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人·事

  飘飘,30岁,未婚。公司的各种活动,比如年会、出游,经常可以带家属。一来二去,她喜欢上了同事的先生。她明白这样不对,所以最开始一直是比较克制的,有几次活动,知道对方参加,她都会选择不去。

  但是因为工作中的一件事情,飘飘和这个女同事发生了不愉快,便怀恨在心。加上看不惯她经常秀恩爱,飘飘就决定“教训”她一下。通过“家属联谊群”,飘飘主动加了她老公的微信,随即展开了“复仇计划”。

  让飘飘没想到的是,女同事口中的好好先生居然轻易就被她搞定了。开始她很享受这种感觉,既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又出了口闷气。但是没过多久她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她并没有想和他怎么样,他却认真了,还说要离婚娶她。这下她彻底慌了。

  01

  本来不想怎么样 可是谁让她惹我的

  这是我换的第N个公司了,从大学毕业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跳槽多少次了。我这个人就这样,特别没长性。这公司挺有意思,算是人性化吧,不管组织什么活动,都喜欢让员工带家属。我就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家属可带。我们那个部门,除了我,和一个刚来的大学生,其他人每次都拖家带口的。其中有一个女同事,我暂且叫她美子吧,和我同岁,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她儿子挺可爱的,她老公也特帅。

  我这个人吧,是颜控,就喜欢帅哥。可能这也是我至今未婚的原因吧,都说中年油腻男,我看现在的小年轻也够油腻的,要么就娘娘腔,反正都不是我的菜。但是美子的老公有点儿正中我下怀的意思,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我知道这是非分之想,都说朋友妻不可欺,这同事的丈夫也不能怎么着啊。我只能忍着呗,有几次活动知道他也去,我就不去了。

  我觉得我够意思了,可是美子呢?为了一个出国培训的机会,不择手段地和我争,她背后干的那些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仁我也不义,你不是出国半年吗?你走好了。反正我也走不了,你老公就归我吧。

  02

  没想到他这么容易搞定 真有成就感

  像美子这种不顾一切往上爬的女人,就得教训教训。其实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天天在朋友圈秀恩爱,又不是20岁的小姑娘,腻不腻的慌?参加个活动,当着那么多大人孩子,动不动就拉个手拥个抱,弄得好像整个公司就她一个人有老公似的。这次我让她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美子前脚走,我后脚就加了她老公的微信。现在联系一个人太方便了,公司的家属群,想找他是分分钟的事儿。开始我心里还打着鼓,她嘴里的好好先生万一是个柳下惠可怎么办?没想到天下乌鸦一般黑,刚在微信上聊了没两天,他就主动约我出来喝咖啡。这层窗户纸捅破了,后面的事自然而然就发生了。

  美子不在的这半年,我们和夫妻差不多吧。他儿子一直放在爷爷奶奶家,有时候我去他那边,有时候他来我家。中间我们还出去旅行过半个月,去的瑞士,给我过生日。这半年我过得超级开心,和帅哥在一起感觉就是不一样,走到哪儿都能感受到其他女人羡慕嫉妒恨的眼神。那种成就感特别爽。我瞬间就不恨美子了,你知道吗?你在国外苦哈哈参加培训的时候,我正和你老公享受人生呢。所谓职场失意情场得意,咱俩就算各取所需了。另外,还好好先生?你老公就是个“花心大萝卜”。别美了,傻女人。

  03

  我不想和他有未来 他却要离婚娶我

  美子是今年春节前回的国。我的计划是,她一回来我就撤,反正我气也出了,人也得到了。就算他再回归家庭,身心也已经出过轨了。就好像自家的东西被别人用完又还回来一样,主人心里总是别扭。不管美子知道不知道这事儿,她老公也不再是原来的老公了。我根本没想过和他有什么以后,一是不能有,都是一个部门的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算怎么回事儿。除非我立马辞职,可是我干得好好的,而且这是我换过的工作里最好的一个,我犯不上为了他辞职啊。二是不想有,帅哥养眼没错,却不能当饭吃。再说像他这样的帅哥,我能轻易上手,别人照样,所以还是留给把他当宝贝的美子同学吧。

  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这位大哥会当真啊。到现在他已经跟我磨叽一个多月了,说一定会离婚娶我。快算了吧,我根本不着急结婚,就算着急,也不会嫁给一个二婚头。我是喜欢他不假,可是我说了我这个人没长性,我现在对他也就这么回事儿了。他天天跟我发微信表决心,我是又害怕又生气。生气他怎么是这么糊涂一人啊,长得挺精明,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出哪门进哪门。害怕是万一他真为我离了婚,我可怎么收场啊,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嘛。

  来言·去语

  舒阳:你除了生气、害怕,还有别的感觉吗?

  飘飘:后悔啊。

  舒阳:后悔什么?

  飘飘:后悔和他好呗,给我惹这么大麻烦。

  舒阳:你可真行。破坏别人家庭你不后悔吗?你对美子就没有愧疚吗?

  飘飘:她应该还不知道,你说她傻不傻。再说了,是她先破坏我出国的。

  舒阳:她不知道,你就可以当做没事发生吗?另外,你这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出国培训是工作上的事情,竞争是正常的。即便有不正当的竞争,也可以寻求其他的解决办法。明目张胆地去抢同事老公,还振振有辞,你还真是做人无下限。

  飘飘:我不是来挨骂的。

  舒阳:能骂醒你最好。

  飘飘:我想问你我该怎么办。

  舒阳:这属于自作自受,以后别作了。

  舒阳随感·侥幸

  不知谁说过,女人和女人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这话对不对暂且不论,即便没有真正的友谊,相处起来也不能没有节操吧?抢了别人的,还怪别人活该,还笑别人蠢,你以为自己是谁?这分明是强盗逻辑。都说男人是占有欲强的生物,其实女人一旦疯狂到必须把什么东西或什么人据为己有的地步,丝毫“不输”男人。女人还往往更爱攀比,并经由攀比引发嫉妒,随即报复欲也被点燃。占有欲混杂着报复欲,亲历者都如同经历了一场地震。有的幸存者需要疗伤,有的幸存者则纯属侥幸。如果有下一次,面对后者,老天绝不会轻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