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栏语

  近年来,天津市政府实施“科技小巨人”成长计划,全市科技型中小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迅猛发展。到目前,东丽区的科技型中小企业达到六千多家,形成航空航天、生物医药、先进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天津日报·今日东丽》开设“企业家风采”栏目,为您讲述最具代表性企业当家人的故事,全面展现小巨人们创业的历程、崛起的步伐。

  在世界智能大会上,天津清智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智能网联通勤车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这款车让全世界看到了天津科技企业的创新实力,更值得骄傲的是,天津清智科技有限公司就落户在东丽区,他的创始人也是土生土长的东丽人。天津清智科技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郭磊于1998年以东丽区高考第一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后又免试保送攻读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博士学位,毕业后曾任交通银行北京酒仙桥支行行长。然而,郭磊心中始终有一个智能汽车梦,这个梦想在天时地利人和的2016年得以实现,2016年4月,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以知识产权入股,在华明高新区注册成立了天津清智科技有限公司,成为清华控股成员企业,郭磊带领由四十多名博士、硕士组成的核心研发团队,开始主攻无人驾驶汽车技术。日前,记者对清智科技有限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郭磊进行了专访。

  记者:你在国有金融机构工作了七年的时间,已经做到了管理的职位,可以说收入和前景都比较乐观,放弃体制内的工作选择创业是早就有的想法,还是突然想寻求一种转变?

  郭磊:当年离开体制、离开金融体系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当时我们的团队看到了无人驾驶产业的发展机会。我是2007年博士毕业的,我博士的专业就是在做无人驾驶汽车的研究,当时我们的课题基本上都是为军方做的,整个项目、技术距离产业化、民用化、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时没有去继续做博士课题相关的技术转化工作,而是加入了交通银行,在交通银行一待就是将近八年的时间。2014年、2015年,整个产业的机会就来临了,当时不仅是互联网公司,从全球范围内都看到了智能网联汽车的发展机遇,大家都认为无人驾驶加上共享经济是未来交通的图景,我当时选择去创业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有产业的背景、有产业的机遇。第二个原因,这两年我们看到从国家层面发出了金融体系是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信号,应该加大对先进制造业的投入,所以当时我和整个团队决定去做真正的让金融能够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事情。

  记者:清智科技是清华大学以技术入股民营企业的第一家吗?

  郭磊:不是第一家,但我们是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用知识产权入股的第一家企业。从传统上来讲,清华大学算是工科院校,从工程上来讲,清华的技术是非常好的,从校领导上来讲,他们其实特别鼓励自己的学生、在校的老师能够运用科研成果去做产业转移、去做产业化。清智科技实际上是清华大学用知识产权、用三个专利去入股的汽车工程系第一个案例。

  记者:清智科技的科研班底在智能汽车里面是最顶尖的吗?

  郭磊:这个问题其实挺难回答的。从智能网联汽车这个领域来讲,由于它现在是全球范围内非常火的一个主题,所以投身于这个领域研究的高校课题组、创业团队、科技团队有很多,他们分属于不同的流派。我们清智科技拥有高端专业人才,团队里有很多人都是从汽车产业里出来的,技术实力很强,对汽车产业有着深刻的理解。

  记者:你们研发的产品和其他自动驾驶巨头企业的无人驾驶汽车有什么不同?

  郭磊:从产品上来分析,清智科技和其他自动驾驶公司走得路线不太一样,我们的目标是产业化,清智团队是在用车规级、量产的思维设计无人车,所以我们对于成本的控制是非常严苛的。第二,从可靠性、安全性来讲,清智走的路线是我们要用汽车行业的思路去做产品,我们清智的无人车后备厢里边只有单片机,单片机能保证七乘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工作,而且是高可靠性、高稳定性的。在世界智能大会上备受关注的这款黑白相间、充满未来科技感的无人驾驶智能网联通勤车运行时速每小时二十公里,续时里程六十公里,可以坐八到十人,车内颠覆了传统汽车的空间布局,为乘客提供了宜人的乘车氛围。通勤车在运行过程中可以避让行人、自动跟车、绕行障碍,还可以通过云平台对车辆进行远程管理、调度、监控,解决了驾驶人力成本高、工作强度大和车辆缺乏调度、协调等痛点,成为智慧出行的领先者。在世界智能大会期间,天津清智科技有限公司就与东丽区政府、航天十五所、隆基泰和实业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这代表了清智科技与政府市场、军用市场和民用市场的深入合作。近期, 在华明高新区的场内道路上就能看到全自动驾驶智能网联通勤车穿梭的身影。

  记者:随着智能网联通勤车在华明高新区的应用,是不是就标志着清智科技的自动驾驶产业化真正地落地了?

