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是国内最小的持证瑜伽教练麦克是国内最小的持证瑜伽教练
麦克表演街舞麦克表演街舞
除了瑜伽 麦克也爱画画除了瑜伽 麦克也爱画画
麦克小小年纪 却能做一系列高难度瑜伽动作麦克小小年纪 却能做一系列高难度瑜伽动作

  标志性的斜刘海、脚蹬小红靴,别看还是个萌娃,只要一攀上空中瑜伽的绸带,这位7岁的孩童,就开始了反重力的轻盈 “飞舞” ,每个动作都是专业级的,他就是国内最小的持证瑜伽教练孙楚洋。但不为人知的是,眼前这个活力四射的瑜伽神童,曾经很内向,还患有自闭症,在学习瑜伽的三年多时间里,他是如何跳出自闭的世界,变成全能童星的呢?

  因自闭开始练习

  孙楚洋身边的人,更习惯称他为“麦克”,记者见到小麦克时,他正在浙江温岭市一所瑜伽会馆,教授自己的几个小学员练瑜伽,而他的母亲叶文云,则在门外隔着玻璃窗,关注着儿子的一举一动。

  从自闭儿童到如今的史上最小持证瑜伽教练,麦克经历了怎样的转折?记者带着这样的疑问,找到了叶文云。叶文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几年前:“之前我和丈夫工作都比较忙,麦克是保姆一手带大的,2岁的时候,麦克上了幼儿园,后来老师跟我反映,说麦克看见陌生人就害怕。问心理咨询师许军封也印证了这一说法:“我跟麦克妈妈是非常好的朋友,2015年时我第一次见到麦克的时候,他第一个反应是往妈妈身后躲,也不敢直视其他孩子的眼睛。”

  开始叶文云没多想,以为只是孩子太害羞,可仔细观察后发现,麦克确实和平常的孩子不一样,不爱开口,也不和其他小朋友玩,一遇到陌生人,就躲在妈妈背后。叶文云渐渐发现,这些都是自闭症的症状。经过和丈夫商量后,她关掉了经营十多年的服装店,把全身心扑在麦克身上,开启了24小时陪伴模式。

  事实上,麦克之所以能成为瑜伽教练,纯属“误打误撞”。一次,叶文云去瑜伽馆练习瑜伽,照例带上了儿子,叶文云练习时,一旁的小麦克默默记下了所有动作,等回到家,居然给妈妈演示了一遍瑜伽课上的所有动作,叶文云被惊到了,因为有几个动作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虽然麦克有些动作做得不是太到位,还是有点像模像样的。叶文云发现,一旦坐上瑜伽垫,儿子就成了那个无所畏惧的瑜伽神童。从此,麦克便和瑜伽产生了千丝万缕的联系。

  从瑜伽教练到多才童星

  如今的麦克,逐渐被妈妈包装成一个全能童星:除了练瑜伽,还学了模特走秀、架子鼓、唱歌、画画、爵士舞……甚至已经签约了专业的经纪公司,在公司的包装与助推下,麦克参加多个电视台节目录制,还上了儿童类真人秀节目《了不起的孩子》。母子俩曾一起去参加一个“萌宝辣妈”的节目,麦克来了一个T台秀,并和妈妈一起表演了一个小品,在决赛时拿到了冠军。作为奖励,母子俩得到了一起免费去法国旅游的机会。“算起来,是我沾了孩子的光。”叶文云说。

  记者了解了一下,现在麦克的课余时间都被兴趣班排满了:星期三晚上学爵士舞,星期五放学后学唱歌,星期六学架子鼓、模特步,星期日上午画画,下午英语,晚上跳舞。一个7岁的孩子能学过来吗?面对记者的质疑,叶文云说:“相比起其他孩子,麦克的节奏确实是有点快,他的周末都已经被兴趣班排满了。但我并不是特意安排麦克学这么多才艺,最初最简单的想法,是让他去人多的地方,让他更好地融入集体。”不过,随着麦克的表现越来越好,叶文云的期待也越来越高,记者观察到,麦克在坐车去上课的路上,打起了哈欠。不过,或许是怕妈妈失望,麦克勉强打起精神,奔赴了下一个兴趣班。

  谈到儿子未来的发展,虽然叶文云口口声声说,自己并不会太干涉,主要还得看孩子的兴趣,但从她给麦克安排的课程来看,她内心还是憧憬孩子走童星之路。

  不过在麦克的爸爸孙君毅看来,孩子必须要有童真、自由,应该玩得开心一些。“比如说才艺方面,也要适当点,孩子太辛苦了,如果孩子觉得今天我不大舒服或者累了,还是应该让孩子多休息。”对于叶文云规划的童星之路,孙君毅也有点不太认同,他对麦克的期待是,过几年送到杭州读寄宿制学校,让孩子从父母的呵护中独立出来。至于当童星,“有更大的兴趣或更好的发展的话,也可以两方面互补,学习肯定也是不能落下的。”

  史上最小瑜伽师

  练习瑜伽后,麦克变得活泼、开朗,也开始重新审视大千世界。在练习瑜伽中不断地释放和挑战,不仅收获了很多好朋友,也让麦克决定在瑜伽之路上越走越远。看到儿子的改变,叶文云尝到了甜头,于是她决定,让麦克在一位瑜伽老师的带领下,去广东参加了一个瑜伽教练的资格考试。

  经过严格的考试,2016年的时候,6岁的麦克通过了全国职业人才认证中心考评委员会测评,获得了注册少儿瑜伽教练资格证书,成为国内最小的持证瑜伽教练。

  记者查询发现,目前国内瑜伽教师资格证的情况比较混乱,多为各个培训自己自行认证。虽然教练资格证有权威性的区别,但瑜伽馆录取一个瑜伽教练,还是会事先安排授课,以做实地检测。麦克取得持证瑜伽教练后,温岭当地的好几家瑜伽馆都来找他,希望让孩子去当小老师,帮大人给同龄的孩子上课,看中的便是麦克的瑜伽实力。而不少学生家长也觉得麦克和同龄人沟通起来比较容易,点名要麦克教。叶文云回忆当时的情境:“其实有几个小朋友以前是他的同学,说我想跟你练、跟你学,后来好多家长说这个小老师好可爱啊,所以我把孩子送过去,也是为了让他在公开场合锻炼一下。”

  教麦克的瑜伽老师彭誌说,麦克的记忆力很好,在她上课的时候,麦克看上去并不是特别认真,却能够把动作呈现出来。练瑜伽时,房间里是不开空调的,特别是夏天,经常会练得满头大汗,但麦克从来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喊累,而是默默地完成所有动作。麦克还有一个“神奇之处”,他喜欢把瑜伽的复杂动作,以动物的形式描绘出来,由此发明了动物瑜伽。别看麦克和学员们年纪差不多,但上起课来,麦克也是一板一眼。每一个动作,他都会先做示范。每当哪个学员动作做得不够标准时,他还会直接动手帮学员摆对姿势。

  采访当天,麦克要完成两种身份的转变:中午1点教小朋友瑜伽,而下午2点半起,恰逢美国教练来馆里办提高班,当地不少瑜伽教练闻讯而来,麦克又转变了身份,和一群成年教练在一起学习。不过在这中间的切换上,麦克还是情绪失控了,眼看着其他小朋友陆续被家长接走,而自己还要马不停蹄地继续学习,麦克忍不住哭了出来。看着孩子的委屈样,叶文云没有像其他妈妈一样迁就孩子,而是狠了狠心:“既然走了这条路,就一定要做到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