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音表演相得益彰

  也正是这个巧合,这对难兄难弟最终被造就成一双“英雄”。现实生活中,乐队指挥和油漆匠根本不搭界,编剧正是通过把这两个职业不搭界、性格又完全不同的角色,安排在同一个性命攸关的悬念之中,才获得令观众出其不意的喜剧效果。两个不同类型的人物完全不合常情的相互关系形成的戏剧冲突本身就是一种张力。这种张力无疑给尚华和于鼎提供了极大的表演空间。

  影片《虎口脱险》的配音之所以那么脍炙人口,跟德·富乃和布尔维尔的精湛表演是分不开的,正是他们的精湛表演,让尚华、于鼎获得了尽情展示才华的空间。特别是德·富乃,他富于跳跃感的形体动作和快速的语流有力地驱使尚华融入角色的情绪,并挥洒自如地把自己的言语反馈给角色。下面,我们不妨听听尚华那几段有口皆碑的配音段落。

  邦巴巴、邦巴巴、邦巴邦……在一段激越的柏辽兹进行曲旋律后,乐队指挥的台词随之开场: “啊……你们奏得很好,奏得很好。可我……可我没什么,没什么……啊你你你你,你拉得不错。哦你,还可以,就是说……还凑合。就是你,我没听见,什么也没听见。你不停地说话,老不集中。你要全神贯注,啊!这个作品要按我个人的理解,奏得还不够奔放,还不够慷慨激昂。要慷慨激昂!邦邦邦邦邦巴邦巴邦邦邦邦邦阿刚阿邦邦邦邦邦……现在,呃见鬼,呢呢呢呢,就像温吞水。好像不错,其实很糟,很糟!……回到十七小节。好,再来!”邦巴巴、邦巴巴、邦巴邦、邦邦邦巴邦、邦巴邦巴邦……“不!先生,你又说话了!你怎么老说话!好,别走神了!你这个人真爱嚼舌头……”

  这段台词的难度在于,它不同于那种纯内心独白或宣言式的配音段落。那种台词通常有清晰的内在逻辑,台词的情绪和节奏决定于台词内容的逻辑,配音演员自然会由此形成某种反射。而尚华的这段台词,丝毫不存在内在逻辑,配音时没有“某种反射”可以依托。如果说尚华有可以依托的东西,那就是他前方银幕上那个角色的激烈动作。银幕上角色的动作到哪里,他的台词就必须跟到哪里;角色的情绪是什么样,尚华的语气也得跟他一个样。我听过不止一个人模仿这段台词,结果都是彻底失败。到了他们嘴里,那只是一段段没有情绪的句子,而不是一段台词,而且显然是背出来的。什么叫难,难就难在哪怕是情绪再激昂的话,配音演员也必须胸有成竹,从从容容地把它表现出来,不能吃螺丝,更不能依葫芦画瓢背书一样背台词。

  上面那段台词算是尚华给我们的见面礼,不算太长,被斥责的“你”却有十来个,够跋扈了。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