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阿德(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

  诉:李叔 59岁 内退

  去年我就打算退下来之后,带着爱人出门走走的。辛苦了大半辈子,也就能指望退休后的这段时间,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儿。可我摊上了这个儿子,真是一点心思都没有。

  阿德:家里有小孩需要照顾吗?

  要是他结婚生了孩子,也许就不心浮气躁了,我和他妈妈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提心吊胆。

  都是让他瞎折腾给闹的——大学毕业之后,他做了两年机关单位,生生辞了职。当时我们爷俩冷战了整整小半年,每次他看见我,都是梗着脖子,活像一只斗鸡。我知道他的心思——大学专业是我挑的、第一份工作是他妈妈选的,除了每天到点上下班,他没感觉到一点参与感。可是说实话,有哪个家长会害自己的孩子?还不是希望他能生活得相对舒服一点。

  阿德:但也要承认,存在感过低势必让孩子感觉到,自己的人生一直被人操纵。更何况这人是父母,自己连一点话语权都没有。

  所以他就此辞职了。没跟领导汇报,也没和同事交接,直接不去上班了,整整一个礼拜。还是我接到单位电话才露馅的。这让我特别惊讶,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小孩这么没有责任心。我赶紧把他从外边喊回家,还没教育两句,他就直接摔门跑了。我扶着墙缓了好一阵才坐下来,心里想的都是孩子闯的祸,我们做家长究竟该怎么弥补。

  也就从那开始,我第一次领教了儿子的真实性格——原来印象里听话的他,骨子里是这么叛逆,甚至和父母反着来。原来读大学还是找工作,他一直都是逆来顺受,心里一万个不愿意。想到这里,我感觉到自己做父亲特别失败。

  阿德:孩子叛逆,除了父母没有给足空间,当然也有孩子自己的问题。我一直希望父母做好反省,但也不能走极端,把问题都归咎于自己身上。

  儿子长大了,做父母的真的感觉到了无能为力。现在回头看,当时我就像是你说的,一直在找自己的问题,甚至是处于一种反省的状态。可结果就是,我和他妈妈决定把选择权全部交给了孩子手上,而忘记了作为父母,还要做好监督和指导的工作。也因为这个原因,才酿成了现在的局面。

  他妈妈也劝我,咱们不可能陪儿子一辈子,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去做吧。我不置可否。没想到过了几天,儿子饭桌上说要做生意,需要本钱五万元。我们俩再去打听点细节,儿子又不愿意了,说反正我们也听不懂。气氛又僵住了,我有一种预感,这钱肯定有去无回,可到最后,他妈妈还是背着我,把五万元塞给了儿子。

  阿德:五万是不多,但每一分钱,不都应该问清楚吗?多好的沟通机会,为什么没有把握住?

  儿子根本就听不进去我们的话。我并不是担心这个钱,而是觉得如果在这个时候,再没有支持儿子,他会不会恨我一辈子。这是我自私的想法——如果能用五万元,买回来我们父子间的和睦,这钱花得也算是值。

  阿德:我觉得这只是个序幕。大学生创业成功几率没那么高,对于工作都这么没有责任心,自己的事业就能上心吗?

  后来我才知道,儿子是和朋友开了餐饮加盟店,他算是股东之一。店铺干了大半年,一直温温吞吞的,营业额再扣掉各种成本,分到每个股东手上,也就寥寥无几了。更不用说,儿子没了工作,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店面里。也难怪,那半年他恨不得都是一日三餐在家里解决。手上没本钱了,又没有进项,那段时间儿子过得有点穷困潦倒。我和他妈妈想问怎么回事,可是每次都吃了闭门羹,索性也就得过且过吧,经常是背着儿子在他口袋里塞上几百块。

  半年之后,儿子找我们俩谈话,说他决定撤股不干了,合伙人退回来三千块钱,几个哥们也因为这事闹掰了。看他哭丧着脸,我以为经历了这次打击,他就能乖乖地找份工作了,结果很意外——他依然说要创业。他给我们俩的理由是,这次要亲自去做调研,从自己最感兴趣的领域出发。结论则是,希望家人能够支持,再提供资金八万元。

  阿德:创业成功才能追加投资,他怎么还能要求资金数额涨呢?

  我和他妈妈一口拒绝了。儿子当时转身就走了,又是半年我接到了催债电话。原来他找朋友借了八万元,定期没有还上,又找外边的债务公司借了钱。几个月下来,光利息就要还两万元、儿子一看大事不妙,都跑到外地躲风头了。

  电话里债务公司的人,倒是挺同情我们老两口的。说现在不少孩子都想借钱做生意,最后买单的都是爸妈。我叹了一口气,最后跑到银行取了大额,终于堵上了这个窟窿眼。就在这个时候,儿子听到风声终于回到了家。他妈妈看着儿子消瘦了好多,眼泪就没有止住过。我心里也是特别复杂——既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也有自责——没把儿子培养好,现在成了这幅模样。

  儿子这才道出实情:经朋友介绍,跟别人一起搞项目,最后项目没有落地,费用却花了大半。后边又追加投资,赶上各种审查,最后不了了之。八万块的本金,最后只剩两千多,还不够他在外地一个月的生活费。

  阿德:屡战屡败,儿子最后吸取教训了吗?

  他现在的口头禅就是:我怀才不遇。他好像特别能给自己找理由。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中了什么邪,会觉得自己是大老板的命。反正从我看来,他没有一丁点企业家的素质。但是这话我不能说,因为只要我说了出来,我们父子俩又会陷入长时间的冷战。

  你说我该怎么办呢?阻止儿子烧钱创业,还是眼睁睁看着我们俩关系继续恶化?

  阿德说

  和解的艺术

  一个巴掌拍不响。亲子关系出问题了,父母当然值得检讨,毕竟身为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但孩子也要反省,自我管理与自我成就,从来都是从自我发起并且完成的,其他人只是协助而已。

  除了问题怎么办?置之不理是自欺欺人,但要了解的是,和解一定是条崎岖之路。首先,我们要明确,两代人之间,永远都会有隔阂——只要你们对彼此的要求,没有达成百分百满足,矛盾就会发生。其次,亲子关系和解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在谈合作。任何合作都需要谈判,用几轮或者几年时间,都不一定能达成共识。但走向合作,一定是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最后,用钱当做筹码达成诉求,有时候能够奏效,但不是最高级的做法——我始终相信,合作关系在某种程度上,都会形成生命共同体,更何况是亲子关系。用钱当做亲子之间的润滑剂,显效并不高效,治标并不治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