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信部副部长

  陈肇雄

  人工智能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注新动力

  “人工智能在推动经济繁荣、民生改善、保障国家安全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人工智能技术产业发展迈入了新阶段。”工信部副部长陈肇雄说。

  陈肇雄介绍,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人工智能相关企业达到2000多家,人工智能核心产业规模超过180亿元,相关产业规模达到2200亿元。在智能产品方面,智能网联汽车、智能服务机器人、医疗影像辅助诊断系统等智能化产品已经有较好的技术和产业基础,部分产品和应用走在了国际前列。

  “人工智能催生智能产品开辟发展新空间,变革生产方式,打造转型新动能,培育产业新生态,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陈肇雄说,具体地说,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催生了智能网联汽车、智能家电、智能机器人、智能机床等新型智能产品,展示了广阔的市场前景。

  陈肇雄介绍,在变革生产方式,打造转型新动能方面,人工智能在制造业各环节广泛渗透,加速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全面提升工业经济的发展质量和效益。在培育产业新生态方面,人工智能与制造业、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为制造企业与互联网企业、人工智能企业合作创造了新机遇。

  陈肇雄介绍,下一步,工信部将着力推动人工智能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发展,将培育智能产品作为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的重要牵引,聚焦智能网联汽车、智能服务机器人、智能无人机、视频图像身份识别、智能语音交互系统等重点产品,用好已有的技术和产业基础,进一步扩大细分领域发展优势,形成由点到面的突破,实现规模化发展;将实施智能制造作为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的重要抓手,推进智能制造关键技术的集成应用,继续实施好智能制造专项,开展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加大重点领域生产线智能化改造,批量生产及应用;将夯实关键软硬件作为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的重要基础;将构建支撑体系作为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的重要保障,推动制造行业建设并开放多种类型的训练资源库、标准测试数据库和云服务平台等,支持制造企业开源开放平台建设,建立人工智能网络安全保障体系,推动各地区产业差异化发展。

  本报记者 吴巧君

  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

  张瑞敏

  以人单合一模式创物联网生态品牌

  提起“人单合一”,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语气中都是满满的自豪:“我们中国企业在改革开放后没有自己的商业模式,80年代学日本的全面质量管理,90年代学美国的六西格玛。现在我们的老师都遇到困难了,就是因为指导这个模式的理论今天不适用了。海尔‘人单合一’的管理模式从2005年开始推行到今天十几年了,这个模式是国际上没有的、我们独创的。现在全世界管理学院都对我们这个模式非常感兴趣,就是因为我们引领了模式。”

  让张瑞敏如此骄傲的“人单合一”究竟是怎样“神奇”的管理模式呢?张瑞敏给出了答案:简单说“人”就是员工,“单”不是狭义的订单,而是用户的需求。把员工和用户的需求融合在一起。怎么融合到一起呢?就是员工要创造用户的价值,体现你自身价值。如果你不能创造用户的价值,你必须离开。电商的出现是因为移动互联网,而物联网一定是人工智能,所以人工智能到最后所创造的就是物联网,物联网的生态品牌。

  在海尔,“人单合一”的管理模式,将组织和薪酬都进行了彻底的颠覆。张瑞敏说:“我们把几万名员工中的1万多名的中层管理者去掉。两条路,要么是创业,要么是离开,没有中层管理,而是变成企业的创业平台。找到一个创业项目,几个人可以自己凑到一块创业。如果没有风险投资,你们必须解散。我们这儿也不定薪酬,你创造的用户价值有多少,你就可以拿多少薪酬。如果你没有创造用户价值,你就必须离开。”

  兼并失败率最高的就是国际兼并,因为文化不同。海尔兼并了很多国际化企业,搞了一个“沙拉式”兼并。张瑞敏解释说,沙拉的蔬菜保持各自原来的形状,相当于每个企业各自不同的文化。但是,沙拉酱是统一的,这个沙拉酱就是“人单合一”模式。比如,日本的团队精神很强,我们保留他们的团队精神,但团队精神不是听领导的,而是听用户的。日本这个企业亏损了几年,在我们兼并以后的8个月就开始止亏。

