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一个姑爷半个儿”,现如今甚至很多当婆婆的开玩笑说:“儿子都快成给别人养的了。”可见姑爷对于女方家庭的重要性。在天津,“大年初二”与“大年三十儿”“大年初一”“大年初五”“正月十五”比肩齐名,是春节中重要的年俗节日,只因它有一个名字—姑爷节。

  这一天,是天津的姑爷们给岳父母大人拜年的“法定日子”。一大早天津街头便会出现类似大迁徙似的景象,丈夫双手拎着各式各样的礼品,妻子带着孩子,一家三口奔赴女方家。一进门姑爷就干活,表现得十分积极。而将姑爷视为“座上宾”的天津丈母娘们,也会在这一天中午请辛劳一年的姑爷们下个馆子,以作答谢。

  谈到天津独有的姑爷节,民俗专家王和平表示,老天津初二年俗之所以是回娘家,因为以前春节只放初一、初二、初三共三天假,初一在男方家走亲戚,初三要准备转天上班了,所以回娘家就安排在了初二,不过那时女方自己一个人回娘家的比较多。至于姑爷节是近几十年才兴起的,而后逐渐形成年俗,具体时间无法考证,大约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就已经形成了趋势。不过具体起名为“姑爷节”的叫法则稍微晚一些。他还记得姑爷节差不多是和“黄大发”同时在津城兴起的,报纸上那时出现“姑爷节”的叫法,当时还配了张图:一辆玻璃上面贴了几对吊钱的“黄大发”停在那儿,等着双手拎满礼盒的姑爷上车。后来相关的报道越来越多,提倡这种夫妻双方回娘家的行为,逐渐形成了舆论。

  津味作家郭文杰也认为,那时私家车还不普及,“姑爷节”叫法的兴起与“打面的”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一天能看到不少提着东西、带着孩子在马路边等黄大发的三口之家,一等就是很长时间,像夹道欢迎的人群一样,已经成为津城街头一道独特的景观。当时甚至还流行过“打面的”的窍门,比如“晚一会儿出门,在小区门口等车”“礼品提前买好,当天出门就上车”等。

  他还指出,通过姑爷节的兴盛,也能从侧面看出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以前媳妇只身一人回娘家,如今丈夫不仅要陪同,还要向岳父母致敬,买礼品孝敬岳父母。这在以前的社会,是难以如此普及的。天津人好面子,讲究礼尚往来,特别是上了年岁的老天津人更是如此,姑爷们行如此“大礼”,丈母娘们自然也得有所表示,所以就算家境一般,也得由丈母娘挑头,中午全家一块儿下个馆子,所以这一天街头巷尾人流如织,饭馆酒店家家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