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诉:珍儿 33岁 职员

  不知不觉,马上我就要迎来人生第三十个儿童节了。都说这是属于小孩子的节日,可这么多年一想到六月一号,嘴角还是不自觉地往上扬。

  阿德:永葆童真不是很难得吗?

  我们站在大人的立场,才会认为童真是多么重要。现在回头看,长大的整个过程,原来我丢失掉了这么多无忧无虑的快乐——那些一盏台灯下寒窗苦读的日子;那些被闺蜜横刀夺爱的记忆;那些被资深同事背后算计的经历……每到年底的同学聚会,我总是试着让自己回到小时候——我以为自己拥有一个开关。

  可是我错了,我发现我的心累了。

  阿德:发生了什么改变?

  并没有那么大的波折,而是自然而然走到了这一步。现在每天早晨都是在闹钟之前睁开眼,然后手机屏幕上弹出来一大串要完成的工作计划。我是个要强的人,从小我妈就跟我说,女孩子要自尊自爱。这四个字杀伤力特别大,以至于我都是咬着后槽牙拼命地读书和工作。

  从北京高校毕业之后,我回来了。这并非是我的意愿——一是家人的诉求,觉得女孩还是守在父母身边让人安心,二是我遇到了现实困境。我的男友和我最好的闺蜜相爱了。看着他们泪流满面求我原谅,我无话可说。那天我拖着硕大的行李箱从学校东门走出去,头顶是烈日当空,心里却结了冰。

  我需要逃离。回到家乡找了一份工作,像是一种鸵鸟埋在工位和电脑屏幕里,好像这样就能逃避开人情社会。

  阿德:这样做无济于事。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

  我把郁闷和不解,宣泄在了工作里。我恨不得一天当作两天用,尽快进入工作状态,尽可能争取更多工作机会。我以为这样做能够让同事们尽早认可我,可谁知这也惹怒了很多人——我现在才知道,职场是一个利益的生物链。作为新人,你不能不努力,也不能把努力用错了地方,成为别人眼中的假想敌。

  阿德:这是你自己完成的对话和和解。我告诉你,说到底唯一能证明自己的,就是你自己独特存在的业务能力。

  收敛起小情绪和小任性,挽起白衬衣的袖子,头发也剪短了,我继续投入到水深火热的职场打拼中。磕磕绊绊一次次修炼我的内心,我慢慢领域到了,小时候说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原来说的是不要这么有代入感。

  工作几乎占满了我的生活。加班成为了生活的常态。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晚上十点进家门,爸妈重新热了饭菜等我,我此时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扑向我的单人床。后来我搬了出去,在单位附近和女同事合租,为了多睡半个小时。

  阿德:问过自己为什么这样拼命吗?这个理由能满足自己吗?

  不努力,还能做什么?这成为了我的习惯。有同事劝我,你一个女孩不要这么拼命,要为自己多想想。可我觉得,努力工作就是最好的安排。

  我期待感情,可是感情看起来都是那么不靠谱——这几年来,多位同事家庭走向破裂,甚至去年我刚参加完婚礼的那位同事,刚刚办完离婚手续。我问过其中一个人,你有家有业,为什么还要折腾?他说自己不幸福,然后把一瓶啤酒一饮而尽。

  究竟什么才是幸福呢?颜值、身材、男友、家庭、孩子、事业……人不能太贪心,尤其是像我这样普普通通的女孩,眼下能把握住的,就是工作。

  我有一个计划:用两年时间在现在这个公司升职加薪,如果没有实现,就跳槽到更好的企业。我还要继续深造,从而更有底气去寻找更好的事业平台。

  阿德:我为你加油。做自己。

  我问自己,内心是一往无前的。但现实生活,还是让我有点疲惫。我希望自己能够振作起来,在今年的儿童节给自己放一个假,大声地笑,痛快地笑。

  [阿德说] 自知

  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少年贪玩,青年迷恋爱情,壮年汲汲于成名成家,暮年自安于自欺欺人——这是杨绛先生对于人生不同阶段真实而冷静的评价。是自醒,是自嘲,也是自我和解。

  人不可能占尽便宜。颜值、身材、对象、家庭、孩子还是工作,能有几样俱足就不容易,何况还要面面俱到?不想受伤,就及早告别幻想——所谓幸福感,更像是在残酷真相面前的自我满足。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我们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认可,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