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人·事]

  倾诉人,大瞳,26岁,去年十一刚结婚。今年春节是小两口的第一个春节,本来过得挺顺心的,没有因为还在磨合期而闹什么不愉快。但是正月还没过完,两口子就打起来了,一直闹到现在。

  原因是大瞳在正月理了个发,老婆就和他翻脸了。天津不是有个老例儿,正月理发死舅舅嘛。她舅舅是她妈妈唯一的兄弟,姐弟俩关系特别好,两家人走得也特别近。她和舅舅的感情很深,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娘亲舅大”。所以她认为,他这样做就是不拿她的亲戚当亲戚,不拿她家的人当回事儿,说到底是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大瞳觉得莫名其妙,一是根本没把所谓的老例儿放在心上,二是即便放在心上,他觉得影响的也是自己的舅舅啊。可是他越解释,老婆就越来气,说他不应该把两家人分得这么清楚,这明明就是和她不一条心。其实他着急理发主要是因为有个重要的活动要参加,她也听不进去,说他就是成心和自己作对。

  更要命的是,大瞳的丈母娘也掺和进来,一边帮着女儿数落他,一边埋怨女儿嫁他看走了眼。丈母娘还放下一句话,要是她舅舅有个什么,非找他算账不可。

  我就理了个发 她至于反应这么大吗

  “正月理发死舅舅”,也不知道这说法是打哪儿来的。我老婆就深信不疑。今年春节是我们结婚后过的第一个年,所以我根本不知道,她年纪轻轻的还在乎这老例儿。如果知道,我一定得把她嘲笑死,这不是中老年妇女才热衷的事儿嘛。当然了,如果知道她反应这么大,我没准儿还真就忍忍不去理发了。结果,我正月理了个发,现在二月二都过了,她还跟我没完没了呢,说我咒她舅舅。我和她舅舅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我咒人家干嘛。

  先说那天,我一回家,她看见我发型变了,立马就炸毛了。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她冲着我跟机关枪似的一通叨叨,我才听明白。她说她妈和她舅关系特别好,两家人走得也近,她和她舅的孩子处得就像亲姐俩。我听得一头雾水,你和我说这些干什么?你们家人好就好呗,我也没拦着你们继续好啊。她又跟我提“娘亲舅大”,说她上学、工作的好多事儿,都是舅舅做的主。我心想,你爸干嘛去了?也太没有存在感了吧。不过还真别说,我第一次见他父母的时候,他舅舅也在。我当时还纳闷呢,这叫什么“组合”,现在总算明白了。

  不管我怎么解释 她也死活听不进去

  这顿数落挨的,简直太莫名其妙了。其实我不是心血来潮,我理发是因为有个重要的活动得参加,我总得讲究点儿仪表吧。这个解释在我老婆那里根本通不过,她非得问我到底什么活动值得我这样不管不顾。我不就理了个发嘛,怎么不管不顾了?反正她认定了我这么干就是不把她的亲人当亲人,说到底是没把她放在心上。我就不明白,这女人都怎么了,不管什么事情惹到了她们,最后都能归结为你心里没有她。这脑洞是不是有点儿大啊,反正我是受不了。

  后来我也烦了,直接告诉她,这些所谓的老例儿根本就是封建迷信,我压根儿不信。气的她一边用手指点着我的脑袋一边问,你是不是天津人?你是不是天津人?她这么不依不饶,我也不是妻管严,立马甩给她一句话,就算我信这个老例儿,也是我舅舅倒霉啊,关你舅舅什么事儿?这下彻底把她惹毛了,说话都带着哭腔,我就知道你和我不是一条心,什么你的我的,你分那么清楚干什么。要是这样的话,咱俩结婚干嘛,各过各的不就完了。好木,再吵吵下去,我估计她就该提那俩儿字了。得得得,我一看赶紧就把嘴闭上了。

  她妈也跟着掺和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

  我老婆这儿还没消停,我丈母娘那儿也跟着瞎起哄。其实她今年才刚五十,怎么弄的跟老太太似的爱掺和事儿呢。也别说,她要是个明白人,就不会也认为我在这件事情上有错了。要不说找老婆得看丈母娘呢,真是随啊。她比我老婆还忙乎,一边帮着我老婆数落我的不是,一边连带着把我老婆也数落了一顿,说我老婆傻,心眼实,搞对象的时候没看出来我是个这么没有家庭整体观念的人。这“罪名”给我安的,弄得我都觉得自己该好好反省了。

  更无厘头的是,她居然说,今年是她弟弟的本命年,本来本命年的人就虚,要是因为我瞎胡闹,万一有个什么,到时候非得找我算账不可。真是开眼了,“正月理发死舅舅”还没完,这又来了个“本命年的人虚”。要不说她们是母女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嘛。还跟我算账?我倒要看看我老婆她舅舅会不会真就怎么着了。

  [来言·去语]

  舒阳:生气归生气,说话还得注意。

  大瞳:她们注意了吗?看把我老婆和丈母娘能的,多大点儿事儿啊。

  舒阳:所以啊,既然没多大事儿,你就别和她们一般见识了。

  大瞳:我够能忍的了。她们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瞎作。

  舒阳:你老婆是矫情,你丈母娘是糊涂。

  大瞳:可不,你说她年纪轻轻的,还信这个。她妈也是,我们俩的事儿,跟着瞎掺和什么。

  舒阳:之前你们相处得怎么样?

  大瞳:还行,特别是今年过年,我们结婚以后的第一个春节,没为给两家父母多少钱、买什么东西、去谁家吃饭闹不愉快,我还觉得挺美的呢。

  舒阳:对啊,多想想她好的地方。就像你说的,你们刚结婚,还有很多东西需要磨合。

  大瞳:我现在让她们闹的看见理发店就心烦。

  舒阳:哈哈,这也太夸张了吧。不过既然她们家在意这个,以后你就多留点儿心。毕竟是一家人,男同志嘛,犯不上为了这个和她们置气。

  [舒阳随感·求同存异]

  谁想到夫妻俩会为这个闹别扭,确实挺莫名其妙的。都说三观不合没办法相处,这个也谈不上三观啊,顶多算一种说法,还是只会在春节期间冒出来的说法。我们暂且不去讨论这个说法有没有道理,重点是两个人在一些非原则问题上,能不能允许对方和自己不同。如果听不得对方和自己唱一句“反调”,那日子过起来得多累啊。世界上不可能有两个人,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同心同德,再爱到死去活来也不可能,因为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他(她)不依着你就往爱不爱上扯,不好。婚姻的正确打开方式是——做自己,爱着你。