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女士

  47岁

  企业管理

  望

  心里有事 人就焦急

  与罗女士相约,我到得早一些,坐在窗前,看到她几乎是一路小跑地过来。其实,她并没有迟到。天气很热,虽然停车场距离茶室很近,但她急匆匆地跑来已经满脸是汗。待她发现我已经到了,她还是晚了一步时,显得特别着急,甚至有点儿失控地提高了嗓门儿:“我这还紧赶,怎么还会晚呢?”

  喝了半壶茶以后,她的情绪才慢慢平静些。我半开玩笑地问她平时是不是也是急脾气,她说自己一遇到“落在别人后面”的事,就会突然感到不安,可能是强迫症,也可能是太缺乏安全感。

  闻

  端午是最让我烦的节日

  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特别烦躁,因为我不喜欢过端午节。我跟节日没仇,就是不喜欢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和我老公吵架。他非常重视这个节日,他越是重视,我越是生气。

  我老公是地道的南方人,老家是一个著名的江南小城。在他们那里,特别重视过端午节,而在我老公心里,这个节更是有复杂的意义。因为他特殊的家庭关系,我很不喜欢他回家过这个节。

  倒追让我没有安全感

  20多年前,我认识了我老公,对他是一见钟情,那种自带书卷气的儒雅,还有极为精致的五官,彬彬有礼的态度,都让我特别心动。他是南方人,非常聪明,工作很努力。是我们单位好多小姑娘的偶像,是我主动向这位江南才子发起的“进攻”,后来,我成功了,感觉自豪又幸福,但这种女追男的倒追,也让我有很强的不安全感和不自信。

  在我们结婚之前,我和他回了趟老家,我明显地感觉到他的父母对我一点也不热情,特别是他的姐姐,当时已经30多岁,还没有结婚,对我更是不友好,都没有和我主动打过招呼,说过话。我老公和他的父母、姐姐,说的都是家乡话,我也听不懂,就知道他们好像为了什么事情争吵,后来,我就好几天也没有看到他的姐姐。直到我们离开他家,他的父母一直没有对我正眼相看。

  我问老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说。我也知道,我老公的性格和我不一样,他有事喜欢自己消化,所以我也就不问了。我猜想的是,他的父母和姐姐不怎么喜欢我,为此心里别扭了好长时间。

  姐姐竟有另一重身份

  我老公特别重视端午节,每年的端午节一定要回老家。结婚头两年,我还上赶着要和他一起回去,我觉得这是我的义务吧。可是,每次回去,他父母都不爱搭理我,他姐姐也是一脸冰霜,让我很不舒服。后来,我就不跟着回去了。

  我和我老公在生活上彼此适应了很长时间,基本上是我适应他,谁让我爱他呢。从饮食习惯,到生活方式,甚至是兴趣爱好,我尽量按他的习惯调整。我学着做南方菜,做南方的小吃,特别是到了端午节,我学着包粽子。可是,不论我怎么学,我老公总说,他从小吃姐姐做的饭菜,姐姐的手艺特别好,自从离开家乡,再也找不到姐姐做饭的那种味道。特别是姐姐包的粽子,不论是甜的还是肉粽,都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味。

  他一说起姐姐,就总是那么一脸的深情,甚至可以说是甜蜜,让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儿。结婚头几年,我们感情还挺好,后来儿子出生了,我也没以前那么在意了,也就没过细追问。可是,时间越长,我越觉得他们的家里一定有什么奇特的关系。我直接问过,他总是说:“有什么了,你不要这么多想法。”可是,我老公总会在很多生活细节上联想到姐姐。手机方便了以后,他时常会和姐姐通电话说很久。他们说的都是家乡话,虽然我和他生活了好多年,可他们纯正的家乡话,我还是听不懂。

  直到我们结婚六年后,他老家一个亲戚来天津做生意,时常会有见面的机会。大家熟了以后,我才从这个亲戚的老婆那得知:我老公的父母当初结婚后一直没有孩子,就抱养了一个女孩儿,在这个女孩儿4岁多的时候,才生了我老公。我老公从小是姐姐带大的,在当地,过去就有找童养媳的习惯,虽然后来这个风俗不存在了,但在他们家,很多老辈儿亲戚都把他姐姐当成了他家的“童养媳”。只是我老公后来考了大学,离开了家乡,要不,很可能他们就真是两口子了。而且,我从这位亲戚那里还知道了,他姐姐的生日是阴历的五月初六,就是端午节后一天。

