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营小学建校初期的大门】[中营小学建校初期的大门]

  天津卫与天津城

  早在13世纪初的金代,天津地区就出现了直沽寨。明初,燕王朱棣即皇帝位以后,北京的地位得到加强,而毗邻京师且处于河海运输要冲的直沽也变得十分重要。因此,明朝政府于1404年旧历十一月二十一设立了天津卫,于十二月初九设立了天津左卫,又于1406年旧历十一月初八将青州左护卫改成天津右卫,形成了三卫拱守京畿的阵势。

  设卫的同时,平江伯陈瑄、工部左侍郎张思恭、都指挥佥事凌云、指挥同知黄纲以及众多军士开始修筑天津城。到1405年,筑城工作基本完成,虽然当时还只是土城墙,但从此奠定了天津老城里的基础。

【天津城城墙与城门】[天津城城墙与城门]

  明朝弘治初年,土筑为主的天津城已经颓圮不堪,于是首任整饬天津兵备道刘福开始将城墙增高培厚,用砖包砌,重建四门上的城楼,并题为“镇东”“定南”“安西”“拱北”。此后,天津城不断得到整修。康熙年间,总兵赵良栋还将四门匾额重题为“东连沧海”“南达江淮”“西引太行”“北拱神京”。

  1724年,清政府将天津卫改成了直隶天津州。第二年,天津州的城墙和护城河都出现了损毁,于是在巡盐御史莽鹄立的提请下,大盐商安尚义、安岐父子捐巨资重建了天津城。与明代卫城相比,天津城南移了160余米。新题四门匾额,东为“镇海”,南为“归极”,北为“带河”,西门奉旨为“卫安”。1731年,天津州升为天津府,并且设立了附郭的天津县,形成了府、县同城的大都会模式。

【文庙棂星门】[文庙棂星门]

  随着清王朝的由盛转衰,天津老城也难免没落的命运。1858年,英、法联军从大沽口进犯天津。两年后,英、法联军再次攻陷大沽口,进而占领了天津城,造成了这座大都会的首次陷落。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清朝爱国官兵和义和团团民将天津老城城墙作为制高点抗击敌人,使联军和租界遭到了重创。7月14日,八国联军攻破天津城,大肆烧杀掠夺。第二年,都统衙门为了消除天津的防御力量,下令拆除了天津城墙。从此,这座几近五百年的天津城垣便不复存在了。

  老城里建筑布局的演变

  天津城初建之时,城里的规划是比较简单的,直到弘治初年刘福整修卫城时,才在城的中央建起第一座钟鼓楼。楼的底层是砖砌的方形墩台,四面设计为拱形穿心门洞,分别与天津城的四门相对,以便贯通十字交叉的东门内、北门内、西门内和南门内四条大街。十字大街将城内用地均匀地分成四块,形成了老城里东北、西北、东南、西南四个片区。

【天津县公署过街阁】[天津县公署过街阁]

  1404年,明成祖下令在直沽设立储备粮仓,以便将南来的漕粮用小船转运至北京。1415年,京杭大运河全线畅通,明朝政府从此废除海运,改由里河运粮,毗邻三岔河口的老城里东北片区便成了储备漕粮的首选之地,天津卫官也随即在今文庙以北修建了储粮的义仓。宣德年间,明朝政府又在老城里设置了天津卫“三仓”以及监督仓储收放的户部管仓分司,后来耳熟能详的“户部街”便因此得名,而它恰好位于“三仓”旧址的北侧。

【修葺一新的老城里问津书院】[修葺一新的老城里问津书院]

  明朝末年,李自成的起义军将“三仓”焚毁。清初,清政府为了贮存本卫屯粮,在明代“三仓”的原址上重建了仓廒。不过,随着1724年规模更大的北仓的建立,老城里的仓廒被逐渐废弃。1734年,仓廒旧址上建起了天津县公署,昔日的“三仓”便只留下镇仓关帝庙的旧址和仓门口的名称。有些人将仓廒街的“仓廒”解释为明代的“三仓”,其实这并不准确。仓廒街原名“义仓街”,后来的“义仓东胡同”“义仓后”都和它有关,1846年刊刻的《津门保甲图说》中依然还有义仓的记载,而这些都与“三仓”无关。

  老城里的西北片区是明清两代官署最为集中的区域,尤其是在“文东武西”的原则下,众多武职衙门汇聚在这里。

【西北片区右营后】[西北片区右营后]

  明朝中期,为了警戒边防、维护社会治安,地方上出现了新的统领军事的文臣——总督和巡抚。不过,由于督抚的辖区面积差别较大,因此又出现了整饬兵备道以弥补其中的不足。1505年,第四任天津兵备道施槃在老城里西北部建造了一座中等规模的兵备道公署。天津升州为府以后,1734年,天津首任知府李梅宾将这座前明的兵备道公署改建成了天津府,直到清朝覆亡,这里一直是天津府衙的所在地。1949年以后,府衙旧址被一分为二,南侧的前院改建成了城厢礼堂,北侧的后院则成为了天津三十一中学的校址。

【鼓楼旁天津镇总兵公署】[鼓楼旁天津镇总兵公署]

  明朝中叶以后,为了应对倭寇带来的威胁,明朝政府开始逐步在各大沿海城市设立总兵以保卫海疆。1620年,天津卫设立总兵官,并在鼓楼脚下的西门内大街旁建立了镇署衙门。清朝覆亡以后,到20世纪20年代末,镇署衙门的房屋全部转卖给了普通百姓。但因房屋老化严重,住户便将其推倒,改建成了民房,只留下了“镇署大墙胡同”“镇署实胡同”“镇署西箭道”的名称。此外,分巡天津河道的分府衙门、存放守卫天津城武器装备的神机库以及左营游击公署和右营守备公署都坐落在老城里的西北片区。

【中营小学二道院走廊】[中营小学二道院走廊]

  晒米厂和草厂是东南片区最早的官属建筑。明代,春秋两季的漕粮运抵天津后,先要在晒米厂通风晾晒,然后才能存入仓廒。运粮车马在此频繁往来,人们因此不断建起房屋,并于清朝康熙年间形成居民区。始建于1688年的长芦盐运使司是天津南城规模最大的官署。老城里的二道街,在清代就被称作“运署后二道街”,即位于运署的南侧。八国联军入侵天津时,盐运使司不幸被毁,1907年又在原址建起了广东会馆,昔日的运署便逐渐被人们遗忘了。

【东南片区如意胡同】[东南片区如意胡同]

  官署之外,老城里的东南片区还是一处名人辈出的圣地。冰窖胡同的“李善人”家、东门内大街的“高台阶华家”、二道街“盐商八大家”之一的“聚益恒杨家”以及浙江巡抚梁宝常,民国总统徐世昌,金石、甲骨学家王襄,收藏家缪继珊的旧居都坐落在这里。

【孙世泽旧居内的欧式主楼】[孙世泽旧居内的欧式主楼]

  西南片区是老城里最低洼的区域,或许是出于地势的考虑,明清两代都没有在这里设立官署。因此,随着城市人口的增加,这里逐渐形成了广大百姓的聚居区。南门内的涌泉寺是有明一代天津城内最重要的寺院,而涌泉寺与西门内大街附近就成为了西南片区较早形成的居民聚居区。清代前期出现了张志尧胡同和罗底铺胡同,同治、光绪年间则在西南片区掀起了建房高潮。民国成立以后,人们又陆续在此地建造民居,最终形成了新中国成立之后的规模。

【《老城里》封面】[《老城里》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