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日晚,那个名叫黄文凤的天津女大学生在北京失联38天后终于有了消息。她的表姐戴女士表示,她已经平安离开北京返回福建老家。

  此时,仍身在北京的黄启友,手里还有一大把寻人启事,不过,他再也不用到北京的胡同里张贴了。女儿平安回来了,他应该高兴才对,可接通记者电话的黄启友却连叹了两口气。

  3日13时许,那个熟悉的电话号码显示在黄启友的手机上,是女儿黄文凤。黄启友接起电话后有一大堆的问题,可女儿只是简单的询问了他所住的地方,并承诺很快来和黄启友汇合,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很快,黄文凤来到了黄启友居住的宾馆,但她身边没有民警陪同,只是单独一人。这时黄启友发现,女儿的脸色并不好,情绪很低落。黄启友说,从女儿回来到晚饭,父女俩的对话没有超过10句,一方面是黄启友忙着向北京警方说明情况;另一方面,女儿莫名变得沉默寡言。

  无论黄启友怎么追问,女儿始终没有说出这些天究竟去了哪,只是说,要回福建老家,于是,黄启友用手机订了火车票。后来,女儿接了一个电话,通话结束后她的心情看起来好了一点,之后又称要回位于天津的学校。

  女儿银行卡里的钱所剩无几,黄启友又用手机给她转了200。黄启友说,女儿失联前银行卡里有几千元钱,这些钱究竟花在哪,她没有说。

  记者试图联系黄文凤,但被婉拒。

  黄启友还是希望女儿能回到学校把毕业证拿到,方便以后就业。至于女儿未来的工作选择,黄启友并没有想好。

  和黄文凤一起在北京实习的李静(化名)称,最后一次见到黄文凤是在3月14日下午,两人乘坐同一班公交车,不过黄文凤没有坐到公寓附近的车站,而是提前五站在平安里路口北下车,,黄文凤称自己找了新的住处。这也是两人失联前最后一次对话。

  3日晚22时左右,李静从同学那里得知黄文凤平安归来的消息后送了口气。李静说,“黄文凤心情不太好,一开始她和同学说不想参加5月6日的护士资格证考试,后来又说打算先回学校准备考试。”但这些内容,李静并没有向黄文凤求证。

  由于担心影响黄文凤休息,李静说想等她回到学校后再问个明白。

  黄启友说,他本打算和女儿好好聊聊,可走到女儿门口又回来了,黄启友不知道如何化解女儿的心事,他打算联系一下女儿中学的心理辅导老师。现在,他不想深究女儿究竟去哪了,经历了什么,他最想要的就是让女儿开心起来。

  事件回顾

  2018年3月14日,室友与黄文凤最后一次见面,黄文凤声称在北京找到了新的住处。

  2018年3月24日晚上,黄文凤和父亲黄启友通话后失联。

  2018年3月30日,母亲给黄文凤打电话显示关机。

  2018年4月2日,黄启友从学校老师口中得知黄文凤没有回学校,确定黄文凤失联。

  2018年4月4日,黄启友一行三人从福建北上寻找黄文凤。

  2018年4月23日,北京警方立案调查。

  2018年4月24日,黄启友在北京张贴寻人启事的消息被发布到网上。

  2018年5月3日,黄文凤平安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