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梁子回村来,还开了辆大奔,这在有百十口村民的小梁村成了爆炸性新闻。大梁子是村里头一个外出打工的,一晃十几年过去,早就听说他在外面“混得好”,在城里开了花店。说也奇怪,那些城里人偏偏喜欢花儿,他的生意慢慢做大,又从村里雇了十几个人,开了几家分店。所以,现在的大梁子富裕了,不但在城里买了楼房安了家,还买了两辆取货送货的车,最近又新提了辆大奔,说是谈生意用。

  村里跟着大梁子干的年轻人回来后不但夸大梁子如何好,而且说话办事底气十足,村里人一听就知道他在外边挣着钱了。不知不觉中,村里人把大梁子改称大老板了。村里出了个大老板,而且是开着大奔回来的,这在小梁村还真是头一个。人们不由自主都充满了好多期待,有的说村里的路该修了,有的说村外的渠也该清淤了……如今这小子发了,让他出点儿血不算啥。更多的人还是希望得到大老板的支持和提携,特别是老人们则认为这下可以沾他点光了。总之,大家对这位大老板充满了期待。

  可是,大老板回来几天了却什么动静也没有。又过了几天,终于传来了大老板的消息,说大梁子承包下村里的一百多亩荒地。村民们奇怪了,他包荒地,真是吃饱了撑的,这年头好地都收不了什么,何况荒地?唉,不知他怎么想的。

  十几天过去了,大梁子除了雇人整理那一百多亩地,还将他家几间旧房重新盖成又高又大的新瓦房,像是要在村里扎根了,除了这些就再也没有别的信息。村民们等不住了,于是就撺掇和大梁子是发小的村主任带着几名村民代表去见大梁子,希望他能拿出些钱来把村里的那条路修好,那条路一下雨就不能走人了,也借此机会试探试探他。 

  这几天村民们的呼声不时地往大梁子耳朵里灌,这会儿村主任又带着村民代表找上门来,大梁子心想:还不是为了钱吗!他客气地招待了大家,可是一提钱的事,他就低下头不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们说的事儿,我先答应,但现在不行,我承包了一百多亩地种花儿,大家也知道那是荒地,需要整理,哪儿不用钱啊?我的钱现在周转不开,明年吧。”看着大梁子不阴不阳的样子,村主任真想揍他两拳,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哥们儿!但转念又想,怪不得都说,人一旦有了钱就会变得六亲不认,和这种人红脸不值得,钱是人家自己挣的,给是人情不给是本分。

  村主任碰了钉子,回来给爷儿几个一说,大家都气坏了,这小子看着挺憨厚的,怎么一点儿良心都没有,外出打工他爸有病还不是大家伙帮着送医院,又是垫钱又是伺候,要不他爸就……当时大梁子又是鞠躬又是作揖,说大家的恩情至死不忘,一定报恩。他这就是报恩?一时间关于大梁子的流言蜚语传开了,且越传越多,有人说他在外面赚的是黑心钱,也有的说他混不下去了才回村里的。

  过了几个月,大梁子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说有事商量。村民们高兴坏了,是不是大老板良心发现了,要捐钱给大家。可是,大梁子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是商量要大家和他一起种花儿的事。他告诉大家说种花儿可以赚钱,现在市场上花卉销量很好等等。大家一头雾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议论说种庄稼都快不行了,还改种花儿,这不是瞎闹吗!你有钱,一个手指头比我们的腰还粗,你敢拿钱打水漂儿,我们可不敢。尽管大梁子说免费提供种子和技术,村民们还是没人相信他。

  大梁子见大家都这样,就不再说什么了。他自己把那一百多亩地都扣上大棚种上了花儿,每个棚一个品种,几个月后,他的花儿可以卖了。听说镇长亲自给他联系买家,他还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在互联网上卖花儿,招来了好多买家。说也奇怪,好多城里人大车小辆地来他的花卉种植地参观采摘,一束花儿能卖好几块哩!大梁子种花儿赚了大钱,他主动出钱将村里那条路修好了,村外的沟渠也清淤了,还把村里的街道进行了修整,街道两侧都种上了月季花儿,整个小梁村的村庄面貌得到了很大改善。这下村民们都乐了,都说这小子不但有良心还有眼光。

  当大梁子再一次召集大家种花儿的时候,就有不少户答应种了,这些人跟着大梁子成立合作社,实行规模化种植,果然觉得种花儿比种庄稼赚钱多得多了。于是,村民们就都跟着大梁子种花儿了。由于他们的花卉已经打开了市场,有了知名度,大梁子还闹腾着要成立公司呢。

  几年后,小梁村成了远近闻名的种花儿专业村,村民们靠种花儿富起来了。村里的路宽了,村民的房子宽敞明亮了,成立了公司的大梁子成了名副其实的大老板。当村主任问他当初村民们都希望他捐点钱给大家为啥不给时,他说:“这是我心里的秘密,既然你问我就告诉你。当时是想给大家点儿钱让大家高兴高兴,但又一琢磨,给钱只管一时,带领大家一块儿致富才更长久……”听了大梁子的话,村主任哈哈大笑,猛地捶了大梁子一拳:“好小子,有眼光儿,大伙听你的!”

  那一年村委会换届选举,这个发小主任没有参加竞选,大梁子当选村主任。

  (作者:豆张庄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