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诉:甘汁 35岁 职员

  摄影 阿德

  上周老公从香港出差回来,我给他整理行李箱,里边有两大包护肤品。一包说是给我买的,乳液、精华、眼霜非常齐全。我起初有点心花怒放,觉得这人怎么突然开窍了,而且选的品牌也是我心仪的。另外一包则是男士系列的,他说这是留给他自己用的。

  但是我有点奇怪——印象里,他不是一个讲究的人。花一两千给自己买护肤品,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我还记得我们刚认识时候,他就是两件白衬衣轮流地穿,衣服领子都洗得泛黄了。他好像吃穿都不怎么挑剔,只要有口热饭热菜,感觉他就挺知足的。

  阿德:变化都是渐进的。说明你没有仔细观察人家的变化。

  我的功夫都花在孩子身上了。这孩子从小就不让我省心,学习成绩忽高忽低的。高的时候拿过年级前三,意气风发的样子,让我都觉得考入清华北大不在话下了。后来就是急转直下,成绩一落千丈不说,孩子竟然跟我说:厌学了。我单位本来事情就多,再加上担心孩子,这几年下来真是感觉内忧外患,身心俱疲。我去学校找各科老师沟通,请求他们不要放弃;带着孩子去课外班补课,一缴费就是几万元;甚至还找了心理医生,就是希望能让孩子对学习重新感兴趣。

  每天揣着这样的心情,我根本就没有精力关注他。换句话说,我连关注自己的时间都不剩下什么了。原来我还有几个闺蜜,定期约出来做做头发美美甲,喝个下午茶什么的。可这两三年,我们的聚会变少很少,每次都在相约,时间却永远碰不到一块。起初我还觉得奇怪,后来也就释然了——与其纠结于为什么,不如找时间多睡半小时。

  阿德:很多人都会觉得婚后生活像是打仗,但你也应该关心下你的战友。

  男人嘛,饿不着冻不到的。就应该像是野草,具有顽强的生命力。更何况他是我们家顶梁柱,稳稳地杵在那,给我们十足的安全感就够了。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失职。可是做一个女人真的挺难得,家里一大堆事都得靠你,工作的事也不能说不干就不干。我不是当事业女性,可是如果我辞职回家。一来丈夫压力太大,二来我会觉得更不受待见。我身边也有人天天在家洗手作羹汤的,可是到头来男人说出轨就出轨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其实这些都是我的抱怨。很多夫妻的真实情况是,两个人忙一天,十点来钟终于躺在床上刷会手机就很难得了。激情和浪漫?别逗了。

  阿德:男人从三十到四十,心态上会出现很大的不应期。这个你知道吗?

  我就觉得自己快到更年期了。心情不好,睡眠不佳,鱼尾纹根本就藏不住了。原来我还会打扮自己,现在时间都不够用,哪还有这个心思。

  我承认丈夫工作也很忙。可我觉得他就是奉献的比较少——回家就是甩手掌柜,不管是做饭、刷碗还是孩子教育,我根本就没让他操心过。如果这样他还还对我有意见,那我就更没处说理了。

  其实我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期待了。保证健康就可以了,每个月按时带钱回家。别出去惹祸,因为那不仅是玩火,也是给我和孩子丢人现眼。直到我发现他在偷偷保养,我才发现事情根本就不如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阿德:你发现了什么端倪?

  我还没有证据说明他做了坏事。现在能证明的就是,他爱美了——晚饭的饭量变少了,我问他怎么了,他说要控制体重。出差回来,行李箱里总有几件新衣服,还是那种紧身款的。我说你眼光不错啊,他的回应是同事帮他挑的。现在我们家洗手盆上,他的护肤品已经快占据一大半了,并且大有继续扩张的趋势——我开玩笑说,你怎么开始打扮自己了。他一脸严肃地告诉我说,他不想一脸倦容,那是对客户不负责任。

  我无言以对。虽然丈夫一天天变得时髦和年轻起来,可我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一个声音告诉我,如果他变成了一个糟老头,也许我会更安心一点;还有一个声音在说,他这样有魅力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阿德:可你在心虚。

  我不知道,以我现在的容颜是否还能和他相配?尤其是我让他有点不耐烦的性格和脾气,他是否还愿意忍受?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也许说的是这个人的能力。可是当这个男人不仅有了格局,容貌上也修炼成了一枝花,你让我怎么能够安心?

  [阿德说]容颜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我时常感叹女人生存之艰难。婚嫁问题上,最受舆论压力的是剩女而非剩男,大丈夫被视作理所当然,小丈夫则要承担谩骂。即使结了婚,这种刻板印象也如同老房子着火,不可救药。女人不仅面临容颜老去的事实,还要顶着工作圈、生活圈中年轻女孩的不断挑衅。更不要说婚后每个女人似乎都躲不开的婆媳关系和孩子上学这些烦心事了。

  我们当然不是强调衰老,可是只有当事人才会明白,衰老究竟意味着什么。尤其是无人问津、无人欣赏的失落感袭来,曾经风光一时反而让人更加难以接受。当然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聪明才有可能晋升为智慧——我短暂一生中的真正模样,才是最重要的值得探寻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