  张瑞敏说:“将来一定是大规模复制时代,而最有价值的是不能复制的产品。什么是不能复制呢?信任。你必须建成一个生态系统。要获取用户的信任不是一个企业能完成的,就变成了生态系统,生态系统的各个方面将满足用户的体验。”本报记者 张璐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马云

  今天的教育必须改革

  马云称,我们今天的教育必须进行改革。

  “如果我们今天教育的所有的方法跟过去100年没有区别的话,过去100年是机器时代、是工业化时代,我们是知识时代,再按照这样的方法教育孩子,很有可能未来的孩子出来真找不到工作了。未来我们人类跟机器比谁聪明、谁记得快、谁背书背得好、谁算得快根本没有机会赢。我们对孩子的教育要有创造力、创新力,我们要让孩子有担当力、让孩子有责任感、让孩子有家国情怀、让孩子有全球观。”马云说。

  马云认为,对现有人才的培训,应该高度关注“80后”“90后”“00后”。因为他们并不觉得互联网会带给自己多大的冲击,他们敢于尝试。我们需要的不是专家的心态,我们需要的是学习者的心态,改变自己的心态。“中国每年有2000万的新生儿童。我们这些新生儿童,有的人会读书,有的人会体育,就像木头,有的是红木、有的是杉木、有的是楠木,不能拿到木板厂统一冲出来做成三夹板,我们应该认真把他们分类进行教育,以不同的教育方法入手,只有这样,我们才有可能赢得未来。”马云说。

  马云还认为,今天创新的主战场不在大专院校,最优秀的人才聚集在企业里。机器不管多厉害,也不可能取代人类,面对技术革命,人类要有足够自信。“人是有智慧的,动物是有本能的,而机器只有智能,人类社会正在从知识时代走向智慧时代,智慧时代就是体验时代。”他说。 

  “未来会出现很多机器,但不具备智慧,人类才具备智慧。机器工业化,人的工作时间会大大缩短,服务业、制造业会发展,那时将恢复到机器做机器的事情,人类做人类的事情。”马云说。

  马云表示,决定世界未来的不是技术,而是技术背后的人,是技术背后的理想、梦想和价值体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对美好世界的追求、对和平绿色可持续的追求,人类永远会具备,而机器不具备,人类要有足够的自信。

  谈到对天津的印象,马云说,我觉得天津变化还是挺大的,城市越来越干净,越来越现代化了。“最大的变革是上次绿公司年会中,看到天津正在进行解放思想的一种思考,我觉得城市变革中如果人的思想没有变革,最后还是会变回去的。去年智能大会我来了,大会提出了对智能世界的理解、对智能未来的理解,这是非常具有引领性的。作为老工业基地,天津的思想正在发生变化,行动也在发生变化,我听了很感动,也很兴奋。今后天津将会鼓励发展各种创新型企业,这些东西都是很令人鼓舞的。”马云说。

  本报记者 吴巧君

  浪潮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

  孙丕恕

  大数据释放新智能

  “今天,天津发布了海河英才计划,很具体、很有力度,更加坚定了大家推进智能产业发展的信心。”孙丕恕在本届智能大会主论坛演讲的开场白中先为天津点了个赞,他说:“浪潮将北方总部放在天津,正是看中了天津开放包容的良好营商环境,天津自身工业基础雄厚,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应用工业互联网打造新业态方面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孙丕恕认为,今天的社会变化快,根本原因是脑子变得“灵光”了,背后是计算力的快速提升,关键计算、高性能计算、云计算、AI计算、边缘计算、量子计算快速发展,计算无处不在,我们每个人都受益于计算力的提升,同时促进了大数据产生。智能时代,我们不仅要做到“心中有数”,更要“心中有‘数据’”,通过打造数据流通应用生态,在海量、无序的数据中洞察规律、发现价值。而在大家获取的有价值数据中,20%是互联网数据,80%是组织数据,组织数据中的80%由政府掌握。

