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刘姐

  年龄:58岁

  职业:退休

  弟弟走的早一直是我心里的结

  我最近遇上一件特别堵心的事儿,我一直劝自己想开点儿。忙的时候还好,可是一闲下来,就会想起来,心里就觉得不舒服。

  我有个弟弟,已经去世十来年了,留下弟媳和侄子。弟弟这一辈子过得很辛苦,老婆是农村来的,也没个工作,一家人就靠弟弟的死工资过日子。他们结婚的时候,因为没房子住,我那时正好搬进楼房,就把我们住的平房让他们住了。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想让他们有个安身之处。

  婚后,两个人过得并不好,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弟媳总和我弟生气,嫌他挣不来钱,有了侄子后更是变本加厉。我弟那个人特别善良,一直这么忍气吞声的过着。可能是太压抑的缘故,四十岁那年突发心脏病,走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无法原谅弟媳,要不是她,我弟也不会走那么早。所以我对她说话挺不客气的,她能感觉得到。

  这些年,我和老公一直接济弟弟一家,弟弟去世后,弟媳有点事就给我们打电话,包括给侄子找工作。侄子去年也结婚了,我们都松了口气,总算对弟弟有个交待。

  我也不想再管她的事情了

  去年,他们住的平房拆迁,按理说那是我们的房子,可我弟去世后,我老公就把那个房子给了弟媳和侄子,觉得他们孤儿寡母的,不容易。给的时候都没跟我说,一个姐夫能做到这步,可以了吧?拆迁的时候,侄子的丈母娘给弟媳出主意,说不要拆迁款,要两套小户型,她一套,侄子一套,以侄子结婚没房住为理由,和他们闹。对方不同意,丈母娘就撺掇弟媳当钉子户,闹到最后,对方答应让弟媳搬进两室一厅的公租房,还给了几十万块钱的拆迁款。这个公租房每个月只出很少的钱,一切齐全,进去就能住,这已经是对方能给的最好的条件了。

  在弟媳闹腾的当中,她给我老公打电话,让我老公帮她找人说情,要两套小户型,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儿,我老公哪有那个本事啊,就跟她说办不了。

  她后来还是接受了对方的条件,搬进了公租房,拿到了赔偿款。按理说,那笔钱应该是给我侄子的,因为那房子就是给孩子的。可弟媳却把钱留下了。侄子的丈母娘知道后,不干了,问她要钱。弟媳就给我打电话,哭着跟我说,她没钱活不了,这钱她也有份儿。我心想,你以前没钱不也活过来了吗?她还说这些年养儿子有多辛苦,我就奇怪了,这不是当妈的应该做的吗?这有什么可表功的?怎么当妈的还和儿子争呢?可能我说话挺不客气的,她从那以后再没跟我联系过。我后来来天津给儿子看孩子,过年她都没给我打过电话。那几十万拆迁款,她和儿子一人一半。

  以前,她动不动就说我们两口子是侄子的再生父母,可她是怎么做的呢?我来给儿子看孩子,家里就剩老公一个人,他身体不太好,有一天晚上,我怎么也联系不上他,就给弟媳打电话,让她和侄子去看一眼,他们怎么也敲不开门,电话也不接,后来才知道是晕倒了。从那之后,每次打电话我都叮嘱他们,有时间看看我老公,可他们一次也没去过。特别让人寒心。我不想做谁的再生父母,我做这些只是看在我死去的弟弟的面子上。要说我们也不是多富裕,我们也想过得宽裕点,给儿子留点,可现在倒好,她房子也有了,钱也拿到手了,也不和我们联系了。

  那天,一个大姐给我打电话,问我弟媳的情况,说是弟媳又去找她了,想让她老公给找份工作。这个大姐挺奇怪,因为弟媳之前的工作就是她老公给找的,怎么好好的就不干了,她问我是不是知道。我说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她太算计,多干一点儿都不肯。她以前当保姆的时候,被人辞退了,说人家对她不好。我说你要好好干活,人家能对你不好吗?我后来就不敢给她介绍了,别人一说起来是谁谁家亲戚,我们丢不起那人。

  我这些日子也看了一些书,书上说我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光顾我自己的日子的,也要去帮助别人,这么一想,心里稍微好受些了。她不跟我联系就不联系了,我也不想再管她的事儿了。

  闪 存 现 场

  穆琼:能把一套房子送给他们,您和爱人真的很大方。

  刘姐:我是看在我弟的面子上才这么照顾他们的。我最感激的是我老公,房子给了他们都没有跟我说,更没有让我念他好的意思。

  穆琼:能做到这样的,不多见。

  刘姐:我弟在的时候,总念叨我们帮他这了帮他那了,我心里也暖暖的,现在倒好,他们那么不知足,觉得我们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穆琼:我觉得这个问题这么看,你做这一切其实是让自己心安,是看在弟弟的面子上。他们感恩,当然很好,如果不感恩,你也尽心了。

  刘姐: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穆琼说]

  一个姐姐姐夫能做到这一步,确实非常不容易。毕竟人家也有人家的生活,这么帮助弟弟一家,完全是亲情使然。不管怎么样,弟媳都应该感恩,而不是这么不懂事。弟媳不愿跟刘姐联系,我想是因为刘姐对她说话不客气的缘故,越是像刘姐弟媳那样的人,心里越自卑敏感,以前是仰仗于刘姐,只能降低身段,现在,什么都有了,儿子也成家立业了,她自然不愿再委屈自己。可是她却忘了,做人最要紧的是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没有谁为你付出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