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慧,41岁。两个月前,因为投资生意失败欠下巨债无力偿还,她老公的妹妹和妹夫双双自杀,留下一个正在上小学的儿子。听闻噩耗,孩子的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都垮了,加上年岁太大,根本无力抚养孩子。她老公毫不犹豫地表示,要把外甥接到身边,当做自己的孩子抚养。

  她也看着孩子可怜,可是考虑到自家的情况,是真的没办法同意老公的决定。她的女儿今年高二,眼看明年就要高考了,她实在是没有精力再照顾一个上小学的“儿子”。人力达不到,物力也负担不起两个孩子的开销,何况男孩子长大还要给他娶妻,挑费更大。妹妹妹夫原来的房子拿去抵押了,可以说什么东西都没给这个孩子留下。凭空添一个孩子,她养不起。就连住都是问题,家里是独单,两个孩子,一男一女,怎么住?

  老公对她的态度非常不满,觉得她一点人情味儿也没有。两个人打也打了闹也闹了,老公给她下了最后通牒,要么把外甥接过来,要么离婚。惊讶、气愤、委屈,一股脑儿涌上了她的心头。

  老公的妹妹妹夫自杀 留下一个儿子

  有的老话还真不能不信,都说本命年不好过,老公的妹妹妹夫今年都是36岁,两个月前竟然双双在家吃安眠药自杀了。那两天是周末,孩子住在奶奶家。周日晚上他们应该去接,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手机还关机。孩子的爷爷奶奶就给我老公打电话,他赶过去一看,才知道出事儿了,送医院也来不及了。他们还留下了一封遗书,说是投资生意失败,已经倾家荡产,连房子都被收走了,实在是活不下去了,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儿子……我公婆和孩子的爷爷奶奶听到这个噩耗,一下子全垮了,我婆婆晕倒后还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医生说老人的身心再也经不起任何负担和刺激了。

  我们忙着善后的时候,孩子暂时住在一个邻居阿姨家里,这个阿姨是孩子刚出生时他们家用过的保姆。事情料理得差不多了,孩子一直住在别人家也不合适,老公就提出要把他接到家里来。他的原话是,从今往后,咱们就多了一个儿子。

  把老公的外甥当儿子抚养 我做不到

  两边老人年岁大了,受了这么强烈的刺激之后,是肯定照顾不了这个孩子了。这些我都明白,可是让我照顾这个孩子,我也是有很多困难的。为什么老公连商量都不和我商量,就自己做了这么大一个决定呢?这是个活生生的孩子,不是小猫小狗,哪能说养就养啊?我们自己的女儿今年上高二,这说话就要高考,学习的事情必须有一个专人盯着。他的工作几乎全年无休,我已经够累的了,再让我管一个上小学的,我非崩溃不可。何况他妹妹这个儿子,从小就调皮捣蛋,请家长是家常便饭,学习成绩就更别提,我哪儿有时间和精力应付这些?我本想着女儿考上大学我终于可以喘口气,要是他来,我什么时候才能熬出头?自己的孩子打几下骂两句都没事儿,这外甥就不一样了,管得轻重都惹闲话、不落好。

  再说现在养孩子多费钱啊,养一个女儿日子都过得紧紧巴巴,再来个儿子?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等他长大成人了,我们还得负责给他买房娶媳妇,这么大挑费,我想都不敢想。说句最实在的,他妹妹的房子没了,等于什么也没给这孩子留下,现在往后全指着我们,这负担太重了。就算不提以后,眼下就有一个最大的问题解决不了。我们家是独单,统共四五十平米,现在女儿和我睡,她爸在客厅搭床,他来了,睡哪儿?男孩儿女孩儿都大了,在这么小的一个屋檐下,的确有很多不方便。

  老公竟然说 要么抚养外甥要么离婚

  这么小的孩子突然没了父母,我也心疼,可是我说的也都是实际问题。老公却不理解,说娘亲舅大,这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刚开始虽然他不言语,最起码能听我说说。后来他一个字也不听,我刚要说,他就让我打住,然后像下最后通牒似的,再给你几天时间考虑。就好像我犯了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一样,完全一副命令的口吻,那意思是我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这么大的事儿,他居然一点儿和我商量的意思都没有。那些日子,我们俩几乎天天为这事儿闹别扭。这是结婚快二十年从来没有过的。气得我回了几天娘家,跟我妈念叨这事儿,我妈虽然没反对,不过也觉得这种事情应该从长计议,不能他想怎样就怎样。

  我从娘家回去的转天,他说要跟我谈谈,我以为他回心转意了呢,谁知这次是真的给我下最后通牒了。要么把孩子接来一起生活,要么我们就离婚,然后女儿我也休想带走。为了他外甥,他居然可以抛弃我,还说我冷血冷心,他瞎了眼才跟我过了这么多年。

  [来言·去语]

  福慧:是我对孩子狠心吗?还是他对我太绝情?

  舒阳:都有吧。

  福慧:我是有实际困难,他有什么理由这么对我?

  舒阳:他失去了至亲,很突然,很悲惨。他现在一心想的是孩子,所以处理问题的方式上、情绪上都和平时不太一样。

  福慧:虽然我是舅妈,可我也心疼孩子,不过具体情况得具体分析啊。

  舒阳:但是眼下我建议你最好能把孩子接到家里来照顾,他还不到十岁,遭遇这么大的变故,需要亲人的陪伴度过最难熬的一段时间。除了照顾衣食起居,他的心理疏解更重要。至于你的顾虑,我也理解,等事情慢慢平息了,再和老公好好研究,一起想办法解决。你一上来就拒人于千里之外,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福慧:我再想想,我就怕孩子接来就请不走了。

  舒阳:儿女双全也挺好。这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是宽慰你,有时候事情到了不可解的地步,反而要往好处想。

  [舒阳随感·善念]

  究竟是谁错了?其实谁也没错,只不过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想问题罢了。平时你好我好大家好,每每大事当前,就顾及不了那么多了。这是人之常情,也是人之短板。有的人觉得,我并非落井下石,只是没有伸出援手而已,因为我确有难处。不过,难处也是分轻重缓急的,你认为的没有落井下石,于“更难”的人那里,可能就是灭顶之灾。换位思考不易,雪中送炭更难,不过往这两方面努力总是没错的。愿每一个人都能心存善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