  特殊的感情让我疑心

  自从知道了我老公这样的“身世”,我就特别别扭。我一直想弄明白,他和他姐姐之间到底有没有过爱情,甚至是有没有过其他关系。可是,他从来都是否认,而且对于我提这个问题,越来越反感。本来,我也不想提,这毕竟影响夫妻感情,但心里这根刺儿就是拔不掉了,特别是一到端午节,他就张罗着回家。提前一个月就准备开了,吃的、用的、穿的……

  这几年,我的公婆已经相继去世了,他还要坚持在端午节回家,不就是为了看他姐姐嘛,这事让我特别不舒服。

  每年端午前后,我老公都是请了年假,回老家呆上半个月左右,自从知道了他和姐姐的关系,我就总要求一起回去。可是,一直没有实现,一是我的工作特别忙,二是家里还有老人、孩子要照顾,三是我老公也明确表示不希望我同去,说是我去了,大家心情都不好。我真的很怀疑,他回老家是不是会和姐姐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他姐姐一直都没有结婚,我想,在他姐姐心里,一定是把这个弟弟当成爱人的。我每次这么说的时候,我老公都会非常气愤,说我龌龊。他说,之所以重视这个节日,确实因为有乡情,也确实想为姐姐过生日。他说过,他觉得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姐姐,自己虽然从来没有认可过和姐姐有什么婚姻约定,但毕竟自己从小就被姐姐照顾长大,后来离开家乡,也是为了避开所谓的“童养媳”之说,但这也许对姐姐是个打击。姐姐一生未婚,让他心里很内疚,特别是姐姐承担了为父母养老送终的义务,这让他万分感激。他和姐姐之间,只是亲情。

  老公的话,我不是完全相信,可又找不出什么破绽和实质性的证据。每年他从家乡回来,都会带很多姐姐亲手做的食品和手工制品,特别是各种馅儿的粽子。我从来都不会吃那些看上去很精致的粽子,会从心里觉得它们的味道有些异样。我老公特别喜欢,看他吃的香,我心里不舒服。

  问

  疑心是和谁过不去

  魏然:“你的生活中要是没有这件事,应该是特别幸福的。”

  罗女士:“是,我们家的生活大家都很羡慕,而且,我确实是挺爱我老公的,他对我,其实也很好。”

  魏然:“那何必自己找这种无用的烦恼呢?”

  罗女士:“可是,这种关系,真的会正常吗?他的姐姐,一生都未婚,不是在等他吗?”

  魏然:“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模式的自由,人家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并不意味着一定与他们姐弟的关系有关。”

  罗女士:“话是这么说,可心里不踏实,我老公还说,姐姐在老家无亲无故了,以后老了,要接过来照顾,这让我更不舒服了。”

  魏然:“那只是一个设想,他的姐姐也未必适应这边的生活。就算是真的有这个计划,你老公做得也没错啊,为什么不能当姐姐就是亲姐姐呢?”

  罗女士:“要说也是,我现在也在努力地调整自己把她当亲姐姐看待吧,要不怎么办呢?”

  切

  给美好一个机会

  夫妻间的矛盾,永远和不信任有关。当然,有的家庭确实遇到了一些特殊的情况,甚至是比较敏感的关系,但是,任何关系,你正常地看待,它也就会趋于正常地存在,你越觉得它反常,觉得它别扭,越要把所有事情和它联系在一起,它越会时不时触动你的敏感神经。

  一个对家庭有责任感的人,一定会选择最合适的相处模式来处理婚姻里外的各种关系。

  文中的姐姐,的确有她的不妥之处,你若不拿弟媳当情敌对待,弟媳也就不会越来越敏感。调整还是需要多方面的。处理好复杂的关系不容易,但为免疑心生暗鬼,敏感的各方还是要让相处阳光化,该避的嫌也要避,不仅为尊重别人感受,也是为自己减少麻烦。

  作为伴侣的一方,除了给予信任,就是不要自己给生活“加戏”,毫无益处,徒增烦恼。疑罪从无,是给“美好的可能”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