娅娅,24岁。

  “十一”假期,闺蜜结婚,本来是喜事,两个人却因为一件事闹掰了。她们是初中同学,做了10年闺蜜,感情和亲姐妹差不多。虽然两个人同龄,不过娅娅总是迁就她多一些,她什么都好,就是有点任性。这次不愉快就是任性惹的祸。年初的时候,部门主管请娅娅做伴娘,婚期是10月2日。娅娅答应了。8月份的时候,她突然告诉娅娅自己要结婚了,伴娘非娅娅莫属,可是婚期恰巧也是10月2日。娅娅很为难,也很吃惊。她刚刚和男朋友认识一个多月就要结婚,也太草率了。娅娅劝她婚姻大事要慎重,并且主管邀请在先,她不能食言。她却怪娅娅不拿自己当朋友,为了巴结领导,置多年的姐妹情谊于不顾,还给自己的婚事泼冷水。娅娅满腹委屈,可是不愿意在她大喜之日争辩扫兴,就想着婚礼后两个人好好聊聊,把心结打开。谁知她竟然在朋友圈把娅娅拉黑了。

  

  都是独生女

  我们处得像亲姐妹一样

  像我这个年龄段的人,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不过,我从小就特别想有个兄弟姐妹,那时候总嚷嚷着让我妈给我生个哥哥。我妈笑着说,傻孩子,妈妈再生不是弟弟就是妹妹啊。小学的时候,我有个要好的同桌,不过她五年级的时候转学,跟着父母去外地了。我还哭鼻子呢,觉得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了。直到上初中,我有了新同桌,就是她。她给我的第一印象特别好,总是笑笑的,超可爱。感觉我们两个挺有缘分的,很快就熟络起来,在学校形影不离,下课上厕所都得一起去。我们班几个男生还给我俩起了个外号,叫“连体婴儿”。最开始我管她叫小妹,她管我叫老姐,因为她又瘦又小。后来一起庆祝生日才知道,她比我整整大半年。不过这样互相称呼惯了,我们就没改,一直到今天。

  我们两个相处的过程中,我也更像姐姐,比较照顾她、迁就她。怎么说呢,她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有点儿任性。可能和她从小跟着爷爷奶奶长大有关系,家里都宠着她。有时候她生气不理我了,我就主动逗逗她。她脾气来得快,好得也快,一会儿就没事儿,和我有说有笑了。我们高中也是同学,只不过不坐同桌了,那也没影响我俩的友谊。在学习上,她对我帮助挺大的。她就是大家都羡慕嫉妒恨的那种学生,脑子好使,没见她怎么用功,一考试就排前几名。我们还相约考一个大学呢,不过我成绩没她好,她上了重点线,我只是一般本科。从大学到工作这几年,我们虽然不天天在一起了,不过每天都联系。大学四年的寒暑假,不是我去她家住几天,就是她来我家住几天。

  她总是任性而为

  终身大事还玩闪婚

  她上的是名牌大学,所以工作起点比我高。她的单位非常不错,属于很多人想挤都挤不进去那种。反正如果我在那儿工作,肯定会扎根儿一辈子。她可倒好,干了不到一年就跳槽了,跟我说是因为和同事处不来,都欺负她这个新来的。后来一会儿说要考研,一会儿说要出国,一会儿说要开咖啡店,一会儿又去应聘了⋯⋯反正她就是想法太多,还是任性。要是我把那么好的工作辞了,爸妈非得跟我拼命不可。她父母常年做生意,对她基本属于放养。不放养也没辙,她可有主意了,不服管。这一点在谈恋爱这件事上,体现的也很明显。她高中开始早恋,这些年谈的男朋友,反正我一个手数不过来。每次她都告诉我是真爱,然后每次都是她提出分手,理由五花八门。那些男生有的哭着来找她,有的在她楼下一等好几个小时,她也不为所动。她告诉我,不爱就是不爱了,没有理由。

