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诉:蔷薇 30岁 职员

  我特别喜欢蔷薇,不仅因为好看,还在于刺。用天津话说,有刺之人不好惹。我就是想做这类女人。

  阿德:有句话不是说,外表多强悍,内心就有多软弱?

  软弱就会挨打,这是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回顾我的成长史,我的外表没少给我带来困扰——现在我才1米52,刚上学时更像是一个小精灵。用男生的话说,怎么看都像是一颗扁豆。这句话对我打击特别大。虽然那时候我还没有情窦初开,但身为扁豆也是有自尊心的。

  可外人不这么看。我爸妈也觉得我没有主见,难听点就是逆来顺受。他们觉得我学习成绩不好因为脑子不够使,说话吞吞吐吐也是天生发育不全。比不上其他家小姑娘古灵精怪,还好还剩下最后的——有点老实。

  于是这个词成为了我的标签。爸妈再三嘱托老师,说孩子太老实请您多照顾;老师找来我的同桌,说我老实,多带动带动;我的同桌转眼告诉了其他女同学,说我太老实,可以让她做个陪衬。所以你看,这就是我的命运——在我还没有能力发声之前,周围的人对我已经进行了定义——老实,没啥主见,可以做个辅助或者旁边看着就好,不可能当主角。

  阿德:你内心一定有一万个“凭什么”。

  如果我被外界催眠了,也许我根本就不会再反抗。逆来顺受多容易啊,反抗才需要勇气。特别是对于孩子而言,反抗的代价其实很大——在女生圈子里,如果你没有个人特色或者过于独特,其实是容易受到排挤的。别看我这么不起眼,从小就饱受女生们的欺负。小到打水打饭排队,大到竞选班委社团学生会,甚至连文艺演出,我都要当别人的替补。在她们眼里,我这样的人天生就是替补,安分守己的当好替补就是我的命,为什么会难过呢?

  我就是不甘心。我成绩不好,可是也有比较擅长的学科,我长相一般,可我为人善良心思细腻。我是没有什么人缘,更不用说异性缘了,可我珍惜能够拿我当朋友的人,尤其是平等对待我的人。

  我特别感谢我的语文老师。那是初二的事情了。当时我们班换了一位语文老师,年纪不大,教书只有几年。她看起来有点内向,加上我们班男生挺多,课上秩序有点乱。因为这个事,不少家长向学校反映,好学生的家长觉得这样的老师不能服众,直接影响了孩子学习效果;后进生的家长认为任凭孩子自由散漫,酿成大祸学校没法负责。我观察了这位老师,她郁闷了一段时间,然后在一节课上表明了立场:谁都不好惹,千万别踩她的底线。如果配合她工作,就做师生,如果还成心捣乱,她自有很多反制措施。

  看着她一脸严肃的样子,我恨不得当场给她鼓掌。自此之后,她似乎是换了一副面孔,笑容变少了,语调变高了,课上纪律也变好了。半个学期时候在分析试卷课上,她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说,其实谁都有狠的一面,她是拿同学们当朋友才会温柔相待,可惜大家并不领情。

  阿德:所以你觉得,想把内心的小野兽放出来。

  我就在想,我能用什么证明自己?我个头似乎是长不高了,青春期之后,脸上还有不少青春痘。比美貌和身材,我甘拜下风,唯一能抓住的,只有学习了。我偏科严重,才让我总成绩不尽如人意,如何避重就轻?我决定破釜沉舟——主抓擅长学科,短板学科几乎放弃。高二分班之后,我的成绩在文科班里扶摇直上,最终稳定在年级前三。

  我想说的并非学习方法。而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我找到了一些底气——再向别人证明的时候,我其实是想自己证明了我能行。但即便我考入了不错的大学,从事着感兴趣的专业,因为我的外表,依然遭受着各种各样的误解。

  阿德:听你的故事,有点不断升级打怪的感觉。后边有遇到了哪些大Boss?

  比如在研究生推优阶段,明明我的各项成绩更优秀一点,可班主任和老师们更倾向于其他人;在应聘面试阶段,我也是屡屡受挫。还没等我表达完入职诉求,我已经看到了招聘主管眼睛里,对我能力产生了深深怀疑。

  恋爱和婚姻也是很大的阻碍。现在的男孩们似乎不太喜欢小巧玲珑的姑娘了,更别说身材外表是值得是否交往的硬指标。我的老公是我主动追求的,用他的话说,对我第一眼真的没有任何来电——弱不禁风的样子不像是林黛玉,更像是一个初中生。结婚之后,我同样遇到了婆媳问题。我的婆婆是个东北女人,风风光光了半辈子,和我沟通时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在吵架。我起初也有些不习惯,觉得她总是在找我麻烦,并且对我的生活横加干涉。

  阿德:你是如何一一闯关的?要知道,抓住机会拼命地展示自己,真的很累。

  因为我天生就矮,想被别人发现,就得跳得更高。上大学时,为了争取保研名额,我尽可能把所有资料都准备妥当,用成绩说话,让所有人哑口无言;应聘落选,我不甘心直奔招聘单位,不断央求主管给我表现机会,终于用求来的短期实习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名正言顺地入职;每天到点下班,我都会多留半个小时,一是总结下工作进展,二来做好后边的计划。我当然相信天赋,可我更愿意接受勤能补拙的道理。

  男友是我追的,婚姻是我选的。所以我要对自己负责。我要做好妻子这个角色,并且为当好妈妈做足准备。我跟老公说过,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你不能解决的事情告诉我,我来帮你。我跟婆婆说,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逻辑,既然我们已经成立了家庭,我一定会把小家经营好。

  我似乎变得越来越强势了。这当然是我的保护色。但我深深地体会到,只有我主动,才不会被动。

  [阿德说]赢家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如果人生非要划定输赢,什么才是我们值得成就的?这个问题属于有阅历的人。

  养尊处优的日子当然好,只不过缺少那么一点滋味——所谓的话语权,就是当我们发言时,别人的眼光齐刷刷聚过来的瞬间。在这样的时刻,更需要阅历来支撑你的笃定、见解和格局。

  又何尝仅限于这个瞬间。读书、工作、结婚、生子,人生的种种选择、小到每一天的穿衣打扮,都应该打上个人深刻的烙印——正如蔷薇所说,只有我主动,才不会被动。

  我特别欣赏拼搏二字。拼的是阅历,博的是机会,天地何其大,总有属于我的那片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