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六个“全国交通安全日”即将到来之际,30日上午,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就危险驾驶案件的审理情况进行通报,告诫市民深刻认识危险驾驶犯罪行为的严重性和危害性,提高法治意识和交通安全意识。

  天津发布危险驾驶案件审理情况

  根据《刑法修正案(八)》和《刑法修正案(九)》的相关规定,危险驾驶罪,是指违反交通安全管理法规,在道路上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行为。

  天津发布危险驾驶案件审理情况

  “从司法实践情况看,受河北区所处城市道路建设情况的因素影响,我院审理的危险驾驶案件主要表现为醉酒驾驶行为。”天津市河北区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胡继文介绍,2016年1月至今年11月,该院共审理危险驾驶案件111件,涉及被告人111人。被告人中,年龄层次以中年男性为主,占到全部被告人的82.88%。无业人员是危险驾驶犯罪的重要主体,出租车司机或在单位专门司职驾驶员的人员次之,目前尚未有公职人员醉酒危险的案件发生。

  “危险驾驶多数发生在晚间,从查处情况看,醉酒驾驶在早上被查处的概率更高一些。”胡继文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13年印发《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这是应当负刑事责任的入罪门槛,也就是说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就要到刑事处罚。其中,血液酒精含量达到20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要从重处罚。

  为了简易程序办理,优化配置司法资源,天津河北区人民法院于今年四月份开始试行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河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厅厅长曹莉丽介绍,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自愿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统一人民检察院量刑建议并签署具结书的案件,程序上可以依法从简处理,实体上可以依法从宽处理的政策。30日上午,该院审结的三起涉醉酒驾驶的危险驾驶案件,被告人均适用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速裁程序。

  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将危险驾驶行为规定为犯罪,同时,“醉驾一律入刑”作为近年来新增加的具有惩戒性和震慑力的一条法律规定,始终受到社会和广大民众的高度关注。但是,危险驾驶案件依然多发。在审理中发现,除了很多家庭拥有一辆以上的汽车,机动车持有量逐年增加的客观原因以外,被告人对醉驾的严重后果缺乏正确认识、被告人存在侥幸心理、劝酒习俗的酒文化影响等都成为危险驾驶犯罪案件多发的原因。

  对此,公检法机关建议,司法机关和新闻媒体等社会各界加强合作,加强法治宣传力度,让“酒后不开车”观念深入人心;酒宴上的亲朋好友勿当酒驾“帮凶”;对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作出明确规定,完善刑罚体系、完善危险驾驶罪的刑罚结构。

  典型案例

  (一)刘某危险驾驶案——女经理醉驾造成严重后果

  刘某,女,42岁,某公司经理。2017年5月10日21时许,被告人刘某酒后驾驶一辆小型轿车,沿本市河北区红星路自南向北行驶至民权门立交桥上桥处时,其所驾驶车辆前部撞开立交桥中央隔离护栏,闯入逆向车道,造成隔离护栏及散落物与逆向车道内被害人马某所驾驶的小型轿车、被害人高某驾驶的小型轿车及同向车道内张某驾驶的小型轿车发生碰撞的交通事故。经鉴定,从被告人刘某血液中检出乙醇成分,含量为277.4mg/100m1。

  刘某的危险驾驶行为,其酒精含量之高、造成事故范围之广、被害人人数之多、现场之惨烈,在男性酒驾行为中都属罕见。

  (二)邓某某危险驾驶案——法律意识淡薄酿事故

  2016年8月17日12时许,被告人邓某某酒后驾驶无牌照的重庆雅马哈牌燃油二轮车,在本市河北区民权门桥上由北向南行驶时,因酒后反应慢,操作不当,其所驾驶的二轮车与桥梁发生碰撞,造成被告人邓某某倒地受伤及所驾车辆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被告人邓某某法律意识淡薄,对自己所驾驶的二轮车是否应该有牌照不了解,自认为酒后驾驶该车辆不属于违法甚至犯罪行为,结果导致酒驾事故,造成自身腿部、头部严重受伤,案发后甚至无法回忆起案发前喝酒的情况,开庭时坐着轮椅、头缠纱布的被告人留下了后悔的眼泪。

  (三)龚某某危险驾驶案——酒后冲动付出代价

  龚某某系我市公共交通三厂驾驶员,2016年11月22日23时许,他酒后驾车行驶至本市河北区盐坨桥时,遇此处设卡执勤的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河北支队新开河大队的民警。在民警对其检查过程中,龚某某拒不停车熄火接受检查,驾车强行逃跑并将民警带倒在地,造成民警面部等部位受伤。后龚某某在逃离过程中撞上路边石墩而被迫停车,被当场抓获。经天津市津实司法鉴定中心血液酒精含量鉴定,被告人龚某某案发时血液中乙醇成分含量为107.1mg/100ml。

  法院经审理认为,龚某某醉酒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危害了公共安全;并以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分别构成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

  被告人龚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三个月,缓刑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四)黄某危险驾驶案——存在侥幸心理被处罚

  黄某参加老邻居的聚会,期间大量饮酒。聚会结束后,众多老邻居劝他打车或者让人送回家,但是他坚持驾驶自己的燃油二轮车回家,觉得是二轮车,自信交警不会检查,对自己的驾驶技术也是过于自信。但是,饮酒后行为不受控制。当他行驶至本市河北区增产道重光西里小区附近时,与在此处停放的一辆小型轿车左侧后部发生碰撞。经天津市津实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案发时黄锐血液中乙醇成分含量为300.6mg/100m1。经北京龙晟交通事故司法鉴定所鉴定,涉案无号牌燃油二轮车属于机动车。最终,法院判决黄某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五个月,缓刑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