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喧嚣的街头,共享单车已成为天津人出行必不可少的一种方式,解决了人们“最后一公里”的痛点。与此同时,它又成为一块人性试金石,乱停乱放、恶意破坏、强加私锁现象时有发生。“单车猎人”由此而生,他们走街串巷乐此不疲,用个人的力量默默维持共享单车的秩序。

  他们都抱着一个使命,就像是参与打猎游戏的终极任务,让下一个人有车可骑,直到“让天下无猎可打”。

  厉害!终极目标是“无猎可打”

  29岁的白鹭就是“猎人”之一,白天他是工厂一名普通的电工,下班后他便化身“猎人”,居民区是“猎场”,而“猎物”就是那些被破坏、被私占的共享单车。

白鹭在查找被损单车现场白鹭在查找被损单车现场

  白鹭每天坐班车上班,班车站离家步行大约有15分钟,他选择骑行解决这出行“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共享单车简单方便,“我在街上看到共享单车的第一天,就注册成为用户。”白鹭激动地说。

  白鹭家住在红桥区西于庄,地处拆迁片区,问题单车很多,主要涉及哈啰单车、摩拜单车和ofo小黄车。没过多久,他发现回家路上想找到一辆共享单车变得很难。应用程序上的地图总是把他带到一个个居民小区,那里停放,私藏,甚至锁住了大量共享单车。

  “只要我看到有单车被损毁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然后就习惯性地碎碎念……”白鹭说在大街上看到有人骑没锁的共享单车就想去阻止,但自己又无权阻止,通过朋友知道可以直接将这种情况反馈给客服,从此他就当上了一名兼职“单车猎人”。

白鹭找到的被损车辆拍照上报白鹭找到的被损车辆拍照上报

  白鹭每周休周五和周日,这两天他就会出外寻找故障车,再将被私占或破坏的单车拍照,向单车运维上报,有时也会现场等,将故障车亲手交给运维师傅。

  “我很自豪,因为我的行为让更多的人享受到了共享单车的便利。”白鹭笑着说自己目前还没有女朋友,他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带着心爱的姑娘,一起上街“打猎”,而终极目标是无猎可打。

  漂亮!怒怼私占单车现象的天津姑娘

  21岁的李小可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今年刚大学毕业。“不怕事”,“不认生”,“话茬子厉害”……李小可身上有着标准天津姑娘的几大优点,作为“单车猎人”但凡出手也总让周围人拍手叫好。

漂亮姑娘李小可漂亮姑娘李小可

  一次,李小可看到路边停着一辆共享单车,为了不让别人把车骑走,有人在车锁的位置用烟头和口香糖纸堵着,她顺手捡了根铁棍,把里面的烟头和废纸都给抠出来,把车锁上了,并原地等着,微笑地看着那人回来后看到这一幕时脸都绿了。

  还有一次,她发现家门口楼下的单车被上了私锁,她从小区转了一圈捡了根铁丝,插进私锁锁芯里,当时怕插得不紧,还往地上凿了两下,私锁立马不能用了,通过她在手机上报情况,当天这辆车就被运维师傅推走了。

李小可还保存着现场图片李小可还保存着现场图片

  不仅身体力行,咱天津姑娘话茬子也是厉害。一次在一个小商店门口,一辆共享单车明明是锁着的,当李小可上前开锁时,从商店里冲出来一个人特厉害地说“这车是我的车,谁让你骑了。”李小可毫不示弱地回应,“你手机拿出来给我看看,有没有信息,显示关了就意味着不骑了不知道吗?嘛是你的车,都是你的,整个单车公司都是你的,全世界都是你的,你这么能耐怎么还在这儿卖东西呢!……”

  对方哑口无言,姑娘从容将车锁打开,骑走。

  怒赞!初中学生一个月捡回100辆

  14岁的赵梓轩是一名初二学生,从家到学校的2公里距离,每天需要骑共享单车,因为看不惯大量单车被破坏,成为了“单车猎人”中的一员,而且还十分的“高产”,小小年纪的他目前已经成功找到了300多辆被私占的各品牌共享单车。

赵梓轩是一名初二学生赵梓轩是一名初二学生

  虽然每周日都会抽出时间“狩猎”,但赵梓轩学业一点没耽误,在班里名列前茅。赵梓轩的父亲笑着告诉记者,孩子比较老实,以前并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直到发现孩子总拿父母的手机,还老出门,后来才知道孩子原来去做“猎人”了。

赵梓轩发现被私占单车后上报运维截屏赵梓轩发现被私占单车后上报运维截屏

  他们从不是嫉恶如仇,而是能救一辆是一辆

  数据显示,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自行车出行比例高达66%,2014年,这一比例降至17.8%。缺少非机动车道,机动车侵占自行车出行空间是影响自行车出行的重要因素。快速发展的共享单车服务扭转了自行车出行的颓势,它极大地刺激了城市骑行的需求。“自行车大军”涌动的盛况再现中国城市街头。尽管有数据表明共享单车缓解了交通拥堵,并促进骑行文化回归,但某些市民私占破坏单车行为也给城市出行提出了新的挑战。

单车猎人在行动单车猎人在行动

  哈啰出行天津省区用户运营负责人焦清哲告诉记者,这些单车猎人的素质非常高,有很强的社会公德心,他们都是自发义务地去做,帮助维护了单车秩序。据统计,举报量大的“哈啰单车猎人”年龄大都在18-35岁,在学和各行各业的人员都有,有着共同价值观和理想的几百人在群里每天欢声笑语,除了举报问题车,大家也会唠嗑聊天。

  焦清哲说,很多人觉得这种行为是嫉恶如仇,其实他们没有那么强的攻击性,他们觉得单车是方便市民出行的工具,不忍心看到被破坏,能救一辆是一辆,愿意去通过自己的力量保护,通过他们能看到正能量的市民远比搞破坏的多的多。

  路见不平一声吼,很难吗?

  在这个城市里每时每刻都有让旁人欲言又止的事情发生。

  但幸好,还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