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豆奶 25岁 职员

  这不一上班,房东找我说房租日子到了啥时交钱。我算了一下,三个月一共6000块,按理说不多,可我真是捉襟见肘。我向两个哥们求助,舍下脸来才拿到4000,剩下的窟窿只能信用卡取现。好不容易给房东转了帐,当天晚上我带着女友吃了西餐,又刷卡了三百多。 

  阿德:你有点打肿脸充胖子。

  我工作也有三年了,也纳闷怎么一分钱都没存下来呢。到头来外边还飘着不少账单,信用卡的、支付宝的,以及几个哥们的人情债。

  记得工作第一年,我每个月只能拿到三千多,当时我挤在单位宿舍,抛掉吃喝,一个月还能给家里寄一千块钱。当然那时候毫无生活质量可言——简单地说,就是上班下班、上床睡觉。吃的东西都是炒饼炒面,周末和同事改善下伙食,也不敢下豪华馆子,都是街边解决。

  那时候苦吗?苦,可这是后知后觉。真正开窍是在新同事入职之后。起初他在我看来就是个异类,吃穿用度谈不上大手大脚,但一定和我们这帮人不同。有一次几个哥们都嘲笑他浑身香喷喷的,我这才知道男人喷上香水,原来是个范儿——怎么说呢,就是让你在比别人眼里有记忆点。

  阿德:即便你开着他玩笑,其实暗里已经开始模仿。

  当有一个新世界向我敞开大门,我就像是个孩子,满眼都是吃惊——原来还可以这样。比如他身上的衣服裁剪得总是那么贴身,不像我一条牛仔裤恨不得穿到天荒地老,他几乎每天都是神采奕奕的,不像我满脸冒油一脑门青春痘。最让我感到与众不同的,是他这个人的状态。比如说他很清楚哪个商场里边有什么菜馆,适合宴请还是小聚,连招牌菜都了如指掌。工作一段时间,他会在周末去外边走走,有时候给我捎点土特产等小礼物。还有他的业余时间,好像特别丰富。不是看电影就是泡咖啡馆,甚至还跟我说,下半年要去健身房雕塑下身材。

  这给了我特别大的刺激。我并不嫉妒,而是觉得人家同样一个月赚这么多,为什么这么懂生活呢?人看起来精神不说,涉及的领域也广泛,不像我在自己看来就是个单调乏味的人。

  阿德:你有没有问他,月薪够用吗?

  起初我就总问他穿的什么牌的,用的什么产品。他见我感兴趣,就总给我发一些链接。点开一看,一件衬衣三百左右,一瓶洗面奶不到二百,最贵的香水五百出头。其实我也知道,这些并不是什么奢侈品。在什么总监、主任这些领导眼里,根本就算不上高消费。可是对于我这样的职场小白,买一样没有压力,都配齐了肯定够呛。

  可我不甘心。比如说买了剪裁合体的衬衣,内心也就无法接受再套上又丑又肥的牛仔裤。开始用洗面奶洗脸,香皂不仅得扔了,还得想一想再用什么产品对得起自己这张脸。时间久了,接触多了,审美变好了,眼光自然也就高了。原来超市里十几块钱能打发的东西,现在根本就不入法眼。

  结果就是,花销直线上升。这还不用说,有时也在咖啡馆里发发呆,或者看看别人的出行攻略自己心里痒痒。

  阿德:好的生活,自然让人心驰神往。问题是,得消费得起啊。

  两年前我有了第一张信用卡,后来开通了支付宝,每个月也有一定的额度可以消费。算上我的工资,我每个月可以支配的金额一下子就大了起来。我当然清楚,欠债得还钱的道理,可是好东西就在眼前,我挣扎了一下就失去了控制。现在我每个月消费大概一万块出头,赶上国庆和春节,如果出行或者回老家探亲,这个数字还得翻番。

  工作三年多,我的月薪是在增长,但很难赶得上我的花销。这让我有过苦恼,也想过要么努力工作尽快加薪,要么赶快跳槽去拿高薪。现实很快就教育了我——以我的学历和能力,在现在这个公司,想升职几乎没有可能。而同类型的公司,似乎对我的简历也没有过多热情。即使我换了一家,薪水也差不多这个样子。

  阿德:由奢入俭难。换句话说,你能意识到自己花钱超过了承受能力,也是一种自知。

  后来我才知道,他其实也这样。他家里的条件也一般,之所以能消费得起,也是靠几张信用卡倒来倒去,相互拆补。我身边的一些同学,不能说都有外债,但只要你深入了解,日子也没有看起来得那么光鲜亮丽。

  我清楚这些物质的东西,这就像是一层肥皂泡,把我们伪装得特别漂亮入眼。但是你知道吗?这种被别人羡慕的感觉真的太好了。或者说是一种自我陶醉——别人说起豆奶时,觉得这个人见识好品味好,谁又会关心他的卡债已经快爆炸了呢。

  [阿德说]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浮华背后

  我其实特别理解豆奶的心境。但凡苦过的孩子,一点点甜都会觉得甘之如饴。这源于补偿心态,曾经没有得到过的,但凡触手可及的时候,自然会加倍享受。就好像我们内心会觉得自助餐吃到扶墙出的人有点丢人,可是我们很多人做在酒店餐桌前,第一反应还是这顿饭能不能吃回票价。

  没有见过大山大海,家门口的山坡自然会觉得风光无限。这其实没有什么好怪罪的。问题是,当我们内心对自我进行评估时,是否应该想一想,我们眼下的能力与超前的眼光发生了严重的背离?精致的生活自然美好,可不愿去自我拼搏,这永远也都是别人的专属。

  很早我就清楚,所有的舒适都是以勤奋为代价。也许你会了解,当有一天你知道你自己是谁,你要谁,你的生活在哪里。这才是后半生得以依靠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