  夏天的时候,她告诉在旅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男生,两个人一见钟情,分分钟陷入热恋。我提醒她,这种相识的方式听起来很浪漫,不过还是得多方面了解这个人,看清楚了再热恋也不迟。她嘴上答应,谁知没过一个多月,突然跑来兴奋地向我宣布婚讯。我下巴都要被她惊掉了,我是最不看好闪婚的,这和拿婚姻当儿戏没什么本质区别。可是她不听劝啊,她说父母已经给她下最后通牒了,要么分手要么断绝关系。当然这招儿对她根本不起作用。她命令我立刻开始减肥,准备10月2日给她当最美的伴娘。她还说,这个位置,非我莫属,谁让我们是比亲姐妹还亲的闺蜜呢。可是,这一次,我真的没办法答应她。

  我没为她失信于领导

  她把我拉黑了

  她觉得我是因为不看好这段婚姻,才拒绝她。这的确是一个原因,多年朋友,我必须对她实话实说,非常不看好。为什么不能再多了解了解,多相处相处呢?为什么在24岁的年纪就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呢?她还是一直以来那种自信满满的姿态,我选的,我不会看错。并且她还有一个奇葩的说辞,结婚本质上就是一种冲动,爱的冲动,过了这个劲儿,就开始七想八想,婚姻会变成一场交易,两个人开始计算得失,那样就没意思了。好吧我辩不过你,作为朋友,我该讲的讲了,该劝的劝了,已经尽到了责任,其他的多说也无意,还会破坏多年的友谊。

  但是我拒绝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客观原因,年初的时候,我就答应给部门主管当伴娘了,婚期也是10月2日,是早就定好的。凡事有先来后到,我不能因为和她是闺蜜,就对别人食言吧。事情不凑巧,真的是没办法了。可是她不这么认为,觉得我在和她闹情绪,并且主要是不想得罪领导。为了借这个机会拍领导的马屁,我可以不顾多年的姐妹情谊。我们高中的时候就约定,以后不管谁先结婚,另一个人都是铁定的伴娘。没错,我们是有过这样的约定,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毕竟是人家邀请我在先。这和领导不领导真的没有关系。而且她要结婚的消息太突然了,就算我失信于主管,让人家临时换伴娘肯定是措手不及,我都已经和人家走过流程了。事已至此,也只能先这样了,我不可能在她办喜事之前和她起争执,想着婚礼之后我们俩好好聊聊,把心结打开。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婚礼之前,她就在微信上把我拉黑了。

  [来言 去语]

  娅娅:这件事她做得太绝了,而且明明是她不讲理。

  舒阳:可能她和你不讲理惯了吧。

  娅娅:我没想到她会任性至此。

  舒阳:人都是这样,宠什么有什么,惯什么有什么。时间长了,自然变得不可理喻。

  娅娅:我真不是为了拍领导马屁,难道我在她眼里就是这种人吗?这么多年,她不了解我的为人吗?

  舒阳:清者自清。

  娅娅:而且我也的确是为她好,闪婚这事儿太不靠谱了。

  舒阳:作为朋友,你仁至义尽了。

  娅娅:这么多年的姐妹,如今变成这样,我特别难过。

  舒阳:人和人之间有时候是这样,走着走着就散了。

  [舒阳随感 知己]

  交友不慎,是件挺让人伤神的事情。轻则闹得不愉快以至分道扬镳,重则可能会影响到正常生活。友谊诚可贵,交友需谨慎。第一个问题,什么是真正的朋友?平日里并不需要24小时黏在一起,却在关键时刻能够求同存异、互帮互助。相约吃喝玩乐、谈天说地的,时间再久,也只能算是玩伴,而非朋友。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交朋友?是为了彼此促进、共同成长,而不是因为害怕独处,更不是用来填补空虚。呼朋唤友看似热闹,其实真正的知己,一二人足矣。愿我们每个人都有知己,也都能成为别人的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