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被很多人认为是“不务正业”的电竞运动,迎来了里程碑时刻。

  这一天,王者荣耀国际版《Arena of Valor》作为表演项目,首次登上亚洲最高级别的综合性运动会——亚运会的舞台,中国代表队在决赛中夺冠,获得亚运会历史上首枚电竞项目金牌。

  当五星红旗随着国歌缓缓升起的那一刻,AoV队长“老帅”张宇辰和队友们无比兴奋:“电子竞技承载了很多年轻人的梦想,这次能进入亚运会,我希望能告诉大家,电子竞技和电子游戏不一样,电子竞技也是体育的一部分。”

  电竞,曾被人贴上“玩物丧志”的标签,而想真正撕下这些标签,使电竞有序发展并成为被大众广泛接受的一项体育运动,这次夺冠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亚运登顶 为电竞正名

  老帅没想到,自己会在2018年,以一名电竞运动员的身份,代表国家出征亚运会,更没想到,国歌会因他们的拼搏响彻整个赛场。

老帅老帅

  5月14日,亚奥理事会宣布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国际版AoV》、《皇室战争》等在内的6款游戏,入选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电子体育表演项目。根据规划,4年后的杭州亚运会,电竞或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当时很惊讶,因为完全没有前兆,不知道电竞项目会真正进入到传统体育赛事中。”老帅说,“觉得非常荣幸和骄傲。”

  5月下旬,王者荣耀赛事联盟工作人员联系到老帅,邀请他加入为亚运会组建的电竞国家队中。在王者荣耀这款游戏中,国内和海外是两款截然不同的版本。而此次亚运会所采用的版本,正是老帅和队员们从未接触过的王者荣耀国际版。“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款全新的游戏。”老帅说。

  在初期的训练赛中,老帅和队员们几乎没有取得过胜利。但是这群平均年龄20多岁的小伙子,凭借着自己过硬的技术,迅速适应了这款新游戏。“我们只能用不断加练的方式来弥补接触时间短的缺陷。”老帅说。

老帅在进行训练老帅在进行训练

  对于老帅和其他电竞选手而言,亚运会是为电竞正名的机会,可以让外界更了解电竞,知道它与传统体育项目一样都包含了竞技体育的精神。“为国争光是对电竞和电竞选手最好的证明。”老帅说。

  电竞不等于游戏

  电竞职业选手的训练,在不太了解的人看来是件幸福的事情——每天打游戏。但对于老帅和其他电竞职业选手而言,他们每天都要进行高强度的训练,电竞并不能和打游戏划等号。

  GK电子竞技俱乐部王者荣耀分部的训练基地位于成都市双流区的一处高级住宅区内,老板租下一套三层别墅。一层是训练室和餐厅,二层和三层是队员的宿舍。或许有些人以为,20多名年轻男孩组合出来的俱乐部会是一副“乌烟瘴气”的场面。其实不然,训练基地非常干净卫生,两位阿姨每天轮流打扫卫生和做饭。而这里的队员严格执行着训练计划:上午9:30早餐,10:00与教练和数据分析师进行前一日的比赛复盘,午餐后进行午睡,13:30准时进行下午的训练赛。除了训练个人技术之外,还会约其他战队成员进行比赛。之后还要反复看录像、分析并制定战略,除去晚饭和饭后的短暂休息外,训练一直到次日凌晨1点才结束。

队员们在进行训练队员们在进行训练

  “成为一名职业选手,这是最基本的付出。”GK队长韩帅说。由于比赛和训练中需要保持坐姿并进行频繁操作,很多电竞选手都受到腰部、颈部和手部伤病困扰,“每天都要进行十几个小时的训练,日复一日地练习技术,可能看上去一个简单的操作,也要重复成千上万次。”

GK俱乐部队长GK俱乐部队长

  “这就是我们所喜欢的一份职业,你要对它负责。”韩帅说。对他们而言,电竞不单是一项爱好,更是一份职业。

教练在进行复盘教练在进行复盘

  许多游戏玩家也憧憬着能够成为职业选手靠打游戏名利双收。“想成为一名职业电竞选手,兴趣、天赋、努力缺一不可。”四川省电子竞技协会秘书长刘叶航表示,“否则,就不要轻易尝试走职业选手这条路。”