  孙丕恕认为,随着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得到了快速发展与深度应用,正引领社会进入智能时代。新时代所有组织的运转核心,是由系统和数据构成的“大脑”。没有“大脑”的组织,将成为管理、运营和发展上的“低能儿”。因此,浪潮倡导融合A(AI人工智能)、B(Block Chain区块链)、C(Cloud云计算)、D(Data数据)打造智慧城市、智慧企业大脑,加快智慧城市建设和智能产业发展,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对于浪潮而言,我们大力推动将云计算和大数据结合,2017年,企业界有两个比较知名的事件,一个是马云的阿里巴巴推动浙江的10万家企业上云。在山东,浪潮推动了20万家企业上云,这推升了工业互联网的发展。”

  “智慧城市建设要经历公共服务网络化、城市管理智能化、城市发展一体化三个阶段。”孙丕恕说,围绕现阶段的“公共服务网络化”,浪潮提出了“一平七通”理念,即先行构建一个统一的数据汇聚和计算平台,打造智慧城市大脑,并率先开展便民出行一路通、居民健康一卡通、公共安全一网通、和谐社会一格通、市民办事一站通、智慧金融一贷通和爱城市网一点通七个通建设,并逐步拓展旅游、扶贫、教育等方面,让市民感受到智慧城市建设的整体智慧,充分享受智能科技发展的普惠成果。

  本报记者 孟兴

  中国工程院院士

  邬贺铨

  数字化转型有赖于人工智能支持

  在智能大会第二场主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发表了题为“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平台”的演讲。他表示,工业互联网是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主要载体,是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的基础。工业互联网以智慧工厂为目标,促进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成为数字经济的新动能和智慧社会的支柱。

  邬贺铨表示,今后移动通信应用到工业互联网,除了传统的工业软件,还需要有面向特定场景的应用开发。比如沈阳鼓风机厂开发了专门的云服务平台,将1600多台已经销售到全国各地的大型鼓风机利用云平台进行监控,减少客户的非计划停机,提升了运行效率,降低了能耗。“工业互联网通过无线通讯技术进行大数据分析,可以将实际运行状况完全反映到网络上来,实时监测工厂运行状况和已经销售给远端客户的产品状况,通过网络指令来修改和调整实际运行。”

  大数据引导企业的工业化、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国外传统制造业企业转型的趋势。“比如GE公司,本来是生产飞机发动机的,但他们产品收入只占30%,保养服务收入占到了70%,成功转型为生产性服务业公司。波音公司设计制作飞机有8000种软件,其中1000种市场买得到,其余7000种都是自己开发的,因此波音公司也是软件公司。西门子有17000名软件工程人员,所以西门子也是欧洲第二大软件公司。” 邬贺铨举例说。

  “我们知道,阿尔法狗用了多台设备48个CPU收集世界上所有围棋棋谱,经过3个月的人工训练,战胜了李世石和柯洁。但新一版的阿尔法狗用的设备量非常少,没有收集任何棋谱,只是了解了围棋的规则,经过3天自学,它已经没有对手了。也就是说,它并不完全靠死记硬背,而是靠深入的理解。所以未来30%的数字化转型都会有人工智能来支持。”

  提到未来的趋势,邬贺铨表示,区块链将在工业互联网里得到应用。未来硬件的价值体现在软件,网络连接的价值转到云,商业模式从产品转到服务。“今后工业互联网的规模将非常大。到2025年,全球工业互联网增加值将占到全球GDP的一半。GE公司曾经分析过飞机、电力、石油、铁路、医疗五大领域,如果工业互联网只发挥1%的效率,15年内这些领域经济的增长红利将达到270亿美元至900亿美元。” 本报记者 陈璠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

