但这一年有两场最不应该输的比赛,一场是亚洲杯决赛,另一场就是输科威特,导致最后要比净胜球。”

  国家队的失意,加上在泰达队不上不下的的战绩,让刘云飞萌生了换个环境踢球的想法,就在此时来自上海滩的邀请打动了刘云飞:“我在天津队打了七八年的比赛,又是国家队主力,还是希望拿个冠军的。当时申花也有这样的想法,大量的买国家队队员。不过,天津队这边要价比较高,为了成功转会,我就没有要当年的年薪,又补贴了自己的钱,最后来到了申花。”

  但在上海滩,刘云飞也经历了最不想提起一段岁月,吸毒也成了他挥之不去的烙印:“到了申花队,一开始不让我打比赛,那时候年轻气盛,有点接受不了。然后因为交友不慎,接触了毒品,开始走了弯路。后来队里中途又让我回去,我就把毒品停了,想好好踢球。过了几个月,申花又不让我比赛了,那时候相当郁闷,又反复走回了弯路。”

  说到这里,刘云飞压低了声音:“在最辉煌的时候,我有那么多球迷的关心,但被曝光之后,我就把自己封闭了起来,不想见任何人,不再和外界接触。毒品能控制一个人,把你的精神拿住了,自己活的人不人鬼不鬼。”

  经历了多次反复和被曝光,刘云飞终于在2014年最后一次进戒毒所后想明白了:“我从那时候开始,就再没碰过毒品,我和那些不能戒毒的人还是有区别的。毕竟关注我的人很多,我也自我反思,如果再碰就不光对不起我自己了,也对不起所有家人、亲戚、朋友、球迷。一个人除非都没有牵挂了,没有再往后生活的想法,才会无限制的碰毒品。现在我把毒品当成了深仇大恨,别人跟我提都接受不了。”

  采访的最后,刘云飞也希望所有人能通过这个观察期,监督自己,也给予一个机会,重新证明自己。

  刘云飞,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