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人,航帆,30岁,有个比他大5岁的哥哥。父母白手起家,辛苦了20多年,才有了现在的企业。哥哥高中毕业就开始跟着父母一起做生意,而他则一直读书读到硕士,还出国留学了3年。父母和哥哥都希望他做个文化人。

  本来航帆还可以继续深造,但是他放弃了。随着家里生意越做越大,他总有一种危机感,觉得必须马上入主公司,否则整个公司以后就都是哥哥的了。加之哥哥婚后得了个儿子,而他的则是女儿,所以危机感更重了。于是,他迫不及待地回国,进入了公司。这还不算,他还想方设法地排挤哥哥。最终,因为父母的偏爱,和哥哥的大度,他如愿以偿地坐上了董事长的位子。哥哥离开公司以后,凭借多年的人脉和经验,很快又成立了自己的企业。

  正在航帆得意忘形的时候,一场车祸让他的人生跌到了谷底。他把对方撞成了重伤,需要赔一大笔钱。本来父母要把多年的心血出售替他赔钱,关键时刻哥哥不计前嫌、挺身而出,把自己刚刚步入正轨的企业卖掉了,把钱全部拿了出来。他既感动又自责,他终于明白了亲情是何等可贵。

  全家都是生意人 却想让我做文化人

  爸妈以前都是工厂的工人,后来双双下岗,然后就开始卖早点、在夜市摆摊儿……做过好多种小生意。我小时候上学,都是自己脖子上挂着家里的钥匙,因为爸妈每天都起早贪黑地忙,根本没有时间管我。我还有个哥哥,比我大5岁,有时候放学以后,我们作业都写完了,爸妈还没回来,我哥就给我做饭。学校里没人敢欺负我,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有个哥。我哥高中毕业连高考都没参加,就跟着爸妈做生意了。那时候是我们家生意最要劲儿的时候,爸妈实在是缺帮手。我哥就主动不上学了,还跟我说,让我一定好好念书,将来当个文化人,给家里争光。

  我的确是读书的材料,从小到大,成绩基本没出过班里前3名。大学毕业以后,我很顺利地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后来又拿了全额奖学金去新西兰留学3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爸妈跟亲戚朋友炫耀的资本,他们觉得自己没上过什么学,我哥又中途辍学了,全家就我这一个读书人,还读得这么好,所以特别知足。他们说趁着不算太老再干几年,供我读完博士、博士后,再考虑退休。

  我担心哥哥独霸公司 把他挤了出去

  他们退休了,董事长的位子自然就是我哥的了。爸妈挣下这么大的家业,就没我的份儿了?我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儿发生在自己身上。这种危机感在我和我哥都结婚有了孩子之后与日俱增。我哥生的是儿子,而我的是女儿。爸妈看我那侄子,也就是我们家长子长孙的眼神儿,都和看我女儿不一样。爸妈要是说把公司留给大儿子、大孙子,我就彻底输了。

  本来我在国外可以继续深造的,但是因为心里始终不踏实,索性就不念了。再说念了这么多年,我也有点儿烦了。我没和家里打招呼,就带着老婆孩子回国了。回来以后,我开始插手公司的业务。这么多年的书不是白念的,虽然我从没做过生意,但是上手很快。几个月后,我已经能和我哥平分秋色了。

  我却还不满足。我哥在签一单生意的时候出了闪失,损失了几十万。我借此大做文章。爸妈拿我没办法,宣布退休,并让我坐上了董事长的位子,让我哥给我当副手。估计是我哥不服气,也觉得没面子吧,主动离开了公司。这正合我意。过了一段时间,我哥就自己成立了一个公司。你干你的,我做我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那些日子,应该是我和我哥关系最冷淡的一段时间。

  我出事 我哥卖掉自己公司替我赔钱

  一切都在按照我的想法进行。但是过完年之后发生的一件事,差点儿改变了我的一生。那天和生意伙伴出去喝酒,我喝得不多,而且从饭店到家只有一个路口,我就没听他们劝,坚持自己开车回家。结果就在那个路口,我出了车祸。对方被撞成了重伤,当即送往医院抢救。我的头和胳膊也都流血了。事故鉴定结果出来,我负全责。最后的结果是我需要赔付伤者一大笔钱。这些年都是家里供我读书,现在又刚刚接手公司,我自己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爸妈几乎愁白了头,还得安慰我,人在就行。老两口合计,只能把公司卖掉替我赔钱。我哥说什么也不同意,说这是爸妈一辈子的心血。

  正在我们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哥一声不吭地把自己的公司卖了。要知道那是用我哥的全部身家创办的,而且已经走上了正轨。听到这个消息,我哭了,因为多日来的担惊受怕,也因为深深的自责。我终于看到了自己之前有多狭隘、多混蛋,我也终于明白了,再多的财富在兄弟亲情面前都分文不值。我不知道该对我哥说什么,我觉得“对不起”三个字太轻了。

  [来言·去语]

  舒阳:现在呢?哥哥在做什么?

  航帆:我把我哥请回公司了,我还请他来当董事长,我给他当副手。我哥最开始不答应,后来我说,自己在这个行业属于新人,他经验多、人脉广,必须带带我,他才答应。

  舒阳:有个好哥哥,真幸福,真令人羡慕。

  航帆:嗯,可惜我以前做了太多错事。

  舒阳:浪子回头金不换。

  航帆:我向爸妈保证了,好好跟我哥学,我们哥俩儿一定会把他们千辛万苦创办的家业发扬光大。

  舒阳:虽然过程有波澜,却有最好的结局。

  航帆:我还要感谢嫂子和我老婆。嫂子不计前嫌地支持我哥帮我,老婆在关键时刻也没有放弃我。能娶到这样的贤妻,是我们哥俩儿的福气。

  舒阳:学会惜福,是人生重要的功课。

  [舒阳随感·莫争]

  每次听到这样结局圆满的倾诉故事,都会从心底里替故事里的人高兴。人生很短,真的不用事事都争。有时用尽心机、拼尽全力,看似争到了想要的,却已失去了最宝贵的。为什么非要等到出了大事,才能清醒?能清醒、能挽回,还是幸运的。而有的则永远地失去了,再也追不回来了。亲情弥足珍贵,请不要随意辜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