  曲道奎

  机器智能驱动制造模式变革

  从智能产品到智能装备、智能制造以及智能设计、智能管理等等,这一切构成了智能时代的来临。此次大会,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曲道奎将目光聚焦在了工业智能革命上。曲道奎认为:“智能机器的顶端和终极形式是机器人,机器人将成为这次制造模式变革的真正核心驱动力,机器人的持续性会伴随人类社会的发展。”

  工业智能革命为什么会被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与前三次工业革命有什么不同?对此,曲道奎作了通俗的解释:“前三次工业革命,强调更多的是效益、质量、成本、规模。这次工业革命强调的是柔性、智能、对资源的节约。支撑前三次工业革命的,我们称之为机器。支撑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我们称之为智能机器,也就是今天谈的机器智能。智能机器时代的来临,更多的是用智慧的力量,提升的不仅是金属的力量,而是人类的知识处理能力、知识规则的力量。”

  在曲道奎看来,智能机器的顶端和终极形式是机器人,机器人将成为这次制造模式变革的真正核心驱动力。他认为,智能机器最终的目的是要实现“智能+”时代,而不是简单的机器人。从机器人的1.0时代进入到2.0时代,机器人也正处在由机器向人的进化。2.0时代更多的是强调智能对环境的改变。在新的机器人时代,它需要的技术特征与过去的机器人是完全不一样的。机器人已经成为技术生态系统,而不是简单的某一项技术。 

  麦肯锡预测,未来几年机器人有万亿美金的市场,在中国至少是万亿人民币的市场。为什么机器人可以支撑这次新的工业革命和人类社会的变革?曲道奎说:“机器人的持续性,会伴随人类社会的发展,几乎看不到机器人的终点,但你可以看到人类的终点。”他认为,从广泛性来看,机器人已经跳出了制造领域,开始进入到医疗健康、国防、服务等领域,几乎遍及人类社会的各个领域。机器人是典型的平台性技术。机器人跟“互联网+”一样,也是“机器人+”,在这个平台上,可以改变制造、国防、生活、消费、医疗健康、教育培训、交通物流等等方面,几乎在机器人平台上都可以形成这些方式的改变或颠覆。

  本报记者 张璐

  TCL集团董事长兼CEO

  李东生

  智能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升级方向

  “当前全球正处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转型的叠加期,新技术已成为引领创新和驱动转型的力量,正加速重构全球经济版图。这是以人工智能技术为核心的第四次产业革命,将推动人类社会迈向全新的智能时代。”在昨天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第二场主论坛上,TCL集团董事长兼CEO李东生在其主题演讲一开篇便直接抛出了自己的观点。

  在李东生看来,从信息化走向智能化是世界经济形态演进的大趋势,往往能推动经济社会条约性发展。当前,人工智能、半导体、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等新一代技术的发展,将重塑全球经济结构,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已成为全球争相抢占的科技、经济制高点。

  李东生介绍,根据国际研究机构预测,今年全球与人工智能相关的商业价值总计将达到1.1万亿美元。而到2022年,全球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的产值将超过5万亿美元。“对于中国来说,智能经济是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动力,这对中国企业是极大的挑战与机遇。”

  “按照‘中国制造2025’的总体规划,中国实体经济未来30年的升级方向就是智能经济。”李东生给出了他的看法,“智能经济将从增长动能、发展模式、产业创新等多方面实现经济转型升级。一是,以先进的智能科技改造提升传统产业,从而大幅提高生产效率;二是,通过转变传统的经济发展方式,实现可持续发展;三是,在大数据、物联网、智能设备和5G通信技术的支持下,人工智能将加快与汽车、交通、家电、金融、医疗、教育、安防等各个产业领域深度融合,衍生出更多智能新产业、新产品,从而形成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动能。”李东生还提出,中国制造业应立足长远,为未来的智能经济竞争作战略布局;同时,提高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能力。

  在演讲的最后,李东生不忘提及本届世界智能大会的东道主天津。他说,未来,TCL将会把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的重心放在天津,配合其在天津建设TCL北方产业总部的计划,加快在天津地区智能产业的发展。

  本报记者 万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