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赛季对于天津权健队而言是一个崭新的赛季,这里的新,不只局限于时间的推移,更代表着崭新的经历。这一年,天津权健队将要登上亚冠的舞台,向全亚洲展示自己。俱乐部董事长束昱辉之前说的梦想实现了,球迷们也希望能继续做这个甜美的梦,但残酷的现实却在赛季初给了权健重重一击,若不是束总及时调整,队内多方努力,2018赛季对于权健而言将会是一场噩梦。

  未进补令一切期盼成空中楼阁

  2017赛季,作为中超一年级新生就能抢到亚冠资格,权健队的出色表现无疑给球迷打了一针强心剂。接下来,球迷们期盼球队能在亚洲舞台上驰骋,而要想纵情驰骋,补强是必须的手段,但权健队恰恰在今冬补强上出了问题。

  由于俱乐部知名度越来越大,在很多交易中,权健成为被敲竹杠的冤大头,这无疑增加了球队引援的难度。加之中超新政的层出不穷,都如一道道枷锁捆绑着权健的雄心。虽然俱乐部一直在引援上默默努力,但“邹正门”的出现无疑给了俱乐部迎头一击,俱乐部形象受损的同时,邹正转会一事也打了水漂。而在转会最后时刻,束昱辉老板的那句两个重量级球员即将加盟,最终沦为外界笑柄,可以说在今冬的转会上,权健俱乐部做得很失败,不仅没能引来强援,更是放走了诸多可以打替补的球员,队内原本就不厚的底子变得更薄了,这也为之后的多线作战体力不济埋下了隐患。

  索萨理想很丰满球队现实骨感

  从冬训开始,索萨对球员的要求就与国外球员一样,技战术也趋向于全场紧逼,丢球后就地反抢。此外,相比权健此前卡纳瓦罗打造的4-2-3-1防反体系,索萨本人更倾向于3-5-2阵型的控球打法。索萨的想法很丰满,他希望在短时间内为权健打上自己的烙印,并踢出他希望看到的漂亮足球。

  但现实却很残酷,在今冬未能进补且还失了不少血的情况下,权健队队员一场球,两场球也许还能满足索萨的要求,但时间长了,这种要求对体力的消耗便逐渐显露。赛季开始后,权健队无论亚冠还是联赛,几乎是铁打的11人阵容,尤其是后防天团,基本没有休息过,过度疲劳令球员们在场上疲于奔命,失误不断,控制力下降的直接结果就是输球。

  虽然索萨也曾为此进行过轮换与尝试,但每一次的试错与纠错都要冒风险,付代价,而且现实也很残酷,手上能用的牌着实不多,足球又是一个看成绩的项目,一时间索萨的帅位风雨飘摇。不知是否是迫于无奈,索萨最终将球队改回了4-2-3-1阵型,为了解决球员疲劳问题,更是开始启用此前不敢轻易使用的U23球员,祭出“田忌赛马”的策略。在此过程中,今冬引援的不利被球迷看在眼里,球迷的怒火直指俱乐部管理层。

  李玮锋回归球队重拾昔日感觉

  最终,集团董事长束昱辉做出决定,让李玮锋回归一线队。李玮锋的回归虽然不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最起码起到两个作用,一、稳定军心,团结队内队员,二,向球迷亮明姿态,俱乐部知错就改。在李玮锋回归后,外界的质疑声逐渐归于平静,困难时期队内也更加团结。

  无论索萨还是李玮锋,都希望能够带领球队走出困境。这与卢森博格时期的更衣室不合不同,此时的权健队实际上很团结,但结果不尽如人意,还是因为之前挖的坑总需要去填。足协杯的早早出局对本赛季的权健队而言是好事一件,这样球队便可以专心亚冠和联赛赛场。而在不断尝试的过程中,索萨也发现了像苏缘杰、吴伟这样的潜力小将,可以说权健队有些因祸得福。而11轮战罢,比上赛季仅少1分,且杀入亚冠8强,这样的成绩也令索萨得以喘上一口气。

  平静后问题仍在索萨不能放松

  虽然在间歇期前,权健队的成绩还算可以。但索萨却不能放松,因为相比同城兄弟泰达队的“个性鲜明”,索氏权健究竟是个什么打法,究竟踢的什么套路,依旧不清晰。可以说,比赛更多时候,是队员们精神力占据了上风,是帕托这样外援的个人能力主导了结果,这对想要更上一层楼的权健队而言显然是不行的。

  此外,如何利用好今夏最后一个内援的引进名额也是重中之重。此前,由于不看好晏紫豪、钱宇淼等小将的表现,索萨将这些权健生力军下放预备队,如今尝到苏缘杰、吴伟带来的甜头的索萨,很有可能会将这些球员上调以补充一线队厚度。

  不得不提的是,莫德斯特和帕托的使用将依旧是困扰索萨的一道难题。若在这个间歇期能够妥善解决好这些问题,本赛季的权健队的成绩还是十分可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