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狼烟”

  早年投奔伯父、伯母的台湾生活,使得陈化成对台湾的地理环境、民风民情相当了解,为他后来出任台湾镇水师副将、台湾镇总兵奠定了一定的基础。道光六年(1826),台湾发生大规模的民间械斗,陈化成率部火速赶往台湾,当他会同另外两支清军水师三路并进,对淡水厅、澎化县、嘉义县的械斗乡民实施合围后,从爱民的角度出发,提出“围而不打,威而不怒,离而不弃”的策略,以不动枪炮、促其和解、开仓济民、劝导农耕为上,奏请朝廷核准。于是,一场波及一厅两县的械斗以和平方式予以平息,道路交通、社会秩序很快恢复正常。长期遗留下来的民间历史问题迅速而顺利地得以解决,道光皇帝接到奏报,不禁高兴地对满朝文武大臣说道:“边陲安定,朕可少忧也。”并认为陈化成在平息过程中“善解民意,实为忠勇”,“功勋卓著”。

  福建水师提督兼辖台湾、澎湖防务,每隔两年都得出巡一次。道光十三年(1833),陈化成出巡台湾时,成功地处理了一件长期搁置的“难事”。按规定,台湾每年都要内运几万石粮食到厦门,交付福建水师提督以作军饷。但自嘉庆初年以来,“海氛不靖”,海路不畅,海运受阻,历年积压的军粮越来越多,贮藏不便,且有霉变之忧,而台湾道、府官员又不敢随便动用、处置。曾有人建议改为“折色”,即将这些军粮在当地出售,折成银两交付。可前任水师提督等人想从中谋取私利,百般阻拦,久拖未决。台湾知府姚莹与前来巡行的福建水师提督面商此事,陈化成认为这是一桩“兵商两便”的好事,也不难做到,当即核准照办。只要排除个人私利,难事一点都不难办,一桩久悬未决的“公案”,就这样被陈化成化解于无形之中。

  一方面,是刚愎自用、颟顸无能、中饱私囊的官员充斥衙门;另一方面,则是陈化成清正廉洁、雷厉风行的执政作风与关心公益、诚挚为民的人文情怀。两相映照,陈化成的高风亮节便显得格外突出而可贵。

  如果不是东南沿海突起的“狼烟”,也许,陈化成就在福建水师提督的职位上,终老于厦门了。

  道光十九年(1839)四月,林则徐虎门销烟;九月,广东水师提督关天培在穿鼻打退英军的挑衅与进攻;十二月,两广总督林则徐奏请加强福建、浙江、江苏沿海防备。“山雨欲来风满楼”,中英冲突愈演愈烈,一场大战不可避免。正是在此严峻的形势下,陈化成临危受命,于道光十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调任江南提督,执掌地位重要但守备薄弱的江南防务。

  此时的陈化成,已是六十五岁高龄的老者。由两鬓斑白到白须飘飘,陈化成在福建水师提督任上干了整整十年。

  九州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