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人·事]

  维华,36岁。5年前,刚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和爸爸在游乐场玩的时候不慎走失。夫妻俩疯了一样地找了几个月,孩子却始终没有出现。两个人的精神濒临崩溃,回家对他们来说变得异常残忍。温馨的三口之家,只剩下他们两个,执手相看泪眼。离婚是她提出来的,并且他们约好,分头继续找,随时通消息。

  离婚之后,她每年有差不多半年时间在全国各地找孩子,哪怕一个看起来根本不可能的线索,她也要去。她特意选在秋冬去找,一是春夏回来做点小买卖比较方便,更重要的是过年的时候,她实在不愿意再留在这个城市,阖家团圆,只会让她想孩子想到发疯。前夫偶尔也会告诉她,自己去哪里找了,只是结果和她一样,每次都落空。她的父母过世早,所以理解他不可能像她一样无牵无挂地找孩子。

  可是,今年6月的一天,她经过一家幼儿园门口,竟然看见他来接孩子。原来他早就有了新家,而且又做了爸爸。如果找不到孩子,她觉得自己一生都走不出来。他倒是想得开,这么快就有了新生活,在她看来,简直不是人。

  孩子丢了 我们无法承受最终离了婚

  如果儿子还在身边的话,现在已经快小学毕业了。那件事情发生在五年前的一个周末,他好不容易不用加班,带孩子去了游乐场。估计是早就被人盯上了,他也大意,觉得孩子都上小学了,不用寸步不离、不错眼珠。其实儿子刚满6周岁,男孩子又爱乱跑,结果他排队买票的工夫,孩子就丢了。他第一时间就报了警,然后给我打电话,我们俩在游乐场里里外外找了大半天,虽然紧张到呼吸都困难了,却还是抱了最后一丝希望,孩子没遇到坏人,只是自己贪玩跑远了。可是,找了半天连个影子也没有,我们不得不承认,孩子丢了,而且一定是被拐走了。

  之后的几个月,我们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找孩子。吃饭睡觉也只是为了活着,因为只有活着才能继续找。一无所获。我把这辈子的眼泪都哭干了,他把戒了好几年的烟又抽上了,经常会剧烈地咳几声,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咳得直流眼泪,他说,是呛的。我知道,不是。随着希望越来越渺茫,我们真的快支撑不住了。每天回家,对我们来说都异常残忍。只有我们两个人,少了那个活蹦乱跳的臭小子,这个家已经面目全非。我们还是分开吧,我说。他点了点头。我们心照不宣,一定要继续找孩子,一定要随时保持联络。

  我们都在继续寻子 过年我也在外地

  我家里开了个小卖部,生意算不上好,维持生活没问题。孩子丢了以后,小卖部关了一段时间。我们离婚之后,我每年基本上有大半年时间在全国各地找孩子,然后春天和夏天回来经营小卖部,一是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线索,二是攒点钱接着出去找。不管线索有没有价值,哪怕感觉肯定不会是我儿子,我也一样会跑过去亲自确认,我生怕错过任何一次机会。可是老天从来也没成全过我。这么多年,我就是伴着一次次希望和一次次失望走过来的。最近的几个春节,我也是独自在外地寻亲中度过的。因为我不愿意在阖家团圆的时候,一个人呆在这个让我失去了至亲的城市。其实,孩子丢了以后,任何的节日于我而言,都毫无意义,只会提醒我的“孤独”。

  前夫则是一边上班一边借休息的时候在本市找,他不像我,我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因为父母在我初中的时候就因车祸去世了,我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前几年奶奶也没了。他的父母年岁都大了,还有一个没成家的弟弟。他偶尔也会递过来消息,说他去哪里找了,可惜都不是。我们每次通电话都是关于孩子,然后互相安慰一下,从来也没说过别的。

  短短几年 他竟然又成了家生了孩子

  我以为前夫和我一样,始终生活在这件事情的阴影中,毕竟丢失孩子的人,是很难走出来的。有时候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那种举目无亲,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结束这种漂泊生活的感觉,真的会让我有一了百了的冲动。这时候我就会想到儿子,他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妈妈去找他。我也会想到他,想到他也和我一样无助,我们虽然无法抱团取暖,却一直在隔空为彼此传递着继续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直到今年6月的一天,我路过一家幼儿园门口,竟然看到他抱着一个小女孩儿往外走,那个小女孩儿搂着他的脖子,叫他爸爸。他们上了一辆汽车,就从我身边开了过去,他笑着一直盯着他的女儿,甚至都没有看到我。我站在那个路口,直到后面的汽车按喇叭才缓过神来。我们离婚4年多,他的女儿至少已经3岁了,说明我们分开没多久他就再婚了。原来他每次给我打电话说儿子事情的时候,身边早已有妻女傍身。骗子!混蛋!如果找不到儿子,我这一生都不会好过。可是他呢?这么大的创痛,竟然说忘就忘了。我一直认为,我们离婚是因为无法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无法面对彼此。即便是他把孩子弄丢的,出事以后我也没有一句指责,我们也没有一次争吵。我们并没有撕破脸,他却翻脸无情。

  [来言·去语]

  舒阳:很同情你的遭遇,这种失去对任何人来讲都是劫难。不过既然选择了离婚,就应该想到他可能会开始新的生活。

  维华:我也是自由身,可是绝对不会再婚,更不会再生一个孩子。那个女孩儿叫他爸爸的时候,他的心就不会痛吗?孩子都丢了,他怎么能说忘就忘?

  舒阳:我们没有权利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另一个人身上。重新开始并不意味着忘记过去,女儿对他来说,也许是个安慰。

  维华:反正我算看出来了,在这种事情上,男人都很无情。如果找不到儿子,我这辈子都走不出来。

  舒阳:理解你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情,可惜有时候不肯走出阴影,就照不到阳光。希望上天眷顾你的执着,希望你早日和孩子团聚。

  维华:谢谢,借你吉言。

  [舒阳随感·阳光]

  年近岁末,听到这样的倾诉,非常痛心,就像这几日直线下降的气温和阴郁的天空,让人倍感寒意。你我没有语言,更没有权利,可以奉劝失去孩子的父母想开些,因为失去就像一根扎进心里的刺,硬拔出来,势必鲜血淋漓,只能缓缓地疗伤。甚至让时间去“治愈”,听起来都有些“痴心妄想”。可是,生活中总是需要阳光的,人长久不晒太阳,是会生病的。别在阴影里打转,把自己搞成“苦行僧”,其实于事无补。并不是你对自己越苛责越惩罚,事情就会有转机。只有努力生活,才能柳暗花明、如你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