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教育|健康|同城|图集|惠购|世界杯

|注册|邮箱

新浪天津> 体育>津门赛事>正文

中国高尔夫刮起青春风暴 好苗子期待好结果

A-A+2013年5月6日16:43《球迷》报评论

叶沃诚叶沃诚

  在刚刚结束的沃尔沃高尔夫中国公开赛上,12岁小将叶沃诚一举打破了关天朗去年参赛时创造的欧巡赛最小年龄纪录。15岁的窦泽成则在比赛中打出287杆,排在并列33位,成为首位获得荣高棠奖的业余选手。而在他和叶沃诚的身边,还有15岁的白政恺与金诚。加上目前风头正劲,正在美巡赛赛场上征战并连创纪录的14岁的关天朗,可以说一群实力不俗的孩子正在全国乃至世界高尔夫球坛刮起一股强劲的“中国青春风暴”。就连欧巡赛赛事总监艾瑞克森也在本届中国公开赛落幕之际表示,“随着中国的高尔夫水平越来越高,包括关天朗、叶沃诚和窦泽成在内的年轻一代中国球员会表现得越来越好,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中国球员也会成为世界第一。”艾瑞克森描述的远景到底只是别人的美好祝愿还是真的会水到渠成成为现实呢?

  成名早≠未来一定好

  无论是仍在参加美巡赛的关天朗还是刚刚在中国公开赛上拿到“荣高棠奖”的窦泽成,其技术能力已经达到一定水平,至少在同龄人中,他们是绝对的佼佼者,但高起步与有好的结果之间并没有必然联系。

  本届中国公开赛开赛前,记者采访了最终获得第33名的窦建成,当时他就表示,希望在两三年后拿到中国公开赛的冠军,年轻人的豪气云天尽显无遗。然而事实上,即便是一个欧巡赛的冠军,也需要无数赛事的积淀,需要经历太多的磨练,要想夺冠绝非一朝一夕之功。在本届赛会上打破欧巡赛最年轻参赛纪录的叶沃诚,无论是在发布会上答记者问,还是在比赛中的举手投足,在训练之余都无法掩饰其还仅仅是个孩子的事实。“我不想要让他走得太快,毁了他。我有着对高尔夫、对他负责的职责,不能破坏这位小孩的未来。”叶沃诚的教练沃森对弟子的年少成名也有着自己的隐忧。

  竞技体育中的优胜劣汰历来残酷,真正能从年少成名走向成功还要经过漫长的大浪淘沙。近年来中国高尔夫涌现的优秀苗子并不少,但长大后归于平庸的却比比皆是。早在十年前,以苏东、胡牧等为代表的国内第一批青少年球手就踏上了留洋学球的道路。在业余比赛中,他们甚至战胜过美国联队。然而,当年被称为“中国未来的伍兹”的胡牧如今大学毕业后回国发展,目前仍在苦苦冲击亚巡赛的参赛卡,而他昔日的手下败将美国人布兰登·斯蒂尔两年前已经在美巡赛上夺冠。从业余转战职业,这些当年有实力和美国同龄人争夺冠军的少年英雄普遍后劲不足。

  此前,英国高尔夫前球王佛度就曾在关天朗参加新奥尔良精英赛之前提建议,要小关抵挡住转职业的诱惑。职业生涯应该从他赢得无数个业余冠军之后开始,而不是现在。“我觉得他应该保持业余身份。他需要赢下去,他要赢得厌烦了。他要在业余阶段赢得了所有比赛,然后再转职业。他还在成长,无论在身体上还是心智上。高尔夫这项运动我觉得有20年的黄金时期,你可以在这20年中处于最高水平。你是从14岁开始,到34岁结束呢,还是从20岁开始,然后到40岁结束?我想后者才是最聪明的做法。”

  虽然业余选手不能像职业球员那样在晋级后分享高额奖金,但相应地,作为业余选手也不必承担职业选手所要背负的压力,尤其对像关天朗等小将们来说,那种巨大的职业压力对于球员心理和生理上的考验绝对不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可以凭空想象出来的。曾经的美籍少年天才韩裔泰·崔恩便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他在2001年通过了美巡赛资格学校考试的所有三关,可过早转入职业的他却在巨大的压力下快速崩溃。直到9年后,他才通过选拔赛进入2010年圆石滩美国公开赛阵容。

  “他们现在是彻彻底底地享受比赛。”在本届比赛中表现并不算好的梁文冲就表示,“虽然我也享受比赛,但我依然会为奖金烦恼。”好在从目前来看,无论是关天朗还是窦泽成,他们都表示自己并不急于转职业,而是要先上学,这种淡定心态对于他们今后的成长或许是最为关键的。□

