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0日开幕的第五届世界智能大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高文,中国工程院院士、阿里云创始人王坚,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分别围绕城市大脑和智慧城市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高文认为,最理想的城市大脑是一个AI集群系统,现在城市大脑的演进已经由旧体制进入到了新阶段。王坚表示,城市大脑的一个根本出发点是改变了人们对城市的认识,中国是最有机会在这个时代率先完成城市数字化的。刘庆峰分享了科技适老的经验,并以此说明“整个社会可以因人工智能而变得更有温度。”

  1 高文:城市大脑已经演进到了新阶段

  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鹏城实验室主任高文。

  城市大脑是整个智慧城市的中枢系统。这个中枢系统里面需要有计算的部分,即“脑”的部分,还需要有感知的部分,比如说眼睛和触觉。触觉就是埋在地下的线圈之类,眼睛现在就是布在各个角落的摄像头。现在城市大脑的演进已经由旧体制进入到了新阶段,但旧体制的东西还顽固地待在那里。怎么让旧体制的东西演进到新体制,这是下一步的任务。

  新体制是强有力的计算底座,比如云计算等,旧体制就是摄像头。目前城市云有各种各样配置的方式,比如说有的城市大脑放了很多的服务器,变成一个服务器的集群系统;有的是把它做成一个超级计算机。实际上最理想的城市大脑是一个AI集群系统,希望接下来在人工智能服务器集群系统方面再上一个台阶。

  2 王坚:城市大脑改变了人们对城市的认识

  中国工程院院士、阿里云创始人王坚。

  城市大脑的一个根本出发点,就是改变了我们对城市的认识。现在大家对城市的认识都是按行业、按部门来认识的,这个城市是极其碎片化的,对部门也碎片化了,对行业也碎片化了。

  所以城市大脑对城市最基本的理解,就是这个城市是需要有一个整体。如果城市不是一个整体的话,是难以高效运行的。城市大脑就是用城市在数字化时代留下最宝贵的数据资源,来优化公共资源的使用,这也使得我们有机会对城市进行重新认识。

  最初做城市大脑是从交通领域开始的。当全世界的城市都是用机动车保有量来衡量一个城市的交通情况时,城市大脑使我们发现,其实用机动车保有量来衡量城市交通情况是极其不严谨的,最好的方法是机动车的在途量。而这两个数字的差别是巨大的。这也让我们有机会去试验,能不能让城市不限行。

  曾经有交通专家跟我讲,就他所知的范围,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城市采取限行措施后又取消掉,他说这是一个“会上瘾”的措施。我们在南昌建城市大脑之后,南昌就成了我知道的世界范围内第一个从限行又改成不限行的城市。南昌曾限行了整整10年,但去年把限行取消了,结果是交通拥堵指数环比还下降4%。这就是数字科技的力量。

  以我自己的观察来看,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城市真正完成数字化。电的原理的发明都不是在美国完成的,是在欧洲完成的,但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完成城市的电气化是在美洲完成的。尽管数字化的一些早期的技术不是在中国完成的,但是以今天中国发展的速度,我相信中国是最有机会在这个时代率先完成城市数字化的,这也是做城市大脑的意义。

  3 刘庆峰:人工智能可以带动社会更有温度

  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

  目前我们已对1300多户重点关爱人员进行了“银发关怀”试点服务,累计提出重要警告2185次,比如说有老人在家里突发脑梗,系统自动赶快预警,如果有老人离开家,突然发现后台数据不对,马上通知他们的家人。

  这个逻辑是怎么做到的?首先是根据政府后台水电气数据,如果发现老人没有按时起床、按时吃饭、按时洗漱,系统就自动触发拨打电话去询问。如果正常,就备案在后台,如果不回答有问题,就先通知他们的亲属上门,亲属在给定时间内通知不到或者上门不了,社区人员再进来,极大提高了社会服务的效率。

  假设原来服务300万老人需要3万人,现在可能30个人+人工智能就可以提供科技适老的整个服务。这样的业务如果能够服务上亿的家庭,就可以带动整个社会因人工智能而变得更有温度,同时也带来很好的产业链升级机会。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