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人·事]

  申辉,男,32岁。孩子还不到两岁的时候,他和妻子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吵了起来,没想到她竟然不告而别。三年过去了,全家人报了警,在当地找了个遍,还到其他几个她有可能去的城市寻找,但是一无所获。他清楚她的脾气很怪,不过也万万没料到她会离家出走。

  因为当时孩子太小,他既要上班,又要寻人,照顾孩子的事情就落到了岳母和未嫁的小姨身上。虽然是亲姐俩儿,但是两个人的性格截然相反。连孩子都说,小姨好温柔,自己最喜欢小姨。甚至后来,孩子就直接叫小姨妈妈了。家人虽然觉得这样不妥,不过孩子非要叫,也就随她了。

  可是慢慢的,他却希望孩子真的可以叫她妈妈,因为他发现自己对她有了感情。他很纠结,有时就想让妻子马上回来,然后离婚,还他自由身,他再向心爱的人表白。有时又不想让妻子回来,怕离婚不成,反而破坏了现状,那他连默默喜欢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吵了就几句嘴 她竟然一去不回了

  这件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三年了,我一直努力在脑子里还原当时我们俩吵架的情景,想回忆起到底我哪句话激怒了她,让她竟然在之后就离家出走了。可是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了,其实我们俩之间根本没发生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为一些鸡毛蒜皮吵起来的。说实话到现在我都快忘了为什么吵架了,因为自从我们结婚之后,我们不知这样吵了多少回,怎么那次之后她就能这么绝情呢?这三年里,我岳母以泪洗面,天天守着电话,生怕错过她的电话。可是,她居然一次也没和家里联系过。明明是和我赌气,她怎么连自己妈妈也不要了呢?我怎么也想不通,我甚至想过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可是她走以后,我们第一时间报了警,就算有意外,这么长时间也该发现了啊。我还发动亲戚朋友几乎把全市翻了个遍,也没找到。寻人启事发到网上,接到好几个外地的电话,说见过她,我又赶紧奔到那个城市去找,可都不是她。

  她是个脾气挺怪的人,这是结婚之后我才慢慢发现的。有时候我们俩好好说着话,她就急了,问她为什么,她说心情突然很不好。她心情好的时候,对我对女儿还是很用心的。可是一旦心情不好,她连女儿都烦,打骂也是常事。我不知跟她沟通过多少次,想知道症结在哪里,她却总是说,心情的事哪有准儿。

  小姨帮忙带娃 孩子高兴得喊她妈妈

  她离家出走的时候,女儿还不到两岁,我一个大男人根本带不了,何况我还得一边上班,一边找她。我是从农村考大学走出来的,父母一直在家里务农,根本没有能力帮我分担。岳母也是可怜外孙女,这么小妈妈就不在身边,所以二话没说就把孩子接到了家里。我妻子还有个未嫁的妹妹,也帮着一起照顾孩子。别看她们两个人是亲姐妹,可是脾气秉性一点儿也不一样。小姨很温柔,平时说话都不会大声,还总是笑呵呵的,给人感觉就四个字,如沐春风。记得以前我还跟小姨开玩笑,姐夫一定帮你介绍个高富帅。其实我是真心话,因为我觉得一般男人还真配不上小姨。我和她姐姐结婚以后,一直没见她谈过男朋友,估计是眼界比较高吧。

  关键是女儿和小姨特别有缘,不听我和姥姥的话,可是在小姨面前就乖得不得了。用女儿的话说,小姨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小姨。结果突然有一天,女儿开始管小姨叫妈妈了。岳母和小姨都觉得这样不太合适,可是小孩子非要这样叫,她们就没再多说什么,主要也还是看孩子可怜吧。

  自己竟然对小姨有了感情 我很纠结

  听着女儿一口一个妈妈地叫,我发现自己对她的感觉也慢慢产生了变化。我想我是喜欢上她了。这个念头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先是骂自己不是东西,怎么能对小姨有非分之想呢?何况老婆还下落不明,自己居然有这个闲心。可是我骗不了自己,我就是恨不得能天天看到她,跟她说两句话,跟她一起带孩子出去玩,就像真的一家人一样。就连女儿幼儿园的老师都以为我们是两口子,是不是说明我们两个人看起来的确很般配?不过这个心思我一点儿也没敢表现出来,因为我拿不准她是怎么想的,更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该怎么办。

  我最近脑子里乱得很。之前我一直盼着妻子哪天就回来了,哪怕她不和我过了,也得让我知道这些年她都去哪儿了,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她不想离婚,我也会努力和她过好以后的日子,毕竟我们之间没什么大的矛盾,毕竟我们有女儿。可是现在,我虽然也盼着她回来,却是因为想让她还我自由身,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不过转念一想,如果她回来了,不同意和我离婚怎么办?到那个时候,我不仅要把这个秘密永远埋在心里,还会打破现在的生活。我再也不能每天都看到心爱的人……想到这里,心仿佛在滴血。有时我们两个人带着女儿,那个画面会让我恍惚,真希望这梦永远也不要醒来。

  [来言·去语]

  申辉:我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我怕哪天就会对她说出那三个字。

  舒阳:对谁?哪三个字?

  申辉:就是……我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明白的。

  舒阳:你说不出口,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资格。

  申辉:我知道我知道,如果我可以离婚的话……

  舒阳:怎么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你不是没有表白的资格,是没有“胡思乱想”的资格。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寻找妻子。

  申辉:我不是没找,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

  舒阳:不管过去多少年,在这件事情没有定论之前,你都要尽好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

  申辉:其实我想和她在一起,也是考虑到女儿,她对女儿真的像妈妈。

  舒阳:这是两码事,别给自己找理由。就算如此,也只能说明你对她是感激,不是爱情。

  申辉:那她这么多年不恋爱也不成家,是为什么?

  舒阳:为了你?如果这是你想要的答案,我只能说你病得不轻。

  [舒阳随感·没数儿]

  难道心里就没点儿数吗?这是很多人应该问自己的一句话,也是相当一部分问题产生的根源。明明这边已经火烧眉毛了,可是偏偏有人喜欢当“没头脑”,还为了那边的闲事儿走心走到忘了东南西北,忘了自己是谁。本来是值得同情的,但是这样一来,只会让人笑话,甚至不齿。作为一个成年人,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辨不明是非、分不清缓急,还口口声声为自己找借口,那可就谁也没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