  与欧美逐渐拉平的起跑线

  虽然当今这批中国孩子们出成绩的年龄很小,但实际上他们的球龄却并不比同场竞技的“叔叔辈”选手们差多少。与张连伟、梁文冲这些“半路出家”的前辈们相比,像关天朗、叶沃诚这些孩子普遍都是从四、五岁便开始接受正宗的高尔夫熏陶,他们的起步至少不比同龄的欧美孩子晚。事实上接受高尔夫训练越来越低龄化也是全球高球界的普遍趋势,只不过中国的孩子们真正早早融入这一全球潮流,仅仅是近十年左右的事情。而近期这些“小天才”的井喷也正是这些年来中国家庭对高尔夫项目重视的结果。无论是关天朗、叶沃诚还是窦泽成,他们之所以能够从小与高尔夫结缘无不与其家长对高尔夫这一运动的认知有直接关系。而真正要将他们培养出来,没有一个相对殷实的家境也是不可能完成的。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送孩子到国外学高尔夫,其高昂的费用显然是难以负担的。本届沃尔沃中国公开赛上,国内世界排名第一的吴阿顺便谈到了这一现象:“现在很多家庭送孩子出国学习打球,这和中国家庭的生活水平提高及人们对高尔夫运动的认同分不开。国内的高尔夫环境和国外相比,还确实有一定差距,所以,父母把孩子送到国外接受教育也是很普遍的选择。一般的家长会选择两种学校,要么是专业的高尔夫学院,要么是有高尔夫训练、球队的大学,一年的费用在30万到50万元。”

  可以说,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中国孩子,由于他们自身、包括他们的家长更刻苦,或者说“更着急”,因此中国孩子更容易提前出成绩。“中国的家长比较专注,想早点看到孩子的成绩,他们往往把孩子的潜能比较早地挖掘出来。这也是有人讲过的容器理论,中国的家长总是急于将容器倒满,而国外的家长则更愿意先把容器做大,然后再往里面倒东西。”深谙当前青少年高尔夫选手成长模式的杨先生如是说,“美国小选手练得很轻松,而中国的孩子很少休息,他们拼命地练。”

  “为什么中国青少年的成绩特别突出?在国外,小孩子在一定岁数以内就让他们玩,目的是培养兴趣,而不是技术层面。但在中国,小孩子一旦打了高尔夫,家长就会让他像成人一样训练,花的时间比国外小孩多。你想想,人家是在玩,而我们已经在接受正规训练了,当然容易出成绩。成为一个好球手的因素很多,等外国的孩子冒出来的时候,国内的孩子已经在滑坡了,”一位专业人士分析,“很多职业球星都忠告过关天朗,高尔夫是一项长期的运动,最重要的是保持兴趣。”□

  奥运前景远非乐观

  尽管中国的高尔夫运动发展步入了快车道,近期更是有着一批的新星在国内外赛场抢眼,但事实上在高尔夫球“入奥”之后,中国的高尔夫球水平与世界水平之间的距离并未有实质性的缩小,中国高尔夫球的现实依然残酷。

  高尔夫运动重入奥运被视作中国高尔夫发展的契机。入奥4年,中高协成立了“中国高尔夫奥运之队”,高水平比赛在中国运作得不错,可中国选手的积分却仍然不够。截至目前,有资格去里约奥运会的只有女子世界排名第5的冯珊珊一人。相比亚洲领先的韩国,“世界排名前15位”的4张直通卡,韩国女子球员都已拿满了。男子方面,算上刚从美国大师赛拿到职业积分的关天朗,一共只有7人拥有世界积分,最高的是吴阿顺(167位),与奥运“世界排名前60位”的基本资格线还有很大的距离。

  和网球一样,高尔夫球也是一项极端个人化的项目,并不适合那种大规模“播种”再“收获”的模式。当今中国涌现出的这批人才,与其说要靠他们冲击奥运,不如说是靠他们起到一个示范作用,进而培养中国高尔夫球的大环境,让更多的孩子投入到这项运动中来。毕竟作为一名年轻的中国选手能够打进像美国大师赛这样的顶级赛事,这本身就是奇迹,更何况可以晋级。这种明星的示范效应对高尔夫运动在中国的进一步推广有着巨大的意义。如果未来有更多“关天朗”成长起来,中国高尔夫在世界舞台的崛起与兴盛也就为时不远了。

  对于中国青少年高尔夫选手的培养,中国高尔夫球协会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本届中国公开赛期间,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小宁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青少年选手最近涌现出了关天朗、叶沃诚等,但实际上6年以前我们已经开始了中高协和汇丰银行合作的未来之星计划,这个计划囊括了五六万人,其中较好一点的选手有3万人左右,大部分在16岁以下。这个计划已经实施了五六年的时间,青少年选手开始慢慢涌现了,其实和关天朗、叶沃诚同一水平的还不止他们俩,还有一批小孩都不错,以后大家会看到他们逐渐冒出来,我们是一个系统培养的计划,也包括了国青、国少队的组建和训练,包括每年近20个的青少年赛事、青少年夏令营等。”

保存|打印|关闭

视频推荐更多>>

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图集|惠购

新浪简介|新浪天津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