乃文 29岁 职员

  主持: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国庆节后,我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我在这里长大成人,终于要挥一挥衣袖,道一声再见。

  很小我就知道男子汉要四海为家,可也有人说父母在不远游。犹犹豫豫之间,青春眼看就要耗干了——跟我一起上学的小伙伴们,每逢相聚的共同话题就是为我不值。他们说以我的聪明才智,留在这里实在可惜。尤其是酒过三巡,看着他们满面红光挥斥方遒的样子,我不由得一阵阵热血澎湃。

  阿德:作为土著,在成长经历上和你很有共鸣。

  按部就班不好吗?这是家里人经常给我灌输的思想。像是桌子上的一日三餐,或者是被你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这种早已溶于血液的惯性,时刻左右着我的选择。回想上大学的那段日子,我在哪里读书,读什么专业,似乎经过了深思熟虑,可这又经不过任何的推敲——家人给了我几个选择,告诉我利害关系,然后我就自然而然得出了结论。很长一段时间,我还会为自己的选择暗暗高兴——学校离家开车只有20分钟,中午下课还能回家吃午饭,甚至在床上眯半个钟头;老师都是我爸的师弟师妹,入学第一天就对我格外照顾;我的女友竟然认识我的高中同学,她说他们是幼儿园的发小,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就成了朋友……

  阿德:有一种尽在掌握的感觉,难道不好吗?

  大四那年,家人带我去转了售楼处,我妈指着沙盘上的一个小窗户对我说,这以后就是你的新房了。当时我和女友交往了不到两年,早已进入了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两家人逢年过头就聚在一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们俩是表兄妹。

  按照家人给我的规划,毕业一年后我们俩应该去领证,两年后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来到人世。孩子单周送到我爸妈那里,双周则由女友爸妈照看。三十岁之前,二胎计划将提上日程安排。如果一切顺遂,我会在三十五岁之前继承我爸衣钵,成为所在行业里的业务骨干……

  阿德:没让这套多米诺骨牌全部倒下的关节点是什么?

  女友出国留学去了。这说起来有点误打误撞。大三下学期,学院里有个出国交流半年的机会,辅导员推荐了我女友。她起初没什么兴趣,我鼓动她说可以去拍拍照片,顺带做做代购,她就动了心。半年后回来,性情大变——原来的乖乖女,胳膊上竟然纹了身,还跟我要出国读研。

  这无疑打乱了我的生活。爸妈找我谈话,让我劝女友收收心,以后在家相夫教子不好吗。这话我消化了半天,最后也没有脱口而出——看着女友一脸坚决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让她为了我而放弃什么。

  她研究生毕业之后继续留在了国外。我们的感情也许在她踏出国门的那个时刻就淡了。我继续过着的日子,下班回家吃饭,周末赖在床上打游戏。即便是进入了职场,我的社交圈子依然停留在个位数。朋友还是那几个,就像是大学时代那样,每次聚会临近晚上10点,各自爸妈的催促电话,就会此起彼伏的响起来。

  阿德:进入了社会赚了钱,也承担了一些压力。可怎么活得还是像一个孩子。

  直到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还没有“断乳”。后来我先后交往了几个姑娘,不是因为吵来吵去,就是因为家里人看不惯而选择分手。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是有点不舍,却从来没有心痛——就像我妈跟我说的,以咱们家的条件,什么样的女孩找不到呢?我的工作也是风平浪静,从上司到同事,都对我客客气气。我知道一小部分来自我的业务能力,更多还是囿于我爸的面子——就像是一位同事跟我打趣时说的话:你其实不必这么用力,有个好爸爸有时候就要举重若轻。

  直到两年前,女友结婚的邀请函出现在了我的手机屏幕上。她还给我发了一段常常的语音,兴奋得说希望我能去见证她的幸福。我知道她是善意的,犹豫了半天决定去看看。

  阿德:这一趟旅行,给你带来了什么改变?

  这是我第一次出国自由行。之前都是跟团,爸妈还在我左右。这次我自己提着行李箱,飞到大洋彼岸,说实话是有点担心的。

  和前女友再次重逢,已经是隔了好多年。眼前的她,一身小麦色的皮肤,言谈举止里透着大女人的爽快和自信。她开着吉普车接上我,直奔他们的新房。眼前的景色,是那么新奇,却让我感觉到了有一种久别重逢——很多年前,我妈指着沙盘上的那个窗口,如今依然是冷冷清清的。我的新房,我一直都没有去住,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一个人该如何生活。

  婚礼结束之后是告别酒会。我喝了不少,提着酒瓶和新人的朋友们一一碰杯。我甚至和前女友的妈妈一起拥抱。她在我耳边说,从来没有想过女儿会这样生活,现在亲眼看到了之后,觉得这样生活也没什么不好。

  阿德:所以,你开始为自己考虑了。

  前女友变了吗?在我以及身边眼里,她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模样。从原来的毫无主见,变成现在的如此耀眼。可是对她而言,也许一点也没有变化——只不过是换了一个环境,结交了另外一群人,从而展现了自己不一样的色彩。

  那么对于我,是否有这样的一面呢?我快三十岁了,从小到大被爸妈规划好了所有选择,现在的生活也是一帆风顺令人艳羡,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还是说,爸妈为我选择的人生,就该是我最好的选择吗?

  我就想去试一试。其实谁也不想吃苦,但没有为自己的选择买单过,就会为自己感到不值得。

  [阿德说]断乳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所有的孩子都行走在与父母分离的路上。有些孩子醒悟早,在外吃尽了风霜雪雨,心里倒会对父母更加亲近些——只有付出了代价,才知道父母的爱是多么难得。有些孩子如乃文一样大器晚成,迟早有一天也会选择离开——是否要在异地从头开始并不重要,反正吃点苦头,才衬得出甜的滋味。

  心理断乳,说的是孩子,其实反衬的却是做家长的姿态。作为父母,感受到了分离的情感波动,但是也要清楚地知道,这样的分离彼此都是有益的,并且不断地觉察和反省,让自己和孩子的关系回到健康的状态。

  各有各的事要做,各有各的人生要负责。既然缘定今生,就让我们好好珍惜亲人一场,各自按照自己的方式做自己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