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教育|健康|同城|图集|惠购|世界杯

|注册|邮箱

新浪天津> 体育>天津之队之女排>正文

一家三口平易近人 宝泉:我眼睛其实挺大的

A-A+2013年5月11日10:13天津网-每日新报评论

王宝泉

  工作中的王宝泉一丝不苟,生活中的这位铁帅则不乏可爱之处。婚纱照的整个拍摄过程中,王宝泉一家三口不仅毫无架子平易近人,而且还频频搞笑,让整个片场笑声不断,气氛极为活跃轻松。

  还好不用粘假睫毛

  拍摄从早晨10点半准时开始,第一项工作自然是化妆。这个环节没有王宝泉什么事,他独自坐在化妆间等待着妻子和女儿化妆完毕。等待女人化妆很需要耐心,王宝泉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兴致勃勃坐在徐玉英身后,期待着妻子在眼前有一点点又回到了新婚时的模样。

  “这是粘眼睫毛吧?”看着化妆师拿出了假睫毛,王宝泉问道。

  “是啊,王指,您还懂这个?”化妆师笑着回答。

  “还好我们男的用不着,眼睛多难受啊。”王宝泉话音刚落,徐玉英接过了话茬儿:“你就是想粘人家也不给你弄啊,再说你那眼本来就不大,再粘上睫毛,就更睁不开了……”

  拍摄写真对于男人来说是极为考验耐心的,化妆完毕刚刚拍摄了一套造型,就已经是中午时分。午饭过后,徐玉英和王茜去换服装,王宝泉则坐在沙发上见缝插针打起了瞌睡,“这么多年当运动员,生物钟改不了了,一到这个点就犯困,午觉要是不睡一下午都没精神。”

  “那今天您可睡不了了。”记者说。

  “没事,闭会儿眼就管用。”

  话虽这么说,不过显然午睡的泡汤还是让王宝泉在下午拍摄刚开始时有点“睁不开眼”,偏赶上影棚里灯光比较昏暗,更是刺激了他的困意。

  “王指,往这看,眼再睁大点,对,再大点。”不了解情况的摄影师还在一个劲儿地调动着两位“新人”,王宝泉的眼睛成了重点关照的部位。徐玉英此时笑着打起了圆场,“大伙别怪他啊,他眼就这么大了,呵呵。”

  “谁说的?”王宝泉突然努力睁了睁眼,“我眼其实挺大的,就是没睁开,你们看,是不是不算小。”此言一出,全场笑翻。

  王茜 我真成“打酱油”的了

  王茜的参与成为整个拍摄过程的亮点,尽管自称只是来跑龙套的,但看着父母重拾青春岁月,王茜的积极性也是越来越高,拍摄的劲头也是越来越足。

  为了让这一家三口先找找感觉热热身,写真的第一套造型摄影师选择了便装,王茜与父母同上阵,一起拍摄了一组温情无比的全家福。从第二套造型开始进入正题,王宝泉换上了燕尾服,徐玉英一袭洁白的婚纱,王茜则是一身可爱的小礼服。

  因为选衣服耽误了一点时间,王茜换好服装时王宝泉和徐玉英已经进入影棚开始拍摄。王茜一进棚看到父母如此隆重惊艳的造型,先是满脸的惊喜,紧接着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跟摄影师商量起来,“他们这身造型,我再参与就不太合适了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先在下边等会儿,待会儿就安排你上场啊。”摄影师回答。

  “好好。”王茜显然还是很期待与父母一起成为这个时刻的主角,等待期间她也没闲着,她一直举着手机,拍得不亦乐乎。

  这组造型拍了比较长的时间,随着摄影师的一句“OK,换服装”,半天没敢喘口大气的王宝泉和徐玉英终于放松了下来。这时王茜一句话逗笑了所有人,“啊!完了?不是还说让我上吗?”

  “好么,把你给忘了,不好意思,来王茜,上场。”摄影师赶紧又端起了机器。

  王茜此时笑了起来,“我这等半天了,就怕把我给忘了,归其还是忘了,呵呵,我真成打酱油的了。”

  把衣服都“挣裂”了

  因为身材过于高大,给王宝泉选择服装成了此次拍摄的一个难点。记者提前让王宝泉带一身自己的西装来,哪知王宝泉说:“我自己买的西装还是年轻时候的呢,这些年光穿运动服了,最近两身新的西装还是比赛赞助商发的,也不能穿着那个拍婚纱啊,你们就看着安排吧。”

  万幸的是,影楼准备的西装和燕尾服,最大号王宝泉还都能穿,只是几件衬衣实在瘦小了一些,王宝泉每次好不容易系上扣子都不敢再随便解开透气,就怕很难再系上。这还算好的,西装和衬衣毕竟好歹还能上身,西服坎肩可是打死也穿不上了。工作人员只好拿来一件后背“打开”的西服坎肩让王宝泉穿上,然后用曲别针把后背部分别上。

  王宝泉好不容易“穿”上了这件西服坎肩,正巧不知道情况的徐玉英换好服装从化妆间出来,一眼就看到了丈夫背后的“惨状”,“哎呀,宝泉,你怎么都把人家衣服给挣裂了,实在穿不上别楞穿,回头多少钱赔给人家啊。”

  “瞧你把我说的,我有那么大劲儿吗,这是人家的万能坎肩,多胖的人都能穿。”王宝泉一脸的委屈。

  工作人员赶忙解释说:“徐老师,不是王指挣裂的,这坎肩本来就这样,不用赔不用赔。”

  站在相机对面 习惯了

  写真的最后一组造型在室内拍摄,拍摄全部结束后,所有摄制组工作人员与王宝泉夫妇要留影纪念。拍照地点选在了外景地的一处空场上,摄影师把自己的相机架在三脚架上,摆在空场中央,然后又返回室内收拾其他器材。

  徐玉英此时坐在室内休息,王宝泉则到空场上透气,看了看相机的位置,他很自觉地就站到了镜头的对面。等了一会儿,所有工作人员收拾好东西才先后来到空场上,王宝泉这时发现,怎么其他人都站在相机周围?正在纳闷的时候,摄影师姗姗来迟,他在人群中遍寻不见男主角,环视一周这才发现了站在远处的王宝泉,“王教练,您站在那边干吗,过来照相啊。”

  “啊?相机不是在那边吗,在那边怎么照?”一边说着,王宝泉一边走了过来。

  此时徐玉英也来到了空场上,她也被这一幕给弄晕了。

  “我们习惯是跟拍照对象合影时,要把自己的相机也照进去,体现大家的工作状态。”摄影师解释道。

  “好么,我这么多年站在摄像机、相机对面习惯了,刚才就特自觉地早早站到那边去了。”王宝泉笑着说,“哪知道起大早赶了个晚集,我刚还纳闷呢,你们这么多人都站在这边,难道是准备每人挨个上来跟我们合影吗?”

  “您这想法不错,我们一直想说还怕您嫌烦呢?”王宝泉这句话其实早就憋在大家心里,话音未落工作人员就响应起来。

  王宝泉笑着回答:“没问题,咱先合影,然后再单独照,绝对满足所有要求。”

  新报记者 孟凡强 摄影 实习生 陈玓怡 吴非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天津|新闻|城市|视频|体育|美食|时尚|乐购|文娱|旅游|汽车|图集|惠购

新浪简介|新浪天津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