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持 阿德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倾诉空间》主笔 《阿德心理工作坊》主理人

  倾诉人:文道 32岁 职员

  上周我去领的离婚证。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前妻是被一辆小轿车接走的,我则在大街上四处游荡,很像找不到归宿的孤魂野鬼。那天起的大风,吹的我胸口直疼——感情是不是就像是浮萍,风来就吹散了,根本就维系不住?

就在我怀疑人生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是我妈。她让我立刻回家,语气里透着刻不容缓的焦虑。我奔回家,看见她坐在卧室里运气。别张嘴,我就大概猜出了三分——又和郑叔叔吵架了。

  阿德:郑叔叔是谁?

  我爸过世已经十五年了。大学毕业后我和对象搬出去住了,一想到我妈自己在家孤苦伶仃的,我就觉得身边有个人也是好事。比起那些不懂人事的孩子,我觉得自己还挺开明的——几年前我甚至偷偷给我妈报名了夕阳红相亲团。一开始,她总为这事骂我,说我搞对象不认真,就拿她找乐当炮灰。后来看我挺走心的,就开始考虑要不要往前走一步。尤其是她开始上老年大学之后,结交了一批新朋友,也开始出现面对追求者的攻势手足无措的局面。

  老年人的爱情世界其实挺色彩斑斓的。尤其是像我爸妈这代人,自由恋爱的特别少,恋爱经验很缺乏。这就带来了两种影响:一是在对子女的感情指手画脚的过程中,没有什么说服力。他们很难换位思考,年轻人究竟最看重什么。比如我妈总觉得首先应该给我预备好房子和车子,这样女孩才能看得上我。这种物质标准,大多是父母这辈人最介意的。即使是80后,遇到了真爱,我想也能放弃一切条件大胆追爱的。

  另一个影响,就是当他们拥有再一次选择的机会时,幼稚得像个小孩。这些年我妈的追求者并不少,好几个被她生生骂了回去,好像一超过朋友的界限,就跟耍流氓似的。我笑话她有点神经过敏——照这样下去,只能孤独终老了。

  郑叔叔是这些追求者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幸运者。六十多岁头发还是乌黑飘逸,尤其是舞文弄墨的潇洒倜傥,简直就是学习班里中老年大妈的男神级人物。我妈说,郑叔叔在老伴过世后一直单身,当时就觉得他是个大尾巴狼,根本就不是踏实过日子的人。

  阿德:你为了阿姨幸福也是够拼的。是什么原因,促成了阿姨的这段缘分?

  也许我妈想给我做出一个榜样?我谈了几次恋爱都无疾而终,临近三十我妈坐不住了。她说班上的同学们比她还着急,说我这么优秀还被剩下,简直就是浪费优质资源。那段时间一系列的相亲对象纷至沓来,我有点疲于应战。作为反抗,我开始反唇相讥,让她把注意点多放在自己的事情上。潜台词就是,你要是能找到对象,我立马就领证结婚。

  放在现在,我一定不会去做这样的傻事。这简直就像两个孩子在赌气。可当时我被烦恼得不堪其扰,一心想着如果我妈专注搞对象了,是不是我就轻松了很多。有一天晚上,我被我妈叫回家,宣布了人生重要决定:她答应了郑叔叔的追求,决定给自己一次机会。看着她大义凛然的样子,我真是一脸怀疑。

  阿德:拿婚姻当儿戏,又何尝不是这样的戏剧感?一些家长逼儿女结婚,为了面子好看,一些子女仓促结婚堵住父母的嘴,其实都是自欺欺人吧。

  那时候我和我妈处于一种僵持的状态——她展现了恋爱的姿态,势必要求我做出妥协;我开始相亲,并且圈定了结婚对象,又激化她和郑叔叔的关系更进一步。有一段时间,我和我妈的话题都是围绕两个人的感情世界展开的,首先交待一下最近的进展,然后彼此交换下意见。听起来像是给对方打气,其实是提醒对方——我都这么拼了,你也不能泄气。

  经过一年多的酝酿,我终于走进了婚姻殿堂。婚礼那天,郑叔叔也被邀请成了座上宾,我知道我妈的意思——儿子的终身大事尘埃落定之后,她也要为自己着想了。

  阿德:听起来应该是一个非常幸福的结局,为什么现在搞成了这样?

  说实话,我和前妻的感情基础根本就不稳固。我们俩更是为了结婚而结婚,都是大龄,又有生育压力,于是一拍即合。婚后也有过一段平稳期,然后就急转直下,幸福的滋味荡然无存。后来我才知道,她原来就有心头之爱,只不过对方迟迟不提婚约。而我对结婚这件事始终当成了任务——剪彩结束后,我想的都是赶紧退场,而不是还要跟人家过日子。

  要说婚姻走不下去,都是两个人的错。我对她没有怎么关心过,人家自然就去找能够关心她的人去了。别人提醒我不要头上种了草原,可这种羞耻感在我这里并没有起多大作用——是我跟她提的分手。她也没说什么就点头了。从开始到结束,我们俩都是这么客客气气的。

  阿德:你离婚这件事,阿姨肯定不好受。看似幸福的地基不在了,她在自己的婚姻关系当中,估计也乱了阵脚。

  我起初有点儿纳闷我妈为什么要再婚。其实她和郑叔叔保持交往的关系就不错,不会被生生捆绑在一起。

  后来我想,也许她是想给我做个样子或者给自己做一个心理保障——儿子结婚了,我也要再婚。我们都要朝着所谓幸福的样子努力,结果就是让我们满意的结果。

  问题是,这种幸福的样子,真的适合自己吗?和郑叔叔在一起,她是否真的感觉到了幸福?这次叫我回家,问题还是围绕在吵架这件事上。他们领证不到一年,郑叔叔已经搬回家住三四次了,每次都是不告而别。我问过我妈,你们俩的矛盾究竟是什么?她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原则问题,就是生活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她心里就会觉得有点烦。她已经不习惯温柔待人了,突然有了新的另一半,这样的功课让她感觉特别吃力。

  这次碰面,我妈说两个人已经提到了离婚。我本来想劝她点什么的,可我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这个资格。自从知道我离婚之后,我妈已经和我冷战了大半年。我跟她说,离婚不是儿戏,要不再试试?我妈转头就回我说:不是儿戏,你为什么说离就离了?

  阿德说

  生活中不乏这样的父母,他们温柔体贴,把最好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传递给孩子,在他们心中种下爱、尊重和独立的种子。但真相往往不尽如人意,原生家庭的系列问题,不仅让夫妻双方面对困难时无能为力,也会带给孩子终生的影响。倾诉者和母亲把感情当做较量,深层矛盾也许在于倾诉者的父母就有冲突未解。父亲的离世并不会让问题迎刃而解,只是短暂的回避。破解之道,也许还在于能否真实的认知自我、表达态度以及坚持主见。是否结婚、再婚还是离婚,不是面子的推动,而是“我确定想走出这一步,并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