  郭磊:我感觉我们的产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华明落地这个通勤车实际上只是一个开端。华明高新区现在已经是智能制造的特色小镇,概念非常好。智能交通体系是智能制造非常重要的一环。清智科技和天津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研究院会帮助东丽区在华明去打造一个智能网联示范区,我相信将来可能有十几辆车的车队在示范区运行,车队可能包括无人驾驶的通勤车、巡逻车、清洁车等等。最重要的是我们会把云控平台的概念加进去,也就是说将来这个车队有一个云端的控制中心,通过这个中心我们能够看到整个未来的交通图景是怎么运行的。其实当这个项目落地之后,清智科技才刚刚开始真正去推广产业化应用。这种应用实际上不光是在示范区,将来可能还会在像东丽湖这样的景区内投放使用,包括其他的应用场景,如高端住宅、港口、机场、矿山等。我相信将来这些项目应用之后,整个产业化的空间才会完全打开。

  记者:这款车在世界智能驾驶挑战赛上斩获了两枚奖牌,得到了世界水平的验证,你在朋友圈里发了“满满的收获, 满满的感动”,想必当时非常感慨吧?

  郭磊:这是特别值得骄傲、令人感到自豪的一件事。我们获得辅助驾驶组AEB项目的冠军,其实并不特别意外。AEB这个产品在清华大学已经孵化了很长时间。我们从清华大学承接的三个专利其实主要都是跟AEB这个产品相关的,我们自己评估我们的技术肯定在国内是完全领先的,实际上我们这款产品已经产业化了,在去年12月已经过了国家客车检验检测中心的全套的按照欧标的检测,所以当时摘取这个冠军我们倒不是特别意外。无人驾驶比赛我们是决赛的第一,这个我还感到挺意外的。一是准备的时间短,6月9日接到大赛邀请,6月30日参加比赛,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这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二是清智科技一直以来致力于做特定场景应用的无人车,所以我们之前做的所有的应用、所有的研发一直都是针对低速场景的,没有针对打比赛用的这种技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这帮小伙子和清华的合作伙伴在一起日夜奋战,基本上放弃了所有的休息时间,不断调试汽车,最后能拿到这样的成绩还是很感慨的。

  记者:清智科技吸引了很多投资,但是这些投资也不都是一步到位的,有没有遇到过资金最困难的时候?

  郭磊:今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就过了一个特别大的难关。我们当时遇到一个困难,因为清华大学的入股是需要教育部和财政部两个部委去审批的,这个时间的进程远远超出我们的预料。审批手续还没全部走完,可当时我们所有的钱已经都花光了,面临着可能发不出工资的问题,那时团队已经在商量是不是要卖房,把房子抵押出去,想办法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给公司“找钱”。在这种情况下,我特别感谢愿意相信清智、支持清智发展的几家投资机构,当时北极光、联想、瑞阳他们几家决定先借给清智一千万,帮助公司渡过难关,等到整个审批过程完成后他们再把投资打到清智的账上,在我们最难的时候是这几家创投机构支持我们渡过难关。

  记者:那你觉得是什么原因让这几家公司愿意等这么长时间,而且愿意借钱给你们,拉你们一把呢?

  郭磊:我想有两个因素。第一个原因是他们看到了我们的坚持和坚韧。在当时那么难的情况下,我们所有的股东都决定不领工资,把钱省出来给员工发薪水。当时我们决定不管多难,哪怕我们自己去借钱也好,都要让公司坚持运转下去,团队的这种坚持也给了他们信心。第二个原因就是他们认可我们整个团队的技术实力和我们所选择的产业的切入点。他们认为我们选择的方向是对的,公司的整个商业计划和公司的发展思路也符合他们的预期,所以他们愿意在这种时刻站出来去支撑清智发展。我们的团队站在科技前沿,每一项研究都致力于带给大家便捷和安全。针对每年高发的交通事故,我们清智科技研发出商用车自动紧急刹车系统(简称AEBS),这一系统当检测到前方有静止或者行进车辆时,便为驾驶员提供了预警、 自动制动、节能控制等多种功能,可以成功面对复杂的公路环境,其安全性能得到了保证。也正因如此,清智科技获得了北极光创投、隆基泰和瑞阳基金、联想之星等顶尖创投机构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11月又完成了A轮1亿元的融资,投资方包括了招商局创投、中关村发展集团、中骏资本和浙大联创,天使轮的投资方也进行了跟投。随着清智科技第一条商用车AEBS生产线正式投用,清智科技的AEBS产品即将开启更大的市场。

  记者:清智科技未来的目标是什么?

  郭磊:从刚成立的时候,我们清智科技就提出“创新引领 智慧出行”的口号,清智科技想去做智能、安全舒适出行这个领域里面的领军企业。虽然清智科技只成立了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但我们已经拥有了很多科技成果,这些成果填补了国内的空白。相信我们的团队能给社会带来更多的高科技产品。

  记者 杨国静 房智晟 刘璐 靳雅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