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对象:芦苇

  年龄:28岁

  职业:微商

  男友的催婚让我压力很大

  前几天,男朋友又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说明年吧。他说,你去年就说是今年年底,现在又成明年了,你要是不想跟我结婚就明说。男朋友的抱怨让我很难过,当然,他这也不算抱怨,确实是我的问题。别的女孩想多会结婚多会结婚,而我连这个自由都没有,因为我得给我妈和我弟买房子。

  我从小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在我没离开老家前,我们一家四口一直住在我爷爷的房子里,后来爷爷去世,我爸拿了一些钱,搬出来租房子住。我上初中后,父母离了婚,我妈带着我和我弟离开了那个家,去另一个地方租房子,一直到我离开家之前,我们搬了四五次家。我离开家这些年,我妈和我弟又搬过几次家,各种原因都有。因为没钱,我们只能租那些不太好的房子,我妈的脾气也不是很好,经常和房东闹得不愉快,有一次还被房东赶了出来。那样的日子特别没有安全感,总是担惊受怕的。我弟问过我妈,咱家咋不买个房子?我妈没好气地说,把你卖了也买不起。看着我弟的可怜样儿,我当时就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给我妈和我弟买个房子,再不让他们受别人的气了。

  我初中毕业就没再上学,一是上不起了,二是我也没心思念书。我一心想早点儿挣钱养家,好让我妈和我弟过上好日子。

  我妈要求我要婚前给她买房子

  等我出来后,才发现挣钱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大城市工资高,但是消费也高,而且像我这样的,只能干最底层的工作。我在好几个城市呆过,换了好多次工作,受了很多的委屈,但我从来没跟家里人说过,说了又能怎样?后来一个老乡把我带到了天津,在一家外贸公司给人打杂,老板看我老实,一直让我跟着她干。除了本职工作,几年前我还做起了微商,因为借工作之便,我能低价拿到一些不错的东西。对于我来说,只要能挣钱的机会,我都不会放过。

  我的生活很单调,平常除了上班,就是宅在出租屋里看剧。我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我银行卡里的存款一天天增多,这意味着我给家人买房子的梦想越来越近了。为了能早一点儿给我妈买房子,这些年我一直省吃俭用,和几个人合租房子,也不怎么买化妆品,尽量在家里自己做饭,衣服网购,反正是怎么省钱怎么来。从我出来打工后,我就开始给我妈寄钱,随着我的工资的提高,我给家里寄的钱也在增加,因为我妈没工作,我要负责她和我弟的生活费和租房子的钱。我弟时不时地会问我要零花钱,我都是随要随给。

  前几年,我认识了我男朋友,他是本地人,跟我一样,也是单亲家庭,和他妈妈相依为命。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分分合合了两三次,后来也折腾不动了,觉得对方虽然有缺点,但还能接受,就谈到了结婚。

  说心里话,我一直想有一个自己的家,尤其这些年飘泊在外,对家的渴望更强烈。但是,在有自己的家之前,我得先给我妈我弟买房子,因为婚前买,他家人没话说,婚后买,他们家肯定不愿意。这也是我妈的意思。她说结了婚就是夫妻共同财产了,就不方便给家里人花了。

  我算了一下存款,买一套七十平米左右的,每平米四五千的房子,我还能负担得起。我家那边是小县城,房价涨得不厉害。除了存款,我再贷一些款就可以了。但我妈不愿意,她想买地点好一些的,生活方便,房子升值潜力大,她希望房子面积大一些,最好有一百平。我算了一下,地点好的房价七八千,一百平米的房子就要七八十万,我实在负担不起。跟我妈商量了好多次,她还是坚持她的想法。我告诉她男友催我赶紧结婚,让我压力很大。我妈说,你那么早结婚干嘛,买了房子再结!听了这话,我心里特别难过,我都二十八了,在我们家那边早都是俩孩子的妈了,我妈却嫌我结婚早?!我觉得她一点儿也不替我考虑。

  因为这个事儿,我陷入了很深的焦虑中,经常一个人偷偷的哭,时不时地,总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

  [穆琼说]

  把在外打工的女儿当成家里的提款机,这样的事情在农村县城很常见。我印象很深的,有一个采访对象曾对我说,在她们老家,一群中老年妇女成天聚在村口互相攀比,就看谁家的女儿给娘家又买什么了。

  像芦苇这样的情况,更多是源于她的妈妈太贪婪自私,完全无视女儿的幸福。自己不工作,把生活重担转嫁到女儿的身上不说,还要求女儿必须在婚前,给自己买一百平米的房子,这简直就是亲情敲诈。善良的芦苇很痛苦,却不懂得拒绝。她完全可以对母亲说,我决定要结婚了,我现在的能力就是买多少钱什么地点的房子,超出这个我买不起,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让她妈妈去做选择。对于芦苇来说,她已经做的很好了,她现在最该考虑的,是她自己的幸福。

  闪存现场

  穆琼: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我还是想问一句,为什么把自己逼得那么紧?

  芦苇:我很想给我妈我弟买房子,让他们过上安稳的日子。

  穆琼:能理解你的心情,换成我,我也会这么做的,但是,我们得看自己的能力。你可以为家人担当,但家人是不是也得考虑你的难处?互相体谅,这才是一家人。

  芦苇:这也是我伤心的地方。我朋友说,我妈的想法只考虑她和我弟,唯独没考虑我。

  穆琼:你朋友说的没错。你妈妈那么年轻,为什么不上班?为什么要把压力全让你担着?

  芦苇:她身体不太好,我弟还在上学,她得给他做饭,我妈这些年也没怎么上过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