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伴没有儿子,却有一个好姑爷。我和老伴退休后在女儿家养老,和姑爷生活在一起,我们把他当成儿子,他也把我们当成父母。别看他在单位表现的很严肃,员工们见了他都“点头哈腰”,因为他是一个领导,可他一回到家,马上变成一个孩子,先到我们屋去看我们,叫一声“爸!妈!”。有时他下班有应酬回来晚了,也会到我们屋作个鬼脸给我们看。

  有一年快过年时,他开车拉我到一家老年服装店,快进门时对我说:“爸,快过年了,我想给您买几件衣服;你随便挑,愿要哪一件咱就买哪一件。”平时我是在夜市买二三十块的衣服穿。那次他给我花了500块钱,至今那衣服没舍得穿几次。

  我70岁生日时,一家人为我祝寿。姑爷对我说:“爸,您有什么愿望尽管说出来!”我一想,我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写作和摄影,如果把发表的那些文章和摄影作品汇编成书该多好哇!我一说,他爽快的答应了:“好!我支持,花多少钱我包了!”几个月之后,一本132篇文章的《古稀回首》和一本装帧漂亮的《索发祥摄影集》出版了。去年我80岁生日时,他又为我出了一本书,这是我几十年写出的我国名人故事的汇总,我给它起名《名人轶事集》。出这几本书是我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期盼,是姑爷帮我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更感动人的一件事是,和我相依为命的老伴因病去世,使我悲痛欲绝。天南海北的亲人们相继赶来吊唁,姑爷和两个女儿陪着一拨一拨的吊唁人,然后又安排外地来人的吃和住,紧接着又是火化,就像一个儿子一样,把我老伴养老送终,其孝心感天动地。

  归根结底,还得说我们看准了人。我的姑爷和我女儿是在南京上大学时交的朋友。通过几年的交往,女儿觉得他是一个诚实可靠的青年。毕业后带他到天津来找工作,先在大港三号院找到一份工作。那时我家住在河东十二经路,十多平米一间小屋晚上睡四口人十分拥挤,于是他找来一个草帘子铺在地上睡,每天早晨五点多就得起来,去赶郊县的公交车。而他工作干的很出色,不但没迟到一次,还常受到领导的表扬。

  有一天晚饭后,女儿和他到海河边散步,忽然听到呼救的声音,他跑去一看,有人跳河了。他不知道这海河有多深,有没有障碍物,只脱了一件外衣,跃身跳入河中去救人。当时已是深秋时节,当他把轻生妇女救上岸时,冻得他浑身发抖。他这种舍生忘死的精神深深感动了我。纵观他所有表现,我认定他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好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