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对象:彩虹

  年龄:28岁

  职业:公司职员

  我妈总拿我和别人比来比去

  上礼拜,回我妈那儿吃饭。从开始到我走,我妈一直跟我说我姑姑家的女儿,也就是我的表妹小琴,她就要结婚了,她婆家给他们小两口全款买了一套一百三十平米的房子,地点很好,一套房子下来,大概花了七八百万,婆家硬是全款付了,说是不想让小两口压力那么大,他们自己挣的钱想买什么买什么。我妈酸溜溜地说,真看不出小琴命那么好。话里话外,感觉我妈是既羡慕又嫉妒。

  我妈说这些的时候,我心里已经有点儿不舒服了,因为我们都是同龄人,我却没她那么好的命,而且我妈对别人生活的那种艳羡让我很受刺激。她说完了表妹的事儿,又用哀怨的口气对我说,看看你们两口,每个月辛辛苦苦挣的钱,全还了房贷了。

  我就知道,她一定会说到我。这已经成习惯了,只要亲戚家谁的孩子过得好,我妈准拿我和人家做比较,而且我一准是那个过的差的,不给她提气的。

  一说到我的婚姻,我妈就一唉三叹气,因为我嫁了一个条件不如我的老公。我承认他们家没钱,不能给我们全款买房,连房子的首付也是我和老公这些年积攒的,他们家只给了十万,可这一切都是靠我们自己努力得来的,我觉得很踏实。我老公很辛苦的工作,就为了能让我过上好日子,他总觉得对不起我,觉得我能找个比他有钱的,可我却选择了他。所以,他发誓一定要让我幸福。可他的努力在我妈眼里一钱不值,我妈更看重出身,她觉得我们再努力,也达不到我们家那些亲戚的高度,可以全款买地段好的大房子,想去哪儿旅游去哪儿旅游,想不工作就可以在家呆着。每次我妈羡慕他们的生活时,我都想对她说,亲戚们的孩子能过那么好的生活,是因为人家父母有钱,你们呢?可我又不敢这么说,我怕刺激她。

  她对别人的艳羡让我特别无语

  说起我家那些亲戚,就是我的叔叔姑姑们,我有两个叔叔一个姑姑,他们都挺能干的,我姑姑和二叔是开公司的,三叔是大学教授,只有我爸在一个工厂上班。爷爷以前是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叔叔姑姑们都跟着沾了光。后来我爸娶了我妈,我妈家里条件也很一般,所以,我们家的条件算是最差的。因为这个原因,我妈总觉得亲戚们看不起我们,她虽然是大嫂,但是他们并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这让我妈心里很不痛快。

  我妈一心想和我叔叔姑姑们一样,她希望我爸能有所作为,不再被亲戚们看不起。可是我爸那人玩心比较重,也不好好上班,以前爷爷在位的时候,别人都给我爷爷面子,后来爷爷退下来了,我爸再想干什么就没那么方便了。我爸本来也不是干事的人,现在靠山没了,他更是啥也不干了,五十来岁就退休了,每天都去楼下的麻将馆打麻将。因为这个,我妈成天和我爸生气。反正我们家和亲戚们的差距是越来越大,他们和我们来往也越来越少,也就是过年在爷爷家吃顿饭,或者谁家的孩子结婚了,到场随个份子,仅此而已,再多的交往也没有了。每次的家族活动,都会让我妈受刺激,不是三叔家的儿子结婚后要移民了,就是二叔家的女儿嫁了个富二代,不用上班,经常带着父母出国旅游。现在,连我姑家的女儿小琴也嫁得那么好,这让我妈心里特别失衡。

  谁都有羡慕别人的时候,我也有过,可我羡慕完就过去了,该怎么过还怎么过。我妈不行,总在我跟前念叨,说人家咋那么有钱,说谁谁条件不如你,却嫁的那么好……听得我很难受。有时一家人吃饭,本来聊得挺好的,结果我妈一说起这些事,让人特别扫兴。

  我们虽然没有亲戚们条件好,但我们是靠自己劳动所得,我承认我这辈子就这样了,没有能力帮我妈实现人生逆转,更不想让她这么比来比去,人家有钱过人家的生活,我没钱过我的生活,这样难道不行吗?

  [穆琼说]

  类似的采访以前做过,我相信以后还会有。妈妈,本来是天底下最温柔最有爱的代名词,可是对于有些人来说,妈妈却成了带给他们伤害的人。

  不得不说,做妈妈除了本能,还是需要一些学习能力的。学习如何与丈夫相处,学习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最需要什么。成为一个妈妈后,身上的自我越强,对家庭的伤害就越大,因为所有的抱怨不满都是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当你把这些不满转嫁到家里人时,这个家就失去了宁静。妈妈之所以伟大,就在于她的包容及奉献,要做到这一点,需要不断的学习和领悟。

  闪存现场

  彩虹:一听我妈说谁谁谁过得好,我心里就特别堵,这不是仇富心理吧?

  穆琼:当然不是,你只是觉得你妈妈又在拿你做比较。

  彩虹:那种感觉很不爽,她不说这些的时候,我们还是正常的母女,她一说这个,我心里特别烦。

  穆琼:估计她也没人可说,只能跟你念叨了。

  彩虹:我真怕听的多了,哪天我也像她那样心里不平衡。

  穆琼:会有影响的,尤其是对你老公的评价会影响你们小两口的感情。

  彩虹:我也发现了,每次我妈说我老公的坏话后,我回家准看他不顺眼,有时还会吵架。

  穆琼:这是个问题,一定多提醒着点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