四川电竞协会秘书长刘叶航四川电竞协会秘书长刘叶航

  在刘叶航看来,普通玩家可能是利用碎片化的时间玩游戏、打装备,或者是用人民币来解决一些问题。但是职业选手则不然,他们每天要面对着手机、电脑进行长时间的训练,还要通过各类比赛积累经验。电竞行业从业者都在努力改变一个观点,就是电子竞技绝不是和电子游戏划等号。

  电竞行业没有一个标准

  早在2003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08年被改批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但是发展中的电子竞技依然面对很多“尴尬”问题。

  “传统体育赛事有着非常规范的比赛规则,而电竞行业没有统一的行业标准对其进行约束。”刘叶航表示。以足球为例,国际上有国际足联、亚足联,国内有中国足协等,而对于电竞行业来说,没有权威的国际电竞组织,也没有通用的行业标准,尤其在赛事标准、青训规范等方面,都缺少法规约束和行业规范。

  “电子竞技具有一定特殊性,不像足球、篮球一样可以玩一辈子。电子竞技每一个项目都有寿命的,可能今天我们玩王者荣耀,也许四年之后它就不再流行。甚至会出现一款新游戏,这对于大型赛事的备战非常不利。”刘叶航介绍,“另外,电子竞技项目很多,但究竟哪种游戏真正属于电子竞技的范畴,并没有一个标准。”

  和传统体育赛事相同,电子竞技对参赛者的年龄也有一定要求,“16到23岁是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随着年龄的增长,选手的反应速度和灵敏度都会下滑。”韩帅说。退役后的问题也成为电竞选手面对的一个问题。

  不过,刘叶航仍对电竞持乐观态度,“目前正在朝着规范性发展,也在寻找和解决一些问题的突破口。我觉得未来10年到20年电子竞技会超过足球,成为世界第一运动。”

  高校开设电竞专业

  2016年9月,教育部公布《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设置管理办法》,首次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纳入大学专业。四川电影电视学院联合成都电子竞技协会在去年顺势推出该专业的专科课程,更在今年首次进行了本科招生。

  张一杰是湖北省一名高三在读生,他从学校请假,在父母的陪伴下特意从湖北赶到成都。他喜欢游戏,想要成为一名电竞选手。“孩子高二的时候说想走电竞这条路,我非常抵触和反对。”母亲戴燕说。对于大多数父母而言,都希望孩子按照传统路径,成人、成才、成家、立业。孩子适不适合做电竞选手?电竞专业究竟学什么?电竞行业的未来在哪里?戴燕深感迷茫。相对于其他喜欢游戏的孩子而言,张一杰算是比较幸运,他的父母愿意尊重他的喜好,带他一起寻找答案。  

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内老师和大一新生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内老师和大一新生

  系主任彭颖老师表示,电竞产业并不是只有职业选手,背后更有一套完整的运营、管理体系。目前这些通过高考进入该专业的学生一般都已经超过了18岁,不适合作为职业电竞选手进行培养。该专业学生主要学习电竞心理、电子竞技竞赛管理的相关知识,为电竞产业培养服务型人才。

  不过开设电竞专业之后,学校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师资力量的缺乏。“很多电竞比赛的国际选手、世界冠军在学校讲课。但对于本科院校来说,他们的学历达不到教育部的要求,也未经过教育岗位的正式培训。”院长罗共和表示。“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经过学院讨论,决定走校企合作的道路。”

  谈到开设这门专业的初衷,罗共和表示,随着发展,很多传统产业会逐渐走下坡路,很多新兴产业会逐渐走上舞台,电竞产业作为一个新兴产业正在逐渐发展起来。对公众而言,不能只看到电竞是打游戏,而是通过电竞比赛、活动和直播,让更多的人喜欢并欣赏电竞。“现在电竞产业管理方面的人才缺口有好几十万。现在各个大城市,包括上海、北京、广州、成都等当地政府制定的产业里面都有一条,就是发展电竞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