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红吊钱家家挂

  如果您现在去古文化街逛一圈,您准看到的是一片火红的“海洋”。处处都挂着红艳艳的吊钱,有大有小,有长有短,此时恰是这些卖吊钱的生意最好的时候。可以说在天津,吊钱是卖得最好的年货之一,几乎是每家必买每家必贴。除非家里人有这方面的手艺,很少有家庭自己做吊钱,基本上都在摊位上买,也没有多少钱。

  年前,家家户户都会贴上火红火红的吊钱,上面一般写着“四季平安”“五谷丰登”“福寿双全”“万事如意”等,也有些上面就写了一个简简单单的“福”字。不仅家庭,商场、店铺、宾馆、饭店等也会在过年时贴上各式各样的大型吊钱,上面写的内容则略有不同,大概是“招财进宝”“恭喜发财”等。此外还有刻的聚宝盆、摇钱树和福、禄、寿、禧字样,以及四幅一组的吊钱,样式是多种多样。

  红红的吊钱看着相当喜庆,但挂吊钱也是有规矩的,尺寸并非越大越好,应与自家门窗比例协调。此外老天津人在挂吊钱的时候,不论贴多少,都要取双数,讨个“成双成对”、“好事成双”的彩头。

  如果宽泛地来讲,其实吊钱在北方其他一些城市也有,叫“挂钱”,这种东西只局限于北方,南方主要还是以贴窗花和对联为主。不过即便如此,北方其他城市一方面没有像天津这样形成一种约定俗成的年俗,达不到天津人这种挨家挨户贴吊钱的广度和密度,另一方面其他城市的吊钱是五颜六色的,而非天津人独爱的这种火红色吊钱。那么为何吊钱唯独在天津如此盛行?记者走访了多位民俗专家学者,探寻其中缘由。

  津味作家郭文杰对记者表示,咱们现在俗语“二十九贴倒酉”,这个“贴倒酉”咱们现在理解就是贴吊钱。“酉”是地支的第十位。“酉”属金,“倒酉”就是“金到了”的意思,这个早在明朝时期就已经广泛存在。他指出在结束近百年由蒙古族建立的统一帝国元朝的统治后,朱元璋在位时曾极力推动恢复汉族中原文化,许多民俗都在那时萌芽或重新兴起。当年可能贴的就只是小纸片,而后发展成了我们现在的吊钱。天津人在习俗传承上有着近乎执着的坚守,除了贴吊钱,在制作吊钱时自古传下来就是用刻刀刻,所以即便后来有了使用起来更便利的剪刀,但依然很少用剪刀去剪吊钱。天津人喜红火、喜热闹,用老天津话叫喜“火氛”的民俗与性格,至今仍未改变。

  天津民俗学者王和平则认为,吊钱之所以能传承如此之久,一方面是天津人恪守民俗的性格使然,另一方面也因为吊钱自古至今都属于价格低廉的物品,百姓都能消费得起,就算家庭条件不好,过年也会挂吊钱图个吉利,过年